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钟表集(八首)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08-05   

钟表集(八首)

钟表集(八首)


@锋利的钟表

在它腹内,没有人怀疑
它指针的尖锐与锋利

那匹倒在海滩上白马,流出白雪
那轮越削越细的明月,又瞬间被鼓圆

所有裸露肠肚,大街上走路的人
他们一半和另一半,拖拽,摇晃

切口如此光洁,感觉痛苦的人
怀疑着他的痛苦。合拢着他的怀疑

但没有人怀疑
它的尖锐与锋利

地上沟壑流出水银,可以佐证一切
还有这件枯树上披风


@差异的钟表

“时间,有的尽是差异”钟表师,拿起
一只刚送来钟表说。他戴上他的放大镜

“你看见什么”我问。他犹豫了一下
——“我看见它们,还未发出的声响”

“还未发出声响?”“哪它——
是块新表?”“某种程度来说,它是新的”

钟表师,停下他手中活计。他眼睛
像钟表深邃,像钻石发光,他看着街道

上的人。“你能重新,帮它找到时间?”
“我不能,孩子”“我不是万能的

上帝也不是”我不敢再问下去,我担心
他会因此深究。除了提上帝,他更多

是个快乐的人。这老头,在失去
所有亲人后,他仍把,每一送钟表

来给他修的人,都看作他的亲人。而我
在他这,跟他学习时间要义。自他在一天

——酒后,在街上,捡到三岁的我后


@月台上钟表

它在这多少年。知道的
都同它的设计师

一块去了天国。钟表师
从火车上下来

黑布蒙住双眼。他手指
熟练,面容苍白

这是它喜欢的。它享受
着螺纹巧妙,以及螺纹的

力度精准。月光,撒在
零部件上。一件件被拆下

的金属花瓣,在祭台上
幽光散发。岁月磨损,它

越发显得神秘,和零预测
不会有人知道,为什么

它从不出差池。这些年
拖着它斑锈的铛铛和卡塔

记住,每一到此,和离开
的人,神


@钟表爱情

时针追赶秒针。一次相遇
一次错过。终于佛说:别追了  

你们,不在同一速率
可钟表师,有不同意见

他固执,让停下分针继续奔跑
让逐渐加快的时针,慢下来

没有什么,能与内里时光分裂
若我,爱上尚未出世的你

若你爱上,已渐远逝的我
请坚守,你卡塔卡塔的脚步

说不定,下一秒我们就会再次
相遇。下一分,我们就,错过


@词语的钟表

“我们一次次解构,分散词语”
它们,在月光的祭台上反光

它们,在裹尸布的河流里洗沙
熟练的钟表师,把他的钟表

凑近他的耳朵。他听出来了吗?
这时代,这词语变化,这构建

这,永恒不变的真理,诗意
偶尔,变作入口即化的奶油

他忽然瞪大,他眯着的眼
他忽然听到一种有违于上帝的

声音。有人在现场,脱去面纱
有人褪去汗裤,是那般美妙美妙


@空白的钟表

没有指针,没有面孔
他超乎平时的次序与混乱

空余与空白的迷雾
笼罩着纸上尸首,它们

有着惊人诧异纹身。你
准备好了吗?那些,前辈

留下岛礁。如果,你有
足够勇气,和想象。你有

足够——忠持。那么来呀
我们走上这条未知的路径

就像鲸鱼,飞上天空,大象
消于无形


@被遗去的钟表

在死亡霸占的居所,他带走一切
唯独留下他的心脏,在这堆

高过他的黄纸屑中。阅读,依然
可以听到,当初那卡塔卡塔的声响

在地板上。反复,有人走近
白日钟点,融化的,是无尽夜晚

的冥思,幻梦。所有仙去的肉体
空壳,那曾经辉煌一世,孤独一时

的钟鸣。此刻,都化作眼前
这蜘网上滴露,手指上,唾液

拒绝死亡,就像拒绝一场骗局
而不可信。他在我卡塔卡塔的心跳中

嘲弄着我的诠释。“除了傲慢
你将一无所有。可钟表——不会”


@永动的钟表

“究竟有没有那只手?”纯银的手
在上帝的荷花塘中。它曾推动点醒过

我们迟钝,呆滞。我们灵魂在我们
肉体中,获得超导的力量。它的突变

意味着神的产生?这破烂钟表的
结点竟可忽略。暴君们做过同样的事

而那些,从断句混沌中解放出来因子
是我们从未见过的蝴蝶,它们依然

栖息在古老的因果大树上。它们的忽然
飞去,是由于月亮的皎洁

流水的光亮,钟表深处的暴风来临
那些沿着想象,幻想,反思的人

才是这世界的原动力,原创家
在上帝的荷花池中。他们是这样一群鱼


[ 此帖被云垂天在2017-08-05 23:43重新编辑 ]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8-06   
说不定,下一秒我们就会再次
相遇。下一分,我们就,错过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楼  发表于: 08-07   
写的好!思路清晰,用笔沉稳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总版主
3楼  发表于: 08-25   
手法多样,又见云兄另一种笔触,欣赏。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