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自选诗十一首
级别: 圣骑士
0楼  发表于: 07-31   

自选诗十一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设置为精华(2017-08-02)
1无名潭

我住无名潭,潭在心中。
我们彼此依赖共性而生。
虽说那些诬陷和攻击的坏词
早已存在,但谁也没用。

潭有一个大气场备我使用。
我是否也能接纳或把胸怀打开,
唱《离歌》之孤词也只是
你我能听懂的,万物皆薄情的。

让那些洄旋物看见我的晶光,
用舌尖舔我,苦涩又震颤。
而我的喉咙百倍于它们的岑寂,
每次转身都加重了潭的回响!

2017-5-3

2救赎

春,他越往山上越冒冷气,
白雾堵他(一条荆棘
又荒芜的路),因为回眸。

他需要回眸这些树球,
这些主动又被神选中的山果,
因饥饿被白雪埋的蹄印。

他忘了山下呼唤的母亲——
正托管那一碧园的
白菊与红梅、野鹤与松竹。

一头搁浅的小领头鲸,
一片奇异的花草映衬星空,
那是小妻留下来的绝笔——

路是没有尽头的,
而心灵的救赎往往尽可深入。

2017-2-16

3春亭

至坳,有亭扑满常春藤。
一对蝴蝶受到惊吓而失配。
挪身数条裂缝的东南角,
细观亭壁,一裸妇睡莲中,
几个持蒲扇的仕女闲歇。
亭棚着山水,黑比白浅。
不见渔钓翁,但见苇渡阔。
亭外有翠色,白云常抱恨。
东风肆起,松涛由远及近,
细听有马蹄踏铁桥而来,
更有无数金戈击碎亭南
清澈的流泉。他养神之际,
一白老在亭西柱石旁说。
“你盛名已负,该退场了。”
他欲究问,白老倏然而逝。
他即起身退出,抬眼
见春草攀高处,壁面正刻
“春亭”二字,隶书也。
2017-4-9

4人子

人子莅临黄昏,与圣母谈起,
周游世界的烦忧与反复。

日出给予他新力,月升又闭会。
与自然之较真,始处于不睦。
与凡夫俗子反擦出火花,何故?

圣母不语。示意他多嗅嗅肉身。
人子呕吐,污秽遍地。
“黄昏之谜,如何破之。”圣母问。

搜肠刮肚的人子不知圣意,
茫无头绪又不忍追问。圣母拂袖,
割下一缕青丝消逝于青灯中。

这些即将回归大地的新俊呀,
又如何收买黄昏那高贵的魂灵!

2017-4-11

5中秋

一次偶然,绿化带上,一片小白花开了,
是那种条状的散开,严格意义上它不是花
而是一种草本植物,株形很小,白条状形花朵
更小,但规模大,一片一片地开,远远看去,
更像一大朵絮状的白云。我知道,
中秋节快到了。

九一年,在父母的努力下,我们兄妹四人
亲手制砖烧砖,然后做新房子,每当
夜幕降临,大家都筋疲力尽的时候,墙角
一片小白花突然开了,那种惹人喜爱的
样子,凉风习习,它们是那样的活泼、乖巧,
大家的累好像一下子就散了。

6文学口味

我们都有一个“文学口味”。
她吃掉我们仅有的年龄,
仍不满那金黄色的记忆
或慰藉,时儿像一阵风,
飘渺去又转瞬而来?

时儿像一阵雨倾诉。
风雨不是我想要的果实,
而我轻而易举得到它一一
有时,山坡溢满了诗意,
我们在城市购置坟墓。

我们若隐若现于尘世?
坚果长在诱人高枝无神助,
你别想瞻仰它的真容?
当字词句在我们手中反复,
深度失眠者也会苏醒?

这“文学口味”似一口深井,
我们从中挖掘真善美,
我们也取走欺骗和暴虐。
那曲折向上的梯子,它
胜过跌宕起伏的深渊?

2015-3-28

7悼父诗

他扶着白云,听金色鸟鸣。
这了不起的祈祷声,
深宇为之憾动,巨球翻滚!
这些即将获得的自由!

任何尘埃都不能蒙蔽,
那怕深渊之锥,广阔之钝,
失去父亲的痛苦无法受用,
只有让灵魂跃出界埠!

那些沉默者中的少数人,
他们挖掘深藏的秘密一一
死亡:擦亮它,显示金光!
自信者越来越寡言,冷静。

他不是在使用词工,而是
金句包裹着心扉。那些
咆哮和承诺者都将失去,
天庭准备了地狱,崭新的!

为之颤抖的巨球,为之
铺陈的深宇。这白云的忏悔,
江河的泪崩,诗文的哀道,
而自然规律又不可辜负!

这白云般的灵柩,涌出
珍珠。他的痛苦源于生活。
这单纯又复杂的责任,每一个
生命个体都是恒久持有的!

他不再爱,不再需要。
父亲长眠此地,无声胜有声。
我们曾经共用的床、春水、
稀粥,都会雕刻成艺术!

2017-3-29

8觅瓷

映在一片矮山丛中的孤院,
它古典、方正、隐秘的身世
令我们吃惊。红土夯筑的围墙
一丈有余,墙头骑满了紫藤
和爬山虎,几株高大的枞树、
栎树枝繁叶茂,荫下,小池子
若隐若现,余荷、水草占用了
池面。一只翠鸟留在枯井上,
在我们的喧哗声中岿然不动。
不远处,有一处清朝小窑址,
厚厚的落叶埋了一层又一层,
在阳光与风力的作用下,那些
散落、细碎、不规则的青瓷片
露了出来。急于想寻找一些
完整的,有山水画、人物画的
瓷片,在这个仲春时节,我们
一无所获。梁木、花窗和雕板
遗落其中,一个石狮子身上
踏满青苔,廊檐下筑起燕巢,
那些低矮残破的栏轩挺身而出,
在阳光下闪烁其词,非常动容。
我们置身于这座没落的院中,
并不觉得委屈,反而自豪得很。
午后,我们有条不紊地退了出来,
还小院一片清净与自然美。

2016-3-22

9野炊诗

午后,青烟迥回在壑间,
远看它幻变成青龙的舞爪。
而我正手持那些残枝枯木
往露天的石灶里迂添,填塞。
间歇,看青翠铺展,白云高洁。

歌者肆无忌掸地穿越涧溪,
遇麒麟而不怯。

在这个远离城市喧哗的静地,
那些纷至沓来的事情统统不见。
树木的摇摆恰如其分,
微风荡漾且不据小节。
正值初夏蜕变,暮色紧箍山廓。

众人纷纷掏出浊事,旧痛,
放在这清明又孤远的草上凉一凉,
待那些心头之乌褪尽,杀绝,
他们便把它们重新收集与封存,
归到再也不会翻起的一角?

此刻,灶中火旺,哔啪炸响。
那被铁铲翻炒的豆荚
和被沸水滚碾的鱼身,
无一不在这黑锅里呻吟,踢腿
或高喊“不要煮了我”。

极远,是一组牧牛归山图。

2017-6-19

10大轮回

我看见大轮回正在夏空闪烁。
硕大的草莓深红,我来到千年银杏树下,
暗月被我握住,
黑红灵芝从树屑上涌了出来。    
有蛇瓜从藤架上垂下。
美人蛇藏匿水箱。红杉极瘦。
无字碑倒置明月山湖畔。
温泉从地底下数千米深处喷出,
那些从未眨眼的流星,此刻已安睡。
今夜无人领唱清风颂。
唯虚无与我对吟烦恼颂、圣水颂,
大轮回别转洁白的身子,
在含情脉脉地回味。药师谨言慎行,
江山博弈已始,政局迷离,
我不得不使出蓝色杀手锏。
夏夜这般迷人!我且使用裸身相欢!
乌黑的山嘴送出凉爽的爱恨,
竖琴告别乡恋,雨燕从栈道中来,
那些夜香持有者,
在荡气回肠的夏风中宣读信仰。
此刻,大轮回安详!
这是他此生之福。用最爱驶往胜地!

11黄昏公园

百竹园迎接我和孩子,
在金云与翠绿间漫游。
近山空朦,夕阳西坠——
孩子们都藏了起来。
娇羞迈着轻快的舞步。
我在三块大卵石、
二排花廊下停留。
清淡的竹叶、竹节
散发沁人心脾的香味。
桔子花、橙子花浓烈弥漫,
白色和棕色小狗
撒着欢。花岗岩上,
菊花呈现形貌不一的姿色。
身心疲乏的愉悦里,
那瓦蓝瓦蓝的湖水——
一架航模横空出世。尘世间,
总有一个人喜欢你、爱你,
发现才是我的生活,
那怕不相认相识
相待见。恰如此遇,
在这曼妙的氤霭里,
我又何尝不是高山流水?


[ 此帖被唐颖在2017-07-31 16:42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8-05   
有的古朴而风趣,有的智慧而愚钝,吾一直惊叹兄之笔键。
级别: 圣骑士
2楼  发表于: 08-07   
回 1楼(云垂天) 的帖子
谢云兄夸奖,兄的诗诙谐风趣,值得学习!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