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未来之力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9-06   

未来之力

乞讨生活者从不挑三拣四,
而从政者往往会以满足
个人特权变得疯狂。少年
诗人荡气生云层,中年寡淡,
老年唯有智慧牢固。青年,
血气方刚的样子,摘取
桂冠毫不留情,任性、高远。
他们工作,不比卖菜大妈
高尚多少。我特别崇拜她们,
在那一溜烟的功夫,她们的
菜摊子像一个百宝箱,变出
一拧就滴水的小青菜、芹菜、
空心菜和挤头挤脑的胡萝卜、
土豆。它们永葆青春,得益于
爱。爱是弄虚作假的表象。

爱是图利,图一时轻快。
当泛泛之爱在他人口中吐出,
爱是讨生活中的一个缩影。
设计房子的设计工程师,
在白纸上费尽脑筋,用线条
绘制自己内心的迷宫,以及
令人信服又费解的虚景,
而叹服他们的泥工、扎筋工、
搬砖工,通力合作,像一个个
淘气的孩子们在哪里堆积木。
当有泥石流和特大地震需要时,
这些庞然大物只好拱手相让。

人们就像黑蚂蚁一样工作,
辛辛苦苦的工作,换来的
是一个洞穴。不一样的洞中,
生活着的人群也不一样。那
不食嗟来之食的人,了无踪迹。
那受制于人的人,拼了命
还是所得甚少。有时我想。仅仅
是我一个人吗?我们为什么
要出人头地,为什么要工作?
工作中的日常,相互促进还是
逆袭。我们建立寺庙存放善,
屋脊存放骨头,天空存放灵魂,
那我们自身安放在哪儿?

一群没有精神实质的寄存者!
山水被我们占用,欣赏,污染,
清洁工不清洁。灵魂高远者
从不待见我们的天真与无邪。
肮脏的灵魂污染了光与氧气,
从文明的字里行间,从音乐的
节律中,缓缓地渗透出来。
树,本质上未被污染的本体,
水的源头和精神建设者的家园,
都一一被格式化了。白云也
不那么白了,蓝天的真面目
是被污染过的光的折射。

一种不安分的工作,从未间断。
光避开冻雨,直指人心的乌黑。
石心也已被熏得利令智昏。
草的心腊黄。手推车上的婴儿,
裹着洁白的遮羞布,晶光
能分辩出我们的良知。我们
没有良知的,连最简单的工作,
也弄复杂又似圈套。我们把
自己套牢,还要喊来陪葬。

一首好诗、一个句子、写诗人
的年谱和祠堂,和我虚度时光。
当黄昏之光笼住前面那座山,
有着一千年文化传承的袁山,
它开始喊我,它以很特别的方式
邀我入行。我不能脱离他们,
那劳累了一日或清闲了半日的
失足妇女和打非警察,他们
受了邀约。他们肩上加重,
他们肩上有担子。他们有着海
一样的胸襟,有未来之力。

此刻,有私人领地在开拓。
那米黄色的海滨浴场,
巨大的人工淡水湖,它们
离不开苦劳工,这些劳工
黑得掉渣,是最可爱的人。
而我们这些号称自己是人的人,
早已成了精神上的贫困户。
肉身越高雅,内心越苍白。
我们记录自己优越的生活而
从未挖掘内心痛苦的根源。
把一首小诗写得玲珑剔透,
用虚假的材质,甚至采用
欺骗性术语(无中生有)或
阐述寂寞的自我而多卖弄身子。
我知道,这样的诗不受青睐,
决不。因为诗的既得利益者
受到了控制,除非你远离?

我只为我写作,我非人类?
这不是一场均衡的较量,
我的主战场早已遭到了暗算。
但是,请相信我,无论我走得
多慢,还是一头栽倒乌泥里,
我没有天赋的写作始终如一。
我对视黑暗,黑暗溶化了我。
我对视光,光穿透眼睛扑向未来。
我的工作和多数人的工作一样,
并不比那些动植物的缄默
高明多少。

我所处这个伟大的世代,
它所承受的科技力完全可以
N次的彻底毁灭。我们表达不了
我们的意愿。我们浸润古典,
又未必真古典,反而是借古典
大肆宣扬自我陶醉的能力,
昭示崇高理想。此刻,我看见
这些钢铁森林变成尸骸,
它们轰然倒地的瞬间风起,
掀起了几十米高的巨型海浪。
欧鸟在浪尖上惊心动魄地飞跃。
一队人马(刚刚喝茶喝出味儿的)
救世主(他们自称耶稣的圣徒),
萎靡不振地从大街上走过。
军火商趁人之危拿走了高尚。
小偷(包括明星、腕儿和大款)
他们迫不及待地撤出祖国。

我来到喧哗与寂静集散地,
随我而来的雀鸟蒙在鼓里。
我准备了下落不明的理由,
而它的同胞正在专心一项工作。
我拣起一截前人折断的松枝,
奋力扫除阻滞我藏匿树洞的蛛网。
那称之为喧哗的昆虫之音,
也渐渐平熄了阴暗的怒火。
雀喉灌满了铅,它有罪吗?
它曾被供养于纳税大户,陪它
玩的小狗奇奇正在赶往教堂——
我不断地调整自己的恐惧感。
死亡和草屑时时拍打着肩膀,
一首诗由一条蜿蜒小径去完成。

三十年,世界对我一无所知,
我所受蒙骗和眶瞒过于小?
渴望变成一条虚无的子午线,
延续着香火,理想过于僵硬
和教条。泥沙俱下的时代,
有人因看穿而获得了荣誉。
有人在大海里游泳脱不了身。
我们的工作简单又粗暴,
飓风的工作送来凉爽和腥味。
月色遮人耳目,令树木动荡。
在冷雨中相抚寂寞的心。

一棵是思忆年华的榕树,
一条是逝者如斯的河流,我
曾多次受到它们的洗礼和冲击。
先期到位的女眷,冰清玉洁,
脚尖声吵醒了熟睡中的树叶。
万物都在到达既定的位置,
你我的爱情、宿命也一样。
不要怀疑执政者的执行力,
更不要书写成功人士的传记。
将来一样可以想像今天的
幸福生活。对话飞逝的灵魂,
城市缩小或扩疆,都是人类
游戏大厅举行的对自然界
的残酷杀戮。

2017-9-4
[ 此帖被唐颖在2017-09-10 11:23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