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流峪》等6个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08-25   

《流峪》等6个

流峪

飞车带来了飞翔的快感,
离飞峡已不远!再飞,
就要飞出天外。
左寻右寻都不见,
飞瀑匿身进了云雾,
空余一道湍流。
在古远的栈道之侧,
骤风卷挟着漩涡,
吹落山脊上的豹皮。
霎时,山岚更其升腾起来,
悲情在峭壁间悄然弥漫,
层层错落,也无止息。
瑰伟的山体开始动摇了,
也再无忌那斑驳,
都任乱石纷飞,
瞬间如轰然坍陷的石海。
巨石早也飞溅四处,
在天地崩裂的一刻,
纷纷坠下惨烈的残躯。
但转瞬,又无比地谧静,
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
那虚惊一场的鸟群,
又在自在地飞舞。
而非一味颤栗、溃逃,
哪怕又一场山雨,正欲赶来。

            2017.8.20.




滚石

它在大梦中醒来。但已不是它,
而只是面目全非的一团火、
一个十足的巫术。

它被肢解与凌迟,虽上帝
并未判过它死刑。
之前是山峰上昂扬的头颅,
之后也仍愿是。
“叛逆的异端?”它绝非如此。

所有曾被人们视之为图腾的,
都将遭万神妒忌。
是邪恶颠覆了它,
是高拔贻害了它,
当粉身碎骨时,它还赞美着敌人。

在它越来越变得瘦削的身体里,
除了一场巨震,再没有什么可教会它
泣血的痛笑,于空空山谷间。

                2017.8.20.




丑石

浑然也无形。无口,无鼻,
无心,也无肺。

怪胎一具。生而为废料,
只配荒芜。
与杂草枯木为伴。

却庞然,也还像极巨兽。
自有沉闷的喘息,
并不轻易外露。

深情从来不肯示人。
若偶遇一个离奇的呆子,
未必不会相爱。

——因为他已贪看太久。
怔怔地,时而怯怯地,
他窃笑着,似曾找回了最美的自己。

                 2017.8.20.




雨雾

涧口,依然有人静静在等。

可我们已深入腹地,
半日之久。
鬼混在一个鬼天气里,
山歌都走调了,
也未赶走寒霾。

像着了慌的蚱蜢般,
我们蹦跳着,
踏越水洼。
风吹过额际时,
冷飕飕地,如箭簇。

细雨占领了整个峪道,
迅雷也不及掩耳。
茫茫前方,
迅即凄迷一片。
我们最好盘伏在山腰,
一动不动。

那些来自远古的迷雾,
包围着周边。
我们惊异于回到前世——

雨水已经望不到了;
山岭背后蒙眬的恋人,一直没忘。

                2017.8.21.




处暑

魂最好莫失在风中。
落魄也莫落雨。
也再莫惊心。
天气凉了。

渐渐有了秋意。
在额上,在颊上。
在唐宋的诗卷中。

无须再受酷热的煎熬。
只自备一件薄衫。
拂去尘世的霜。

       2017.8.23.




致蓝田猿人

你珍贵的牙齿有洪荒之力,
永无朽烂。自茫茫远古
埋藏至今,依然狰狞。
你啮咬过的树叶却已消亡
在岩层之外,所有屠戮
似乎都被历史省略了。
(但你知道世界多么残忍!)
百万年前,你只与猿猴
最为近缘,眉骨高隆
而下颌前倾,奇古的面貌
惊坏了山岭上的所有野兽。
虽你直立的身躯,傲然于
寰宇之间,但翻越秦岭
仍是艰难的,在大山面前
你显得尤其渺小。嗥叫声
并不能传出很远,以吸引来
足够多意图交配的同类。
由此,你回到了蜗居的洞穴,
用石器削刮着不屈的命运,
并任熊熊篝火去烘烤干
周身潮冷而蓬乱的毛发。你——
我赤足的祖先哦,曾于梦中
如幽灵般闪现,硕大的双乳
摇荡在混沌的天幕里,粗陋
而充满生机,为整片土地
带来巨颤。我逼视着你仅存的
那具颅骨,并非想真正回到
你的时代,只想更深地探究
你所遗传给人类的坚毅与
孤独。而我是你可疑的子孙。

             2017.8.25.
级别: 论坛版主
1楼  发表于: 08-25   
回 楼主(边围) 的帖子
来读边围兄大作!秋安!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08-25   
越写越精道!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09-17   
读到了一种孤独,好,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09-19   
状态神勇,真不知哪来的猛药。云需怒力。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