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自贺五十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8-31   

自贺五十

有甘醇的汽油味,
乌鸦在白天鹅的翅膀下穿过。
灰麻雀在草梗上跳、跃。
牵牛花缠住木芙蓉,
一条贵妃犬在哪里撒尿。

垣上卧着爬山虎。    
靠西墙坐下,
黛青色扶手贴着我的
黝黑胳膊。高低不平的青峰下,
大江的弯折处,立着文殊庙。

小时和文殊菩萨玩,
不懂什么是神威。
看见父母烧香,供奉祭品,
不以为然,趁大人不注意,
拿新鲜的果子吃。

有一次被守庙的
太爷爷看见了,
到母亲面前告状,
饿了晚饭。后来太爷爷的
小儿子也偷吃了,母亲说没事。
我气得不行,

约了二个小伙伴
去拆文殊菩萨的金座。
没过三天大病一场,
差点死掉。母亲卖掉了唯一
一头从贵州买回来的
瘦得只剩皮包骨头的老耕牛,
我才鬼门关拣回一条命。

时光如梭,转眼五十。
文殊庙已不是原来的小庙,
早已被先富起来的人
修得金碧辉煌,宏伟高大。
每天有进进出出的的人
去那祈求平安和福寿。

然而,在这慢长
又短暂的五十年间,我从未忘记
那时的苦与乐,母亲教我
与人为善,敬畏菩萨,
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至今未曾改变。

2017-8-31

[ 此帖被唐颖在2017-09-17 19:41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