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静物练习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10-08   

静物练习

石榴花

那朵红石榴花不知何时落了,在季节
翻转的缝隙中。某个夏午
一串石架攀绕的藤叶,被日光穿透、充盈

浮雕般的身影唤醒了愚钝之人……
那个夜晚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发誓
藤叶里外电磁波穿梭,甜蜜的风暴交织

然而,另一种感觉,你说:
“它可以食用的,摘下来直接炒。”
在触碰胃壁一瞬间,
猛然想起很久远的事来……


未婚妻

谈起未婚妻,那真如流星一般的人儿
对此,我们最初的尝试,在老家平房顶
铺凉席而卧,暑热在背后流动

星空遥远又遥远,一对小哥俩太渺小了
不仅是言语产生了幻觉,那情欲已苏醒:
一颗流星滑落,在另一片黑暗中不见

她很美,被许多人爱慕着,那告白
就曾在柴禾垛一层厚雪上明白写着;
她比男孩更懂游戏,有些狡黠,就像
肩膀处一粒黑痣……

老兄,别那么忧伤,夜空亦暗自生长
愈发是一张未婚妻的脸庞……


蝴蝶

让他们猜吧,或仅是匆忙路过
日光挡在帘外,借屋子流动的风闪烁
而窗外事物,我和你已明了

一切正成为季节,随时间攀升
试看路边杨柳,晨光如雪,日中似尘
我拎着早饭从它下面走过

胃腹之空需要安抚……
汗珠细亮地渗出我们最柔软的地方
屋子旋转中,洁白的睡衣来回飞移:

蝴蝶——梦?悲剧?——
是进入彼此的最好方式,一场风暴,
在永恒的旷野之上……


猕猴桃

赞美猕猴桃,就是重新回忆我那业已
模糊的童年生活,年轻如晚霞的母亲

咬一口清凉、略带金属气味的猕猴桃
我很快咽下,还不知什么滋味,果香很好闻

窗下蹲伏的伙伴叫嚷,是堆起的沙堡塌了?
沙洞里爬进爬出一队队蚂蚁,掉队的,静止不动

而后,那块指甲大小的棕绿色果皮在它身上移动……
屋子寂静下来,无数细碎的沙晶闪烁着
在母亲修长的手指四周,或面廓外


书签

细心闻嗅。季节的气味胀裂开树皮,
人终日沉浸于一种幻想,这你知道。
我想,当从它们身体取出

结实、略带潮湿的肋骨,
你深舒了一口气,像穿透黑夜的黎光——
在此之前,词语不断补充黑暗和虚无。

木板上凸凹不平的虚幻的斑纹,
被锉刀驱飞,直到你认为它确实
在手心卧躺,清晰倒映着你,且会安稳

夹在两张薄纸之间——我称其薄,
用来比喻两者无法抵达彼此,只能等。
如今,我时常想像被你铭记的那棵树

——它摇晃着树枝,秋季清澈的身影
从你两肩弓起之处诞生,开始是露水
然后凝固,又伸出一丛树枝响着……


晨雾

去看海吧,你说——我醒来。
清晨六点的秋光已占据大部分窗户,
其余是雾,如如不动;它轻盈地
拉下楼房树木(有人走动)的斜影

——描述梦境的语词,更像鱼和水
游过石子——铺展,或穿过路面和那些
密织着拳头般的孔眼的深青色铁网:
球声扭动洁白、柔韧的骨骼,处于树荫

的雾绕着网,坐在振动的风中观望。
我的喜悦高过太阳,梦往低处流动,
一波波于雾中来回跳转,激荡:我们
紧贴身子,海风吹过深吻后的身子


海音

一、
哦,海!风编织的无形墙壁?
两朵岩石状灰云之间直投下的光?
顺着没入草丛的斜坡翻滚的石子?
哦,低旋过头顶,鸥鸟! 它翅翼下

光滑的黑影指引着幻想,如卷起的
海浪,抵入身体最深之敏感处;
而那洁白羽毛,多么柔软,每呼吸一下
细沙就鸣叫着,从灵魂紧握中滑下

二、
你登上海岸低矮的岩石堆,站着:
灰蓝色的天际、雾、灯塔和码头。
身后沙滩上,浪波一开一合,泡沫层
层叠加,很快陷入沙子,卷回海中。

而后不久,你试图将面孔探入风壁:
发丝高过肩膀,颤动,脖颈露出,散发
着如网的温香——渔夫走出船舱,他已出海
很远了,黛青色海波在船周起伏:

蓝鲸平滑的脊背翻过天空,弄湿了他
的帆布衣——想掩盖秘密,海鸥从远处
折回你的思绪,薄雾布满面颊,你还想
说些什么?又一艘渔船响起了颠簸声

三、
……水,海水,暗沉沉一片……

仿佛月光沉过海水,直落海底并钩住
另一个月亮,蜃景:
我们紧紧扣住彼此的身体,起伏
——你我的灵魂高举,游向

敞亮的世界深处;然而我迅疾坠下时,
睾丸紧缩,像退潮后的沙滩,无数
螃蟹爬动——月光中,你的睡息透明如鳌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10-10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