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元阳(17首)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11-24   

@元阳(17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设置为精华(2017-12-07)
@无可畏惧

电视里那些在悬崖峭壁上骑摩托的人
我乍看都不真实
拍的人位置在哪?
有时候我想
“电视上东西不要信”
受了骗的老妈如是说
接着她又买了一堆神仙药
说到摩托
我还是只相信
金平老勐苗山上的
那些摩托车骑士
他们每年都要摔几人
断胳膊断腿的
当然也少不了摔破脑壳
补不了的
可只要能补
刚出医院门
头上擦着小阿妹送来的花
摩托车就噗噗飞了起来
看看他们的高山
和他们在上面骑着摩托
带着他们的女人和小孩
在云雾里来去自如
我不知道下来后我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山居

吃完晚饭
领着一条名叫骨头的狗
奔跑
激动
拦腰抱住
越挣扎越抱铁
热气欢哮
“就不放你”
汗淋的嘴舌扑面,躲闪
落日山轮
挣脱怀抱俗世
它在草坪打滚
啃咬草茎
我在怀想多年前
未知少年
他和我一样有条名叫骨头的狗


@水随

山居水随,在湖里游泳和在杯中游泳
是多么的不同
游着游着
就成水中云影
游着游着
就成天上繁星
游着游着
就成指间肉桂
游着游着
就成梦里方虫
渴了,随口喝口湖水
漂于湖中湖面与飘于山峦清杯
又何其相似


@云涌

山居水随云涌,多年心志腾空
忧恐又入半空
挂丝凉风
在这生白生的松树桩
悬崖边
碧蓝的银盘上
余再不往下
与站街
卖甘蔗之列行主义
吾只享清风,腐之缓慢
蚂蚁白生镂刻之纹,直至来年
雪飘霜降


@野花,狗

那些山峦开出野花
就如黑夜
生出骨刺
它们的香
在肉中蔓延
在汤中传递
看到的人有福了
感受到的人有福了
我给我养过的一条小狗取名骨头
因为我相信
它也能开出野花
那时,我是未老先衰的少年
正整日发愁
因为野花因为狗


@鲸鱼之子

伐木人
扛着木头走上山顶
夜晚的鱼
在天空之外
在群星之中
造只绝美木船
若它不能随云而去
那就在老时把它翻扑过来
一个人住山顶
一个老人住在山顶
住在自个年轻时就造的一只船屋子里
我想就算是睡着了
也肯定在他自个希望的海上


@肥厚的万年青

一直想找
一棵不断向上攀登的树
它通向无尽天空
我缩小再缩小
在窗台上
在一棵高大肥厚的万年青上的那只蚂蚁
会是我吗?
它的感觉我都拥有
擦擦汗,看四周广袤
阳光,空气,刚够
托住一片多汁的万年青叶肉
睡在上头
我不用仰头
就能看见我的坟墓
在另一座
雪峰之上


@乌鸟

如果在山中
遇到在前面走的黑衣人
如果他还拖着
那杆油亮火药枪
那他头顶
必定也有成群乌鸟
这白昼中的黑火
它们盘旋
它们燃烧
在少年且惊且喜的瞳中
黑衣人乌鸟
存在于此遥不可及地方
吾曾所见
历史昏厥中
伤口处
它们如神般伫立


@杀人就在开发区

开发区刚翻出的土地
最适宜埋人
黄昏将暗未暗
风中新与旧间
红土翻滚着腥味
让走在开发区上的老杀心跳不已
拖着他那条
黑污麻袋
他想泡在酒坛中的眼球
还差两就全了
就是那妇人的在里
有些遗憾
女人什么都不好
包括肉没点劲道
杀一后老杀就决定不再
找女人下手了
就像老杀从不对路边的野花感冒一样
坛子中翻了几次
还是找不到
想了想那妇人眼神
是有些不同
可现在已茫然
毕竟有些时候了
随后老杀又做了十来个小伙
那酒味方转了一些
天就要黑了
开发区的空地上仍空无一人
除了几栋
孤零零的城堡似的房屋
老杀内里
越来越兴奋
天与地缝隙间
透过来的黄金般的光线
打在老杀木讷脸上
迎面过来的人
给这张此间熟悉的脸
熟悉地打了声招呼
“老杀,又去进鸵鸟肉?”
“嗯”老杀应了声
这声音却未出得口
那次老杀做时
那少年唤了几声
挣脱开
随后老杀还没想怎应答
警察就问了
——“老杀,咋回事?”
——“哦,哦,开玩笑”
——“同村的?”
——“同村的。”
——“开玩笑?”
——“开玩笑。”
“同村的,开玩笑。”
“老杀,同村的开玩笑也不能这样”
——“知道不?”
——“知道了。”
老杀回来后
从此再无动过
就算面对一个个活蹦乱跳的
年轻的公的小伙时
当他们走在这块
年轻的血红的开发区的土地上时
只要他还是本村的本地的
不是老杀害怕
从前杀过人
进去的事
老杀他早忘了
他只是活着不想多说话
就像在街边下棋一样
他只围在人群中看
不说话
或者偶尔坐下下下
不说话
天性如此
反正围拢的人
不少挣得红脖子的瞪眼珠子
什么的


@绿蜂鸟

被雪盖后这南方靛青
一年,两年,终恢复过来

它开出的紫色小花
在石级之下

正发出蜂鸟们
喜爱的,抗拒不了的香

又看见她了,这模糊的
绿色飞翔的影子

因小,翅膀扇动又快
她可在花前停住

等她,吃这顿饭
有人看了一遍又一遍

等花开等叶发
等每一朵花都是同一朵

等每只蜂鸟都还是那一只
可人也不再是昨日之人


@元阳

在雾里走出来的人,在云中露出的太阳

雾水,打湿他头发
云朵,缭绕她脸庞

我这一辈子在这,没个熟悉的人
我这一辈子在这,不会说,一句他们的话

可为什么,我却以为我可以明白,他们的悲苦与快乐


@水果

我看见
不知名的水果

在她脑中
就像在一张桌上

我竟然
相信她所言

完全臣服
于这下午阳光

他们骂我
白读一世书

这好像
也不无道理


@阿云的鬼火

雨不停地下
它泡烂了
这世界
泡烂了我
我真不想出去
可傍晚风
那么迷人
我和云一块
走在雨后
的吉吉地
磷火一团一团
像父亲年代
他们骨头
在黑下来的
山峦上燃烧
我们骨头
在火炉中待机
大地啊
什么时候
我不能看见
自个死后的火
在田野
山峦跳跃
我就是你瓶中
最后一颗舍利
最后一团
绿绿的鬼火


@门里门外

一星期我回来一次
一星期我见他一次
每次他都看我
下车上锁喝水
喝水时不管有水没水
他不言语
他只看
看得我好像在喝他的水
一星期我回来一次
一星期我见她一次
每次她都在看我
开门关门吃饭
吃饭时一桌子的菜
她不言语
她只看
看得我好像不在吃她的饭
他在州医院大门外
绿色的草坪是他家
公共饮水机是他水瓶
可他总不阻止
饮水之人
他只忧郁看着他们
就像看着他自个
她在州医院大门内
退休职工宿舍是她家
她不知道他儿子
每星期回来
总会先看到他
在他注视下
走进州医院的大门


@今夜虚火的星

有云的地方
我用雨水
浇湿他们虚火
我一直
在他们头顶
看不见
地方
唉,今夜
他们虚火不停地冒
他们不来
我无处消费
我的孤独
还好
在云之上我还有
寒铁般的光


@给外星人的一封信

亲爱的外星人类
如果你收到这封信
或许我已经死了
可这不是
我写这封信的理由
亲爱的外星人类
他们说你有着神
一般的科技和志向
可你像他们一样
除了恐惧怀疑
再无一点怜悯关怀
我自信
有只聪明的蚂蚁
给我写信
我怎可能
去灭了他老巢
当然,如果有另一
和我一样的
小朋友给我写信
那我高兴还来不及
我相信我此刻所言
你一定尽数所知
我亲爱的外星人类
你会回我信吗
还是派你的宇宙舰队
来灭掉我的后代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
我现在还没有后代
尽管阿云他喜欢我
就像我也喜欢他

——你最最亲爱的
(阿呆)敬上!
(渴望早日收到你回信
我们全家都知道
我给你写了这封信
它发往猎户座星座


@华宁

一个女人有着鹤一般的长颈
一个女人有着鹤一般的长脚
她站街上
有如站在池塘
刚从车上下来
我一眼就看见她
然后,看见一小女孩和她一样
然后,又看见一老太和她一样
她们仙气
从那鹤一般的脖颈
从那鹤一般的长脚透汐而出
然后是满大街女人
和她一样
很奇怪,世上,竟然会有这样地方
还好,她们男人
和她们,不太一样
我无需马上跑掉
因为我刚从300里外的元阳
来到这地方
刚打开车门
就看见了这一群像“华”
又像“宁”的女人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11-24   
拜读云兄。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12-07   
喜欢,有一种深沉的情感,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