会员列表
主题 : 散文诗:流浪汉和他的诗
级别: 侠客
0楼  发表于: 2017-12-23   

散文诗:流浪汉和他的诗

流浪汉和他的诗


流浪汉一个跨步进入餐馆。他饥、渴难耐。他疲惫无力。他凌乱不堪。他高叫诸如酒。肉。汤......好填充他枯萎的六腑五脏。
可是店主说他要的这些她店里一概无;她只有一样东西“故乡”问他是否需要;因为随时备着,即刻就能奉上。
流浪汉大感失望;怏怏不快转身要离开;说他不要这个,除了吃、喝的别的一切对他一无是用。
没有流浪者的故乡。

店主让他稍安勿躁。她不过是开个玩笑。酒、肉马上上来。
流浪汉心花怒放。说店主不该拿一个可怜的流浪汉打趣。难道他身上还有值得一乐的东西?
店主说她实在无此意更无彼心,望他谅解。作为歉意,此次饭菜免费。
他说他自然了解,他谢谢她的慷慨解囊,不过恕他不接受施舍。
一阵狼吞虎咽后他满意地告辞离开。
店主问他预意何往?
一切全凭上苍。
没有流浪者的目的地。

店主建议他于其漫无目的漂泊,不如索性留下和她一起打理餐馆。安定好过流浪。
他婉言相拒,说他爱上了流浪;除了流浪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或还有什么好做的;流浪的日子于他才叫日子。
店主感到惋惜。他说没什么好惋惜的,生命如此短暂,应该时刻出发,出发,家在路上。
她说她了解。如果他后悔了他可以回来,这里也是他的家。
他说谢谢,但一旦出发就不可能再回返。
没有流浪者的回程路。





事件
——取材约翰 · 柯里尔的油画《马背上的 Godiva 夫人》


那女子赤身露体正骑马招摇过市。人群熙来攘往可是无人注意到她。
一个人指着裸女问一个小伙子:你看到了什么?
小伙子回答说他什么也没看到除了他自己。
那人说他在撒谎:可耻、可恨、不可原谅,该遭鞭打;一个赤裸的女子和她的全部(美若新春,足以将一切俘获。)
矗立在他面前;无视就是欺骗、野蛮、没王法、该上绞架。

小伙子摇头晃脑坚持自己的说法,他还建议那人去看大夫:光天化日下空口说胡话非病即痴。
那人哭笑不得,认为小伙子没说人话,定是非呆即傻,他转身去问别的人。得到的是一样的回答。
这个事实他无法无力无心接受。他抗议。他反对。
他使出周身解数,他疯了。扒光自己的衣服,大叫大嚷穿梭于大街小巷。
逢人便问:是否能看到他。
自然。他们回答。
他感到满意,他满意地欲将此事发扬光大。

于此同时那裸女已穿过大街小巷回到自己的住所。
没有一个人看到她的隐私,她觉得怪不好意的。她不好意思再穿衣服。
那男人是白天的你。那女人是夜晚的你。那小伙子是你的妒忌。








我想有人在敲门。应该有人在敲门。肯定有人在敲门。我要不要去开?敲门是他人的权力, 
开或不开门是我的权力。我想我最好维护我的权力,敲门声停止了。哈,看来我的权力更胜
一筹(更大、 更持久,)至少胜过敲门者。可是敲门声又响起,看来他并不服、不干、不
认输。他也想维护 并持续他的权力。这当然无可厚非,人人都有(行使)自己的权力(的
权力),而此刻我的 权力就是消耗、取代他的权力。当然情况也可能完全相反,这要看天
意。假如此时敲门者突然衰 老并死去,那么只要我一息尚存,胜利者就非我莫属;如果敲
门者魅力足够大,仅用敲门声就能 将我猎获,那么我甘愿做个被猎者;可是事实是我觉得
敲门声和我无关,仿佛他敲的是别人 家的门,而我开不开门又和敲门者无关,仿佛我不是
这门的主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敲门 者知道门后有我这个存在,所以他才如此锲而不舍。

他当然知道我的存在,因为有时我弄出的声响比敲门声还大,我这样做就是想告诉他:门不 
会被打开,或不允许打开,我当然有这样的权力;只是苦了门,它无辜地承受着敲打,它本 
无需这样,只要我肯施舍我的部分权力,拉下门闩它就解脱了;门没有自我解脱的权力,或 
说它这方面的权力还不够大,将自我解脱,所以它不得不承受敲打;但是它会抗议,用噪音
或 沉默,它仅能如此,但似乎这也来自别人(敲门者)的恩赐。这点让我无法接受,敲门
者本 有(他一定自认为的)更大的权力,比如他可以破门而入,这对门和我自然是侵犯,
但相比他自 诩的权力,这自然不值一提。而我呢?我提出抗议,但也仅仅是抗议(比如指
责或索要赔 偿,)这不足以我动用更大的权力。

但敲门者似乎不愿放任自我的权力,他仅仅是敲并无破门而入的打算,这让我感到恼火。我 
不去开门就是为了激发、放大他的这份权力。这真是让人大失所望。可是我又为何要去激发 、
放大他人的权力呢?我没有义务也不想这样做。我放任他去敲门仅仅不过因为我放任了我 
的倾听,我把敲门声当做了音乐。这对敲门者来说是多么讽刺。可是谁知道呢,说不准也许 
他把门当作了某种击打乐器,正在练习某段音符的敲击方式,我迟迟不开门对他反而是默许 
和鼓励。可是他明明知道这样做不礼貌还如此动举就是故意挑衅。我抵制挑衅的方式就是佯
装 不知,难道还有更好的方式吗?至少在这点上我们多少达成了共识。所以他只管敲、也
只是 敲门。而我根本置之不理。我们都有这份权力。




我开了门(因为无论如何总要开门的,就像无论如何总要关门一样。)门外无人。门帘的一 
角的横木因失修下垂,风一吹就撞在门上,发出类似敲门的声音。





麻雀
——反对口水诗


开始是一只麻雀,后来就没有了。后来又是一只麻雀,也许还是先前的那只?但也说不准。
我有多无聊,当它知道我在数它。但我确是在数它。有一只麻雀是不够做晚餐的,我希望还 
能再来一只。两只麻雀也不够做晚餐。但总比一只好,我当然知道这个好,所以我坚持在数 
。又来一只麻雀,我不认为这是上两只的一只。麻雀来来去去,这当然是好事,可是总是一 
只实在让人不爽。为何不能同时存在两只麻雀?一只也好,聊胜于无,开动吧,我的面包和 
牛奶(晚餐):牛奶已诗意尽丧似口水;面包有点发霉变硬,像只僵死已久的麻雀,不宜进 
食;我一口吞下,为了向你证实这道理的真实性;可是,你不以为然,你老是不以为然,能 
拿你怎么办?总不能把你当麻雀处理;算了,谈你不如谈麻雀。看,又来了一只——又是一 
只——你究竟是哪一只?你是哪一只都无所谓,只要你是麻雀,只要你肯来。你晚餐了吗? 
应该没有我想,否则你不会在晚餐的时候到处跑来跑去。来吧,我请你共进晚餐:面包,牛 
奶,我,你选哪个?选我吧,我建议。牛奶和面包已在我的肚腹,选我就是一得三,这个便 
宜值得一占。但你得有个好胃口,否则我担心你会死于消化不良,你果真不担心这个?恭喜 
你,开动吧,条件只有一个,包餐后即刻滚回家,不要再到处招摇拐骗,一只麻雀不能引起 
我的性欲。两只也不能。三只也不能。嘚——开动。





你知道你是对的


有一天,你知道这是哪一天。天气很好,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好。发生了一 件事,你知道那
是什么事。一个人突然冒出来向你正牵手闲逛的女友表白 。你知道他是谁。他成功了。你
知道他准成功。你的女友甩开你的手因为 她要去牵他的手(你知道会是这样。)完全无视
你的存在,招摇过市离开 。她的新男友临行前还不忘向你竖下中指。你知道这是必然的。
你知道 你就此失去了你挚爱的女友。你知道这是耻辱。你冲向前去理论。你知道 你必须要
动手了。你知道这不该,有失风度,可是你知道风度并不值一个 女友,你要做最后的补救。
你知道这无济于事。你动手了。你失手了。他 倒在血泊里,死了。你知道你完了。你问
你惊慌失措的前女友她是否后悔 了。你知道她不会后悔。你知道她会对你突然变得格外暧
昧。你知道她不 知道你对爱情竟会如此勇敢(尽管这勇敢一文不值。)你知道你的勇敢再 
次征服了她。你知道她会重新属于你。你知道这一切为时已晚,你将孤苦 伶仃在监狱里了
却残生。你知道她会为之前的行为忏悔。你知道她会哭的 稀里哗啦。你知道你原谅了她。
你知道起初她会去监狱探望你,对你海誓 山盟,诅咒发誓忠贞不二,但日子一久你们都会
厌烦。你知道你们将理所 当然地断交、失去联络。你知道接下来你会全副身心投入做事实
来取代以 往。你知道你的良好表现会减轻你的刑期,甚至让你提前出狱。你知道这 个时间
短得让你惊奇。你知道你出狱的第一件事是满世界找她。你知道她 早已嫁人并为人母。你
知道你定会问她是否还在乎你们的感情——曾经的 。你知道她会为难,吞吞吐吐,欲言又
止。你知道你会哈哈一笑转身离去 。你知道一切是该彻底结束的时候了。你知道当初你若
如此行事,你早已 娶妻生子,此刻正该喝茶聊天,安享晚年。你知道你当初的行为就是为
了 证实这件事。你知道你是对的。




一天


一天,你不记得那是哪一天:春天、夏天、秋天、冬天,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
、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昨天、今天、明天,黑天、白天。你走了狗屎运,捡到一百元
,在你不留神跌倒在地时。你自然该欣喜若狂,你没有或不甘心不乐意不自在有,因为跌倒
时,你丢掉了一颗门牙。你说,妈的!该死!可是看到抓在手中的钱,你多少获得些许宽慰
幸运安全感。你怀着各种心情走进牙科诊所。牙医除了安抚你的疼痛还建议你镶牙补救,你
不得不同意他的说法为了换得一个体面的生活。这个代价的面额是一千元。你爽快地付了费
。你知道你实际上只需要支付九百,有一百是你白得的。



2017.11-12



[ 此帖被马乙在2017-12-23 10:05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7-12-23   
都读了。谢谢分享!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侠客
2楼  发表于: 2017-12-24   
引用
引用第1楼姜海舟于2017-12-23 15:36发表的  :
都读了。谢谢分享!




谢谢姜兄来读,圣诞快乐!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