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近期的诗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12-04   

近期的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设置为精华(2017-12-04)


《杀气》

杀一个人。要让任何设置都没办法反转
盛夏被杀得一点也不剩,刀光的杀气
在陷阱里
翻滚了好几遍。
杀一个人。说好的,离成功并不太远
具体到每个指头都可以是作案的工具
弹簧按压的瞬间,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如果不是真的非要赶尽杀绝
对这个杀气腾腾的世界还留有一点美好。
几个荒诞的设想,从杀自己入手
比如将一面镜子杀得碎裂,从中观察不同时期
的自己,痛苦也好,喜悦也罢
悲欢是错时而至的,离合也是件平常的事情。



2017·9


《苦艾》

苦艾尝在嘴里时,剧烈的味觉
撕裂一棵沉稳的水松,我看到它的树干
流出清澈的水珠。
如果这不是梦,种植在狭小的空间里
像个农夫抓虫,浇水,松土
越发像个平凡的人一样,只尝到
苦艾原有的味道;
不去想另一个世界的苦难
备受折磨的水松以及它满腹的心事。



2017·9


《经验之谈》

捧着稚嫩的九月,说到阴历的鬼节
得从剥一枚芋头外衣开始,也不懂该称之辟邪
还是冥想在深处的志怪臆想。
想想,也可能是老人们的
经验之谈。水平线上,我们常常扭曲自己
疲惫的奔跑
不停地,被授予责怪和质疑
对待一个时节问题,不过是切入认真的辩解
越想解开真相,越是从表面努力入手
赋予它多层含义
曾那么地去尊敬一样事物
比如案台上的神明,像迎接一场检阅
紧捧在胸口,揣着每根错乱的神经



2017·9


《荣誉之说》

这不该是决定的因素,不该太激烈
或是过于消极,在凌晨二点钟,谈到
一个人的功劳。
想起了几年前,我死的那条狗
它走的时候,还在假装活泼好动
给我留足了温暖。
冷冷的腊月很近。
下棋的双手掏裂了院内的一棵槐树
摇晃它,做一个小陷阱
掩埋了生长一季的各种枝叶,连同死去的狗。
论丰功伟绩,好比从干枯的槐木说起
打开它时,那双手并未花费多少力气。
过去的时间里,整座山脉是被倾斜了过来
是谁在那笔直的腰部上努力垂挂?
危险地荡上去,又滑下来。


2017·9



《爱一个人是个矛盾体》

爱一个人是一个矛盾体,我们从小受益
拥有一颗果核的坚不可摧,从不卑不亢中体会。
为了修行的圆满
将手中的果实留给他人,刀锋与忍耐都
包裹在怀中。
这漩涡生长心口,它粘稠,矛盾着
又在抗拒
并不是简单的指向。
常常会为了同一个情景,争吵得面红耳赤。
事后自愿妥协,逐渐消耗掉
整片园林,以及
整个雨季,消灭饱满的汁水
彼此喜好的那枚内核
如果仅仅是证明一种品性
先前表现得喧嚣异常,更证实了爱得愤恨深切




2017.9


《依然与爱你有关》

想想,依然与爱你有关
打开一扇窗,鹅卵石躺得冰冷。
从一架失事的飞机说起
在拆解之前,将石头摸得发光。
之后,我们丢失的那只猫
它弓着腰,追逐着各自的梦中马匹,
街头冒出嘴唇发黑,身形枯槁的人形
像背着迷魂的壳,令人惶恐
许多年,不忍去遗忘。
为此欢乐地去了一趟游乐场,像过去一样
无比危险地悬在高处
提起来时,双手紧攥。
很多次,都这么粗心大意,无法写明状态。
换掉的一张张风景,像昨天一样
明晃晃立在眼前,看起来多么像错觉。



2017.9


《年幼时的一点点隐喻》

年幼时,惯用隐喻。
藤条,石头板块,父亲的胡渣
牛肉汤,灌汤包,对面的陌生人
不确信的,含糊不清的,喝着热汤
也要将什么都表述得童话极致,不让
他人揣测到
背后深藏的本体。
那么多年
我不曾改变一点点的純粹,将诗与日子过得
像年幼时那般。如今
再去回忆那时,所用的隐喻
确实是深藏的言语
虽然幼稚可笑,在他人眼中不切实际
毕竟真切地经历了许多次我悲情的奔跑。
现在回忆起来,依旧可触。
那时天桥上的任何一物
都被拿来冠名,都是义愤填膺的化身。



《关于味觉》

来到医院,我在悲痛中,听到有人
在耳边安慰我:人要通过放弃
证明自己告别了过去。

我放弃了味觉
沉静在其中

我像个傻瓜站在那
路过的人,给了我一点力量
路过的人,给了我一点爱意
路过的人,给了我一点劝慰

站在他们身后,我听到了欢歌笑语
我在悲痛中,想到了
已久的饥饿,与经历的生死离别


《刺猬的刺》

我害怕刺猬满身的刺,为了躲避它们
伪装浑身是刺,连同原本应保留的自尊
都失去了的味道

行走在路上,宛若自己真的是只刺猬
嗨,刺猬
为了逃离,这又何必呢。

那几年,褪去了最后一件衣裳
像只刺猬一样
走在其中

五个指头伸展,指向难以言状的多种可能
常常碰壁,改头换面的,换取更多的
却不是要保护的本意。

直到有人告诉我,刺猬的真面目
并不是时刻坚硬扎人
我开始懊悔,早已
忘记无忧无虑的模样,提起这件事
我们为之放弃的不只是这些而已。 



                 2017.9


《关于一碗汤》

将一碗汤喝出大雨倾盆,那也是
一种本领。汤要喝的小心
走在路两端的人们,步伐沉稳
一把锁挂在鼻翼两旁。
是什么,导致万物犹如这一碗
在忍耐中喝光它

清洗着冷冷的雨水
二十年前的汤汁温暖可口
二十年后的汤汁喝得清透明亮



《那辆老旧的机车》


父亲摔了腿时,我的天空是晦澀的
焦黄的边缘,他站在远处盼着
变得透明,吹弹可破

在更远的地方,摔倒的不只是这一处
机车的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
粘稠的我们,时间越久,越分离得深切


那辆机车跑起来可以横冲直撞
停下来等我时
树荫斑驳的光照正好打在
父亲的脸上,掀起的一角,斑点居多
平滑稀疏


2017.11.4

《新江湖恩仇录》

我的刀杀过许多人,因为想杀一个人
就这么循环下去,杀错了
第二天就假装被忘记
然后接着去杀另一些
那么多次误入歧途,一些被杀错的人
鲜血淋漓地,在内心隐隐痛楚
天明时,我又谈起杀人的过往事迹
隔壁的邻居让我帮忙杀一条鱼
我忘记了自己是个杀手
活蹦乱跳的鱼甩出的水珠
令阳光变得亮晶晶的




《一些疑问写给你》

你忘记牵走你的白马
我将它埋在了山庄里,墓碑上没有署名
很想问问你,白马的姓名
以及它的过往,我很想给它写点墓志铭
抱着疑惑和揣测许多年
从别人口中得知你在山中
养大了一片竹林,过得像个教书先生



《假设我真的爱你》


今天我们来说说过去式的爱情。你若再问
还爱你吗?我说是的。你若再问
还愿意吗?我会说曾经。
看大话西游时,至尊宝爱过晶晶姑娘
爱过紫霞仙子,爱过自杀式死亡的兄弟
我爱过你,包括大地
早晨,阳光
曾经拥有的以及现在的



《孤独深处就剩真切的情感》


读着新了许多年的诗选刊,上面的人
没有你也没有我。读诗时仍是认真地
带着拥有着爱情的心态去读。
假设要占有,也没什么不可
如果可以将孤独感赶走一丝
喝点汤,到新造的屋顶说说话
从众人的嘴边看到扔掉的烟雾
整面天空下印着喧嚣的世界
要读完全部吗?紧凑的生活
留了那么点时间给真切的情感
然后,好像自己恢复成正常人一样
去做一顿饭,去上班下班
去打理草木,去与兄弟们喝酒划拳
然后,在夜里继续检讨与追忆
孤独的本体,还剩下多少真切




2017.11.6



《无题》


从蒋勋的讲座中,体会到美是可以沉思的
我想到了失散已久的朋友。我觉得与他认识时
是美的。我又从另一处,读到关于
沈从文写的点滴,我觉得他笔下的现实
过于残酷,一些人为了生存
削掉了一切尊严。
那位朋友从北面搬到另一面,我遇到他时
他与我讨论房价
学区,以及漂亮的女朋友等等。
我想让想象充满多样性,一点一点地
从他身边解脱,从一张网上离开
在路上遇见他,也尽量避开他
让彼此保持久未谋面的样子


《对于什么是爱,我依然不懂》

从一个三角体去观察,我需要有人帮忙
递过来一枚立方体。在构思结构的期间
我搞坏一面画布,或许我需要的模型
不是几何造型,也或许,我需要
鲜活的,可感知的,比如:
邻居上午送来的,装满一筐的食物。
邻居,这周末要离开居所去度假;
代表这周,这层楼将少了一名少女。
画画的时候,要像专心致志地
做着一件事,只去想
如何尽可能地霸占着无限的想象
这又不切实际,总有一些人来打乱计划



《释怀于一些词语》

火车与隧道,书院与农家小院
澡池与大广场,惦记了那么多年的城市
在释怀的一瞬
突然叫扑克的中年男子,告诉我
他多难的童年,穷困潦倒的前半生
与搞砸的现状
冷冷的夜晚,我在感受他
以及一天经历的
各类地方,快速地浏览它们
我像内心受惊的一张弓
面对一天内收获的各式词语
缓慢吸收着,是不是应该给他一点安慰
比如:简单的一个拥抱


《结果》

这儿,藏着,逢人都不愿意呈现的果实
从收获它开始,制造各种符号
包括手中的词语。有哭声?
张口叫爸爸;闭口,在另一处叫,妈妈
以及各种声调的杂音。
管他干扰源头在哪,好好构思眼前的。
这得从入冬的暖炉想起,烈火烧光了整座丛林
火焰烧过的地方,留下结巴的口舌。
每次想到这里,结果与否
这都不太重要了


2017.11.8






[ 此帖被若小曼在2017-12-05 01:29重新编辑 ]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12-04   
做个记号,慢慢读。
祝好!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12-04   
引用
引用第1楼姜海舟于2017-12-04 00:24发表的  :
做个记号,慢慢读。
祝好!




晚安喔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新手上路
3楼  发表于: 12-07   
想起了几年前,我死的那条狗
它走的时候,还在假装活泼好动
给我留足了温暖。
。。。。。。。。。。
来读小曼。问候冬安。
在江南写诗
级别: 论坛版主
4楼  发表于: 12-07   
都不错,读小曼,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