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9-04   

诗圈

其实也就是个侃大山的圈子,
圈子里牛啊羊啊马啊骡子的,
声色不一样但所愿指向纯诗。
诗在中国吃香,在瑞典算是垃圾。
邀请人,举办方,名诗人络绎不绝,
一个圈子灭了,又倍增了十个。
当诗的初衷值得怀疑时,已转行。
作为当代诗人混得最差劲的那一个,
我还是有一二个这样的圈子的,
推三阻四的他们从不约谈我。
诗是天国一粒神秘的火种,更是
人间一剂无用药,它并不专治谁,
但治好了我的偏头痛。

2017-9-3

爱爱

蜻蜓点水好美,
但那是要作出牺牲的。
有多种动物爱爱后
会把另一方吃掉,
唯独人不会,
人是星球上的猎艳高手,
几个回合就人满为患。
无味者进了寺庙,
色者永不餍足。
谓之传宗接代的高潮,
把人变成畜生。
畜生能做到的,
人反而嗤之以鼻。
阅此诗者必定有性的介入,
否则他的洞察力
和卖点会失去价值?然而,
此诗从我腹中来,
在浮肋的疼痛中奔跑,
就显得人的海绵骨
不那么坚韧,
反会好高骛远。

2017-9-3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