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边界笔记89:大地上的事务/读萨福诗三首(海舟译)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11-22   

边界笔记89:大地上的事务/读萨福诗三首(海舟译)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加亮操作(2017-11-22)




边界笔记89:大地上的事务/读萨福诗三首(海舟译)






1.《看来死亡在召唤》










还是一种委曲,以及
在一种委曲下的说真话、
吐露心意,


还是一种委曲,一种
在必死状态下的说真话,
或者说,只有在必死状态下
人才能吐露心意,或者说,
认识到一种人的必死,进入到
对必死状态的认识下的
勇敢中,就可以说出真意
(是否可以这么说?)


“信使赫尔墨斯来到梦中,”
当说出这句时,他看到了,
真的看到了,啊,多么委曲、
勇敢,简朴、微红,
当他来到这样一种状态中,
神就会出现,神,信使赫尔墨斯 
是因为他,而出现,每一个人身上
都有一个宙斯,一个信使赫尔墨斯,
他在他身上实现了“信使赫尔墨斯
的出现,”


一种委曲,一种依恋,
以及对信使的的信任。


信使赫尔墨斯的在
微红简朴的临界状态里的出现,


不是信使赫尔墨斯“来到梦中”,
而是你来到信使赫尔墨斯的身边,
来到诸神的世界,


“主人”,“我迷失了”,
主人的说出意味着神的降临,


意味着自己找到了自己
学为作人的本质,


“我希望我可以看见那露水,”
最后,露水的看见,
证实了人的对自我本质的皈依,


最后,神存在于一种原朴的环境中。




2.《我们和这些骨灰瓮上的话一起送他回家》




“所有她脆弱的同伴们用锋利的新刀片
从她们的头上剪下
可爱的头发,”
这里,一定要“可爱的头发”,
显出珍贵,纯洁,
在困难、悲伤中,可以显示出
这种纯洁,没有这个定语,
全诗就会不成立,


“可爱的”把全诗导入
萨福的诗境中,从而获得
它本体(本原)的活力,


“可爱”又是一种简朴,
导入简朴微红的大地上,
这也是为什么写下这首诗的原由,


发生在它之上的事,
它显现出来,在一种简朴的
环境,所有匮乏,
才有她们粗质(砺)地出现,


是她们的全部,她们以
整体(全体),以自己全体的
形式出现,如此,才获得
劈空出现,拂动大地,


大地上有她们,她们的出现
赋予大地实质,


她们可爱的形象来自一种纯洁、
朴质,她们隆重地出现,
剪下可爱的头发,是大地上
发生的一件事情,这不是
平常之事,这是一件关系贞洁、
提请贞洁、显示贞洁的大地事件,


她们剪下“可爱的”头发,
如此,是质朴、简洁里的
一件发生,这是大地上重大的
贞洁行动,改变了大地上的事务(秩序),


读这样的诗,都能让我想到
一些未来的新景,她们也充满了
生机,能走到新的未来中,


而一些叙述句,如“冥后普西芬尼
把她带到阴森的房间”,
它就是能凭空说出,
凭空(直接)拂面到新的事物,
如神祇劈空可往。








3.《雕像底座上的话》




这是一个名词,有(包含了)
很多定语的,一个名词、概念,
郑重其事,然后,它的——
一个纯粹拨动,


散步在园区的路上,两边
挂满了白色满布的灯盏,
在碧叶丛林的包围中,让他
想到,这个定语的存在
(不是定语,是这个名词、
事物的存在),微红简朴,
这个事物存在于这样一个环境中,
是成立的,这么多的定语是
成立的,这样丰富的定语的
一个事物,繁复的装饰,
这样的轻轻地纯粹一拨,
是存在的,让他想到它的合理,
它的在那样一个背景中存在,
那个充满定语、装饰的饰物,
它的郑重其事,像这些幽明灯盏,
由碧绿枝条环绕,它就是这样的,
它的存在,被这些繁复的枝条
精心装饰(如同,挂叶、常春藤
环绕冠冕),大地上是有着
这样的事物,在远古的微红简朴
时代,事物存在的本性、本质,
事物的关系就是被这些繁复的装饰
精心地环绕,然后
纯洁的事物(像这个“女婴”、
女主持、主人、像本原存在本身)
得以存在,


当那些事物和那些地名,
幽远土地上的名字,幽远土地上
的城邦、镇、乡村,
当那些事物和这些名字联系起来,
就会出现一种苍翠之境,
来自苍翠之境,来自那些地名
就会出现一些神圣的事情,
纯洁、高尚、高贵的人,
他们在大地上富于神奇的行迹
就会显得极其自然【自然,
如同“来自亚里斯多,贺莫克莱忒
(颂娜达之子)的女儿】,


赞美能郑重其事,
纯洁的赞美能郑重其事,


以及郑重自己对喜悦的担当,
都是近最高贵、高尚、
尊贵之事,都是近最高贵、
高尚的品质,赋予大地
一种正大的本能,丰饶城邦、
人民、功业,


赋予一种正大,
对名望、名誉的,
正大日常的生命的秩序,
正大家族,
正大他们、我们的日常、
生存、行迹。


2017/11/18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