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每一个诗人都在改变语言 简语技术的出现,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突进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9-24   

每一个诗人都在改变语言 简语技术的出现,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突进


每一个诗人都在改变语言
简语技术的出现,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突进

陈亚平

1.简语是原发事态的最初澄明。

如果诗人在诗表现的简语风格上要按照一个文学教化的标准,这就会遇到要追问这一标准能足够站稳脚的来源。可是,来源本身是思考中自我提出的设定,来源的开端性本身就预含着为更前面的开端性在奠基的无穷循环。所以我只能说,简语手段的标准的那个来源,纯属是诗人思考中的先验的设定,而不是先验的可能。简语的秉好,是先天意识持存的某种天知。天知不可能做到:用不是先验的证明本身,来证明这一先验的存在。另一方面,运用简语手段的标准的来源,更不可能从教学那里得到。只能说,诗人对简语标准的来源所作的一切思考,都在按照思想本身自洽的常规,决定性的提供标准。

2. 简语把人性的天启连在一起。

我思辨简语的本质,答案是:简语在任何时代中的样式,不过最终是人性的自然性心灵宿命的样式。即使简语可以超过心灵达不到的限度,但简语也超越不了心灵本身置身在更高灵性深渊的天启范围。可是,简语即使在自发的情况下,也总是要遇见人对它不断做出心智的改造,让简语不断从改造中突现新的可能处。简语从不需要外来的字面置造空间,来增加它原心灵事态已经获有的存在感。简语有自己的故乡,它的故乡就在空乏完全融进的丰盈处,在天启已经降临的心澄处。
我猜,语言原居住的排列顺序,应该是体动性的“动词——名词”结构占多。
《地球》一诗的简语手法,被周瑟瑟向来的一种多动词风格写出:
……
沿着地球爬行
从北京到纽约
我的胡茬长出来了
从白天到白天
中间省略了黑夜
当阳光刺进机舱
……
诗句可看到幻像般的表象之下的黑夜,是自然内部的出言者……它被纯粹的自我环绕成白天的中心。这不得不是,自我遮蔽本身是对遮蔽的敞开。光明回到光明诞生之前的深思,就是黑夜。黑夜是深思的,挽救光亮的冥暗。

“河流蜿蜒山间
忧郁鸽子
昨天还蹲在教堂台阶
今天随我穿过翻滚的白云
山颠之上
歌声悠扬
冲突渐渐平静”
(周瑟瑟《山颠之上》)

这意味着我看到,诗人在好像拉丁诗的音律里写出东方诗的用韵和精神含量。最个性的是最普遍的和最主观的。我看到,人类是在唯一母语故乡里往外分散的。

3. 简语只是被口语赋予灵魂。

我体验到:口语是从身体器官原发出来的完整肉性状态中,跟一种心灵现存的亲觉,构成了音示的事态。表面上,口语的尾韵气场,保留着人类身体器官肉性产生的原型音乐气场。但本质上,口语与人类的身体一直在发生相互平行的看不见的运动。如果身体里的灵性自发的前进了一步,口语也随后回发生感应性的自我变动。口语象肉一样感应着身体的内感知,也感应着身体随时准备完成的运动空间。口语随身体性的原发而原发出身体自带的灵性。口语因此成了简语的心脏。
我可以把口语分成三类等级:1)先验直觉的口语;它起源于一种突现的顿悟。2)原始启发的口语;3)习得而衍生的口语。在口语的三大等级里,原始启发的口语是最高级的部分,这是环绕在人类心灵那前本体混沌黑夜的始祖之光。口语不只是身体自然秉性直观感觉到的唯一记号,也不只是把心灵的智能隐身在音律中,口语还是它自己对内在于自我的自明的绝对确定。当口语被身体的自然立义功能赋予灵魂后,口语就展示出一种亲觉的质性。这恰恰保证了口语在最初的身体亲觉中已经成为简语的骨架。可以说,口语既是先在的身体自我存在,又是一个为简语奠基的框架存在。
“秋天端坐山巅
召唤我
向大山进发
路途并不遥远
但至少要耗费一天
今晚起程
天亮就可以
见到面容姣好的人”
(周瑟瑟《入秋》)
诗在气韵的环绕中发展到了一种拉美魔幻式的某个字面迷宫阶段,让我追问的东西不断显出比较它的深渊。比较虽然把可能性里面所含的因果线性看成没有终点,但比较总是靠同类性来保证比较的。

“现在好了,无从无休
生生死死,总是跟我在一起,
那些铁轨,雨的呼喊:
都是暗黑的夜晚所保存”
(聂鲁达《冬季写的情歌》)

简语的最后口语效果远处包含着着自己的原发点,原发点包含着新的原发种子成为原发点的前提。

4.  口语为身体立义。

照我说,身体器官不是为自身而独立存在,而是为可组织起全体身体的最高心智的整个形体而存在。人们那种体现自我意识的符号必然是要从它本现的自然身体给出的。我们的手势或面部表情的纯身体交流活动,连同舌头的活动,都在孕育着发音口语的前奏。因此口语的感性,自然地要附带身体感觉自我心智的原发方式。比如口语的声音框架就代表了一种空符记号的肉体母义。我从人类口语的音韵构造成分中,可发现人类原发理性的始祖印痕。也就是说,在口语自然因素的声音躯体里,蕴含着一部分理性的胚芽。借此,我会把口语看成是从人类本我身体,到自我超身体的一座桥梁。口语的语音既然从人存在的前本体论身体中起源,那口语语音就有能够让身心联合构造的一种前综合的能力。口语之所以像第二身体,在于它不只是和身体的自为特征对应,而且还在于它具有肉质那样的不停增生的不可替代性,在于它不被各个词规则限死的现生性。
“鸽子在人群里散步
在我读诗时它们飞过天空
翅膀啪啪击打风与白云”
(周瑟瑟《渡渡坎》)
诗里的用语境地让我发现,身体是用精神化的方式——语音和语义发展出对自己的显出和关联性。

5.  口语的动力是人的原我。

我申明,口语的本质就是揭示自己不脱离自然性。凡是涉及人的本能的一刹那,总是口语在做出实用性的效力。口语是生命本身的原我语式,恍如身心本性的共嘱。所以,身体的自然本性在生成的角度上,奠基了口语的自然生成性。口语因此是第二人体,它与人那有限身体保持着无限的状态。它近乎以代现的方式代替着人身的活性姿态,置身在人的心灵本性的姿体中。
口语自带的短语那内含的重音和轻音质中,同时携带出了身体原我一瞬间做出相对应的感觉状态。心灵需要借助从自然界发展而来的身体——自然赋予口舌的音韵里,唤起对心灵本身各个存在环节的感应,于是,音韵,就与心灵所发展出来的次序相互应合。口语总能最大限度地预含人的身体的声音事态,包括:单音节层、音位层、节律层、韵素层、变韵层、韵根层、韵段层、韵组层……等这些结构。
“在麦徳林格兰德酒店
我们坐在一张桌子旁
共进早餐或晚餐
同样的食物
两种语言
在我们之间
罗玲,诗歌快乐的元素
(周瑟瑟《致马加里托·奎亚尔》)
写作中,一个被印刷成纸上记号的命题或事态,总是先已经在内心死掉了第一生机的命题或事态。它总不如口语活生生从内心生长出来的会运动的状貌。口语诗之所以只对语音引发的心灵感应偏好,是因为口语韵音,代表了诗人的心灵对语言能指可丰富所指的那种亲觉的在场。
“他棕色的皮肤
明亮的眼睛
我总是觉得
有一颗宝石
在我们中间闪烁”
(周瑟瑟《土著男孩》)

“群山之巅
一片静谧
所有树顶
你听不见
一声叹息
林中鸟儿无语
不久
你也将休息”
(歌德《远山》)

6.  深刻的内心只用简语说话。

我凭直觉说,只有接近单纯,才能接近意识结构的第一开端。单纯是直接性的存在环节,它是自明的,区别了间接的多环节的东西。简语就是对一种奥义的提纯。如果深刻的心灵靠内力已经达到了它所要的高度,语言的中介性台阶就应该减少。
短语的声音媒介和句形构造中,孕含着心灵意识做出短捷运动的映迹。短语句是与意识在推进中的简化空间次序相对应的、相对等的。也就是说,意识在极简推进的运作中得到的意向性对象,同时也就决定了语言会在极简的符观中得到显示。短语正是靠取消有干扰作用的长度音韵和复杂空间图式的语符,才充分实现了,心灵对短音浓缩对象、复现对象所生感应的那种澄净。
“孤独的大师
唯有文学永恒
安第斯山脉上
那些鲜艳的肉体
必将衰亡”
(周瑟瑟《马尔克斯先生》)

我通过不同的看到共同的东西,本质上还是看到了我取舍的当前环节点。不同和相同本身处在多个线路组成的迷网中,因此,比较总是不能单极地决定比较本身的尺度如何比较。
“雪花石膏做的天使,镀金的钢琴,样式各异的钟表,威尼斯的玻璃制品,罗马温泉风格的浴室,风格近乎疯狂的家具……”
(马尔克斯小说选段《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白昼
都要落进黑沉沉的夜,
象有那么一口井
锁住了光明。

必须坐在
黑洞洞的井口,
要很有耐心
打捞掉落下去的光明”         
(聂鲁达《如果白昼落进…》)

7.  口语有利于意识的运动。

口语说出来的记号,实际上是以双重的听,默读的听和对舌头发音的听那种音象来代替图象。口语在个我创造出的很多可能样式里,预含了意识可以生造出的无限维度。口语的听和被读出的外在关系,就是口语语义在意识空间中被推进的关系。人们灵魂自造的一切立义空间都是意识的运动空间——它自行地、超越地、自为的不断生成点、向、面。可是,意识,却不能把控口语处在潜在肉质里的那种无限的自然发生性。口语立义的可能性空间有多大,意识被重造的运动就有多大空间。
就如:
“聂鲁达就在
这条路的尽头
留下诗篇与居所
他从海上走了”
(周瑟瑟《诗人之路》)

“聂鲁达抽着烟斗
还不是右派的艾青
眯眼坐在沙发上
一只白色浴缸
装下他们那一代人的大海”
(周瑟瑟《去黑岛》)

“加勒比海
浸入了舌根
罗伯特先生
晃动岩石似的头
我们坐在鲸鱼体内
只要按动墙上
古老的开关
海浪就哗哗
从盘子底涌出
将我们卷走”
(周瑟瑟《太平洋餐厅》)

8.  口语有着先验的根。

我料定,口语的先验性,不止是一切心灵经验之所以能被给予我们的原始条件,还是先验在先存在于心灵里的造语形式。口语给出来的诸如“我”、“对面”、“给”、“大”、“长”、“不”…… 这些词在出口之先就在我们意识中存在的先天显化,属于意识先于任何经验规则的先验直觉。如果没有意识空间预先给出的某个原发起点或最初界限种子所内蕴的常规,我们就不可能有任何可表达出来的语态。意识既可以对自己意识分出一个对象来思考,意识也可以把造语的先天禀赋,转化成可以公共理解的后天语言规则。特别是口语诗中的音节、音素、顺口感、语气、语韵、短句结构……本身带有的先天内化的那种外显样式。我重申,口语的先验本源是与意识的居间本性,一起发展的。比如,口语诗里的直觉既有预测性的洞见,又有直观式的超逻辑性。直觉不是外部的各个表象留在意识中等着被反应的东西,直觉中隐含的感觉成分材料,本身就自带着先天的意向源,它不需要展示出什么对象的表象来完成一个奠基。它的直观直接得几乎不能用任何表象的空间来显示。口语里所预含的先验内容可以超出经验。
亚里士多德说的“口语是心灵的经验”和我说的“口语切近先验的原启”两者之间,存在某种相互预含。口语与舌头的关系本质是先验给予经验的关系。
“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
(尼采《尼采文集》

“鸽子在人群里散步
在我读诗时它们飞过天空
翅膀啪啪击打风与白云”
(周瑟瑟《渡渡坎》)

“我是一个新人
站在死者的空间”
(周瑟瑟《头发蓬松的女人之家》)

“大海也无法回答
今天的死亡之谜”
(周瑟瑟《在智利的海岬上》)

我要说,人既是先验的存在----它有着,并通向思辨范畴的对象,又是经验的存在者——它观着,并通向对象客观性,二者的中介是先验-经验一体化,即具有感性经验直观和智性想象直观互相依存层次的双元同一关系。它们不是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而是两者呈交互的各有各暂存的直观对象,并且都在思的生成的过程发生维度上得到了存在上的关联。经验只能在经验的界面上确定先验,但不能代替先验的再先验化。而先验也只能在先验的界面上确定经验化的先验。

9.  简语最极端的可能性就是意识最极端的可能性。

我必须说,简捷的形式属性也可以代现事态的一个特征属性。最简单的语句也在做出命题,也对应了一个最简单的事态的存在。因此,简语在由意识开启出来的新形式空间里,找到了它的表现位置。简语显示了它在本我中所裁剪掉的超我成分,这在本质上还是很复杂的过程。一切简语的演绎都是先天的。
就像简语中保持原状的实在性,只在于简语中存在的表达事态。我料定,既然诗人自我秉得的简语样式,能够完整的呈现出一个推进的意指,而不是阻碍了意指,那么该简语的以简寓繁就必定已经预含在某个事态对象里了。
极简包含的一切和一切包含的极简,共同包含着空的实。

“我的邻座
坐着一位中国僧人
北极之上
就他一身绛红”
(周瑟瑟《北极》)

“家乡是河上游无数村落中的一个,坐落在山那边的蛮荒里,那里的古波斯语还未受到希腊语的影响,麻风病也不常见”
(博尔赫斯小说《圆形废墟》)

“白云的自由
就在我身边”
(周瑟瑟《白云苍狗》)

“那个流动的摄影师又回来了,他已经明白了这世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大”
(马尔克斯小说选段《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10. 简语是一个自足的语言内部系统。

我强调,在简语的意向内部,只有一个意指事件,它要么存在,要么不存在,没有中间的状况。
简语之所以取消句子前后的逻辑限定和修饰置造,目的在于只剩下词与词的原材与原材之间的网系,由这,可回到语言的纯粹元素本身。语言的元素聚集,代表了事态的本我聚集。口语对简语的原发是一种突现的转置方式。简语通过对词的减少,得到简体语态中被完全浓缩过的无穷事态的信息核心。所以,简语的词法是动词主导句的词法,而不是述谓词的推演。简语用动词来遮蔽理性名词的在场。因为理性不可能代替尚属直觉的东西。
“你长年生活在
雪的反光里
你在雪的镜中
呼喊汉语的雨”
(周瑟瑟《安第斯山脉的雪》)

“只能找到寂静和凄凉。这幢房屋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
(博尔赫斯小说《图书馆》)

11.简语是心灵感应的影像。

依我说,简语的自然律不是故意说出来的,而是它自我显示的。
简语改变表达,在于改变表达的界限。简语决不能通过对短句的直接阅读,就能马上得到全部意义。而是要靠阅读时产生的瞬间互助感应所生成的直觉立义才能读通它。表面上,简语的空乏字面读不出什么妙观的东西,但读它时,简语已经支配心灵发生了要寻找某物的感应,并让心灵自行产生了立义的无遮蔽状态,最后用心灵对音节和字形事态的主观体验,把某种立义有可能还没有置造出的未知部分,从思维的遮蔽方式中脱离出来。读简语诗必须要透过局部的文字,而用心灵去感应全部还没有显出的状态整体。

“船长驾驶一整只鲸鱼鱼骨
水手呢
水手端来聂鲁达汤
加勒比海
浸入了舌根
罗伯特先生
晃动岩石似的头
我们坐在鲸鱼体内”
(周瑟瑟《太平洋餐厅》)

“枣黑色的马
望着我们跑过村庄
雪山在右边
越退越远
黑岛,黑岛
我未知的岛
飘在前方”
(周瑟瑟《去黑岛》)

12.简语有最终的语言规定性。

只有论证表象思维,才依靠修饰方式带来复杂语言的置造。我意思是说,与散文复语结构的语句相反:简语,让感官与思想二者刚一萌生出原初的灵魂,就天然而纯尽的合生在一起,并寻找着、代现着同样也是纯尽的被思想去掉了杂质的那些事态。人类最简化而直明的最单纯的始祖意识,实际上已经包含了,这一简化而直明所预含的的最终它预设自身无限的若干有限包含。
“还不到黑岛
我们拐入一条
林中路
山谷下树木茂盛
传来溪水声
蜂鸟飞过
在半空吹了一声口哨”
(周瑟瑟《托托拉尔小村》)

2017年9月

  陈亚平,独立学者,内意识空间哲学的创始人和诗化-哲学文论的代表。著有《内空间意识论》《生成的哲学》《过程文学论》原创学术著作。学术文论见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符号学论坛》《前沿理论与研究》,及《亚平哲学空间》专栏。2015年受邀于美国过程哲学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美国克莱蒙大学“世界过程哲学论坛”。2016年学术研究成果入选《第一届文化与传播符号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文集。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