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死人如此苍白入手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8-22   

死人如此苍白入手

拱形穹顶下,
一圈诗友高谈阔论,
高杯中的菊花卷曲又舒展,
饮者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的真才诗学随痰沫飞至
窗外那昏昏沉沉的暮色。
又暮色探头进来,问。
“你们该讨论下一个死人了。”
那些死去的风格独特的世界诗人,
是他们争风吃醋的对象。
如卡瓦菲斯、史蒂文斯们,
他们总是先拟订头衔,
竖起牌匾,然后才开始。
又如陶公,李杜,小李杜,
他们小心奕奕地互相征询——
“他们得益于他们所处的伟大时代。”
暗中,有人掐灭烟火。
有人揣测,如此“诡异的诗”
竟然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
唏嘘不已的他再次沉默如铁。
与死人对话,把死人请出来,
都是这个时代所赋予他的
特权——及其苍白的特权,
连他自己都信了。

2017-8-21
[ 此帖被唐颖在2017-08-23 14:06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