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姜海舟2017年全年诗歌订稿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12-04   

姜海舟2017年全年诗歌订稿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设置为精华(2017-12-07)
Quietness in the White

The vast has been muted.The winging,muddy and gray,
spells for the newly golden
ghosted by the real unreality,obvious good flowing
with vacancy beneath a imagined landscape.

Shallow heaven looks shy.
A brightness turns into the safe cloud,
to be revealed to be deep,not drifting.
A lifting field spread with gilt rice opens up
and noiselessly tells the tangling stems are
in an inwardly flick.
An uncanny multicolored brightness moves nowhere
in a round strangeness.

Tiny green fruits there knock at each other secretly
and a sole metal pitch getting lower endlessly
over a fake vehicle fading out of a child's fist.
The street crosses over the sea;
the birds back away to make a heavy block of cloud.

Something falls into a hole of the sky obviously;
on the upside down roof, rocks are wrapped in blankets.

A crowd getting down their eyelids contently,
and the last glimmering casts aside ‘anything blue’.

Huzhou,January 29,2017




白中之静

浩瀚已哑然。羽翼扇动,泥泞且灰暗,
对新近黄金期念咒
被现实之非现实化作幽魂,显然之善流动
以构想风景表象下的虚空。

肤浅天堂看上去害羞。
某种亮度转为可靠的云,
被揭露为深奥,而非游离。
旷野向上铺满镀金稻米开始滔滔不绝
悄无声息地告知纠缠的杆是处于
向内碰击。
一种离奇混色度无处可动
处于圆的生疏。

微型涩果在那相互秘密叩探
唯一金属声调不停降下
盖过孩童握拳中隐退的捏造车辆。
街横渡大海;
鸟群回飞成为一大团阴云。

显然某物掉进了天空的窟窿;
处于颠倒的顶部,礁石裹上了毯子。

人群满足地降着自己的眼皮,
仅剩的微光隐约,将‘来点蓝色’撇开。

2017年1月29日写于湖州




对视

光亮孤僻;
熟悉的打量如此空旷,草瑟瑟作响。

由自然任意发生,被一种平静隐匿所有可能。

解释击墙渐渐地灰尘化,那处怪字患得患失。
是亮得无法知晓?

是它自身过于初始,眼神腐朽了,掉去皮毛。
啊,任何附加之后,众人总不合适地暗下去
抛下那些飞禽闪烁不定。

甚至在它自己和它自己之间
颜色显现熄灭前的现象。

这种巨大也显现疲态,无定义美得恐惧,
从蒸汽下旧家鼠突然张望。

2017年2月22日写于湖州




天空

空旷作为封闭,
任由呼吸作为窒息;

用意空洞笼罩着
唯一一束无解之光;

这种悬念被起飞映照,
依照歧途抵达;

多余融化
成为唯美;

成为单纯
最最脆弱的姿态;

任何表述
会被听见的;

—— 无声无物;
从那之后,
它们在交互什么。

2017年5月3日




A Sudden Storm

There is a storm once a year;
there is blue sky every where;
there is no one asking for nothing;
there are lights fading out.

Oh, a word missing
is for a word saving.

(Never be found again!)

Oh, it's a life morally wrong
saving a moral life.

Huzhou, July 1, 2017




突降暴雨

风暴每年一次;
蓝天到处都是;
人皆有求;
而光在消逝。

哦,一句话失去
拯救了一句话。

(再也不会被发现! )

哦,一种不道德的生活
拯救着道德生活。

2017年7月1日于湖州




庆幸

走上楼,斜角出一根绳索
迷茫中,本能地,敏捷地,被摆脱;
走在木阁楼,穿梭于人群,灰暗而想当然的角色中。

脱掉外套,就这么平常。

一圈下挂的套
收起,铰链自动,熟练熟悉的从容;
——不紧不慢

连续,温柔,含情,——软。
在夹角,在出口。

摆脱,从头上脱去;

再走上楼。在众人中
融洽的一场谈话,平常而诡异。

——那圈套空空,
在上方
永动机
缩回得无影无踪。
依旧无限地移动着。

而实际上,什么也没发生;

——“椅子上的一只椅子腿
能代表整个一把椅子吗?”

2017年8月5日


*诗中末节化自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第46和47节:

46. ...for everything that exists1 in its own right can only be named, no other determination is possible, neither that it is nor that it is not . . . . .

47.    ...It makes no sense at all to speak absolutely of the 'simple parts of a chair'.





“早晨虚晃着”

早晨虚晃着
人双腿并拢着跳跃
锁牢通天流光

极细微的绿退去
多少年了,这一直在消失
现在也是

失去了不就完了
可它总在那儿
在眼前,看不见的颜色

2017年8月23日,于湖州




关于语言游戏

维特根斯坦提出语言游戏概念
是和一个注解一起的:
基于语言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没看维特根斯坦之前也这么说,
不过是在教英语时);

接着说游戏一词是GAME,
大家还记得奥运会吗?
那也是GAME,
所以这语言游戏更加精确的说法
应该是:生活方式的竞赛;

生活方式怎么竞赛?
其实就是人们灵魂的提升。
所以诗歌就是灵魂的不断提升。

玩游戏玩不出诗歌,
注重灵魂吧!

还有,灵魂千万别用数量计算,
也就是别忽视单个灵魂。

2017年9月2日于湖州




甲虫

深夜,软木发亮,逃遁。
攥紧才温热手心,安静得只留一种
早间隐秘急速滑翔。超乎预设;
飘忽,映现,不间断的线路引导;
只能发现(不是听),而就在此时天籁浮游,
明示(暗语)东溯,滑翔而升。

数不清的次数,能记起的仅有几次,
多数贴地,那种感知,
那种地面,

那种圆润,坚实,看上去冷
实际确实是石头,

那种,不思就有思想侵入;
那种,...无关水,人亦无如何;

习惯地,垂下手,比划视线,
快速举起,
只能徒劳地从两面同时望去:

空空荡荡,而存舞蹈声的初始——

“某种带壳的黑植物,
不解的数码里密语闪烁,
金句刺眼,神乎其神。

召集明理,混沌,
道,说项...

引发不切实际的图阵,
轻,在演化,过程成定式。”

——必然同类,必然人,
用契约释疑
永远涵盖忘却了的场景。

——多么执着,它不愿迟疑,
还是它,它无法迟疑——
它总是沉。

看,它滚动于天际:

“琢磨不必要的动向,原始音;
肯定了这属性;这完成。

否则,那些细节会怎么样——


——当然,缓慢持续着,忧郁也在,

那也算一个,弧圈是否所有滚动,
都只有大致 ——
(真实于实际互为抵消);

它实际有称谓,而且无比确切;

它再一次,悟到了

视觉里的音乐——
一种仪式追加。
它慢慢
习惯于今天早晨。

2017年9月10日于湖州






的确有那么响,
空得沉闷;步伐,用地面的细微
来抖动。

和水平面一起
成了灰褐色。

细碎,
但跨度却大。

是这样的 ——

把红茶水倒掉,
看拇指和食指形成
对立的一双,

迟缓的一个
完全通的风圈。

没有说明,
静,且流动着
深浅的支点。

2017年10月15日于湖州




光,微不足道

碧绿,却在洁白时化开,
说一样的进程太过迂腐,
难怪真的留下了,
还有必要促使
起初的皮具
满面棕黑?
后来追踪到
偶尔的细致,
这次除却相似,
过去了太久,
每当想起它
就归结自己。
一天中,电清晰,发出
没听说过的信息,
但,就那一撇
快消失了。

2017年10月30日于湖州






太为虚幻而常常被忽略,
它那么刺眼而不直接,
其实是被附加的。

那不存在被它找回,
从来不以通常的方式,
出乎意料但不突兀;

太过实在而被误解为物理,
疯狂地跟随苏格兰人格子
写下的一些比例
而忽略了初始和思想。

这样长期以来拥护的哲学,
而撇开数学——其实思想并非音乐。

但大水即将变为固态时,
一个微量是那么显而易见。

2017年11月15日于湖州




地点

建筑拥挤,苍翠,
它们舒适的空隙留下
无数千篇一律的脸,
起伏无穷触觉,覆盖着最为常见的草;
它们不久就将在村中
被一块块卸下,
而飞禽滑翔出带响声的图案。

风闪亮一张长网,
让位于气息,和内在所寄予的密匙;

打开了的却空无一人,
通常能及的,
却不断慢慢淡化,

所望的语音啊,
不会是永不停息。

2017年11月24日于湖州




Ballad

The song goes:
"A giant walking on always in steps,
but there can be seen flowers only  
the scarlet,the clicking..."

The loves the followed,
the other has arrived,
this witness, fading in a tiny ring
of a puffing copper, cranking up what
the diminished rise over the Golden Roof;

and the extra long shadow has fallen
over its own fruit of the superstitious.

The arrival appears marking,
telling something similar.
The odd has existed in its own nonexistence.
Because the one knows what don't know,
and sees clearly what don't see--
moon and the black wind.

This deep is the above, a direction rising
and also guided by a gate:

"Who moving off toward a different way to live?"

Huzhou, November 27, 2017




民谣

歌中唱到:
“巨人总是逐步走向前,
可那里只看见花朵,
猩红色,咔咔作响...”

爱人啊追随者,
而到达的以异类对待,
这一见证退去在极小的环中
抽吸的紫铜,启动着
金顶上弱化的升腾;

过长的影子已落
在它自己迷信的果实上。

抵达的显现印记,
说出一些相似的事物。
异类已在自身不存在中存在。
因为其得知那不知,
清晰地见到那不见——
月亮,黑风。

这深处在上,指向成长着
并被入场指引:

“谁离开去往不一样的生活?”

2017年11月27日于湖州






是饥饿的叫声,
柔软,单调,重复着的声音,
而声音的变化并非来自声音自身,
黄色的双眼随着声音指向可能,
那一种
精灵的
可能。有些恍惚,但漆黑的预料。
那种伤透和绝望被唤醒,它饿了,
而日常生活却如此急促,
快去工作吧,时间精确,责任重大,
但就是阻止不了放下一些
自己的食物在叫声面前,
汽车离去,窗外它舔干净所有的食物,
抬起头,投来目光,使人的心越来越远,
并且,更加安静地相信这一事实。

2017年12月2日于湖州




牛肉贩

雪白的金属
运行在鲜红的牛肉中,
忽闪着暗淡的光影,
一会儿快速消失,
无意中又突然出现,
柔软地扭动,
应和着观者,牵引着目光,
而人,弯腰——职业的那种熟悉感,
市场白天的灯打亮着,
那巨大隆起的肉:
虚假的真实感,
等待的人
不再看往别处,
不看人,
不留痕迹的锋口,
一双双眼睛里隐约的反射退去,
正是那个弯下的
(松散的图像)。

2017年12月3日于湖州




2017年12月4日写于湖州:

在你一无所获暗中沮丧之时
在失去财富和所爱之人时,
在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和牵挂之时
在你看一切都不重要时,
最最无用的东西
最最卑微的一些文字出现了,
于是诗歌来到你这里。
它不表达什么,
因为它不关心去到哪里,
它只是一个实体本身,
它无用是因为它没有目的,
它只是倾听者,它安静地听你说。
它自己什么也不说。
诗歌,在你拥有什么时,
它是那么滑稽可笑,
在你空荡荡的灵魂一无所有时,
它是一座雕像陪伴着你。
诗歌,你得不到它时别烦恼,
你不需要它时别关注它,
你拥有它时别庆幸。

[ 此帖被姜海舟在2017-12-07 13:47重新编辑 ]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1楼  发表于: 12-05   
拜读 学习!
微信:jiuhangshi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12-05   
回 1楼(克文) 的帖子
克文兄,不客气,互相学习。祝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新手上路
3楼  发表于: 12-07   
拜读海舟兄。好诗!
问候冬安。
在江南写诗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12-07   
回 3楼(凉沙) 的帖子
谢谢京沙! 冬安!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骑士
5楼  发表于: 12-08   
都读了。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12-08   
回 5楼(侯存丰) 的帖子
作揖!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