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弹蓝色吉他的人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2016-10-06   

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弹蓝色吉他的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姜海舟 执行加亮操作(2016-10-06)
弹蓝色吉他的人
               华莱士史蒂文斯/九生译习

I

这个人躬身于他的吉他
如裁缝的一员。日子是绿色的。

他们说:你有把蓝色的吉他,
却没有弹奏它如事物所是。

这人回答:如其所是的事物
已在蓝色吉他上改变。

他们又说:但你必须,弹奏
一支超越我们,却又属于我们的曲调。

一支蓝色吉他上
完全让事物如其所是的曲调。

II

我不能带来一个完满的世界
尽管缝补,我已尽己所能

我歌唱一位英雄的头颅,巨大的眼
长着胡须的青铜,却并不是人

尽管缝补他,我已尽己所能
并且通过他已几乎抵达到人

若弹奏小夜曲能几乎抵达到人
却由此,错失,如其所是的事物

那么可以说是这支个人的小夜曲
在将蓝色吉他弹奏

III

哦,但请弹奏第一号人物
将匕首插入其心脏

将他的大脑置于木板
并挑出刺眼之色,

将其思想钉在门上
它的翅膀向雨雪展开,

将他的生活敲打,嘿,嚯
让它滴答滴答,转为真实

撞击它,在野蛮的蓝中
激荡琴弦的金属……

IV

如此即生活?然后:事物如其所是?
在蓝色吉他上,它选择了自己的方式。

一百万人在一根弦上?
以及他们存于物中的所有行为。

所有的行为,正确以及错误
所有的行为,虚弱以及强壮?

这疯狂情感狡猾的叫喊,
如秋日空气里苍蝇的嗡鸣

而那即生活,然后:事物如其所是,
这蓝色吉他的嗡鸣。

V

不要对我们讲述诗歌的伟大,
或地下摇曳的火把,

或光亮点上的拱顶结构。
我们的太阳里没有阴影,

白昼是欲望,夜晚是沉睡。
任何地方都没有阴影。

大地,于我们,平坦而裸露。
没有阴影。这超越音乐的

诗歌,必须取代
空洞的天堂及它的赞美诗,

诗歌中我们自身必须取代他们,
即便在你吉他的震颤里。

VI

曲调超越我们如我们所是,
却无事物蓝色吉他改变;

我们自身在曲调中如在太空,
却无事物改变,除了此处

事物如其所是的地方,仅你弹奏
它们的地方,在蓝色吉他上,

被定位,这般,超越变化的罗盘,
被感知,在最终的氛围中;

最终的时刻,这艺术之思的
方式似已终结

当上帝之思如雾化露珠。
曲调即太空。蓝色吉他

成为事物如其所是的场所,
一种吉他感知的构成

VII

太阳,分享我们的作品。
月亮不分享什么。它是片海。

什么时候当我谈论太阳,
说它是片海;它什么也不分享;

太阳将不再分享我们的作品么?
大地会充满爬行的人们,

这毫无温度的机械的甲虫么?
而我是否应站进太阳,如现在

我站在月亮中,称之为善,
这完美,仁慈的善,

独立于我们,独立于如其所是的事物?
不成为太阳的一部分?只保持

远离,并称之为仁慈?
蓝色吉他上,琴弦冰冷。

VIII

生动、华丽、肿胀的天空,
潮湿的雷滚滚而过,

早晨依旧被夜晚淹没,
云层喧嚣地闪亮

冰冷琴弦里沉重的情感
向激昂的合唱挣扎,

哭泣于云层中,激愤与
空气里金色的敌人——

我了解我的慵懒,沉重的弹拨
如风暴中的理性;

然而它带来了要承受的风暴。
我弹奏出它,留在那儿。

IX

这颜色,空气里密闷的
蓝色,蓝色吉他

是一种形式,被描述却困难,
我仅是一个躬身的阴影

伏在箭矢上,这静止的琴弦,
待造之物的造物者;

颜色如一种想法,生自于
某种心绪,这演员的

悲剧长袍,他一半的手势,一半的
言辞,他意义的服饰,浸透

他忧郁词句的丝绸,
他舞台的天气,他自己。

X

升起最红的柱子,敲响一口钟
拍打充满锡的空洞。

向街道丢出文件,这死者的
遗愿,在它们的密封中保持庄重。

这美丽的长号——注视
他的靠近,一个异教徒,无人信任,

却所有人以为全都信任的人,
坐在漆亮的车里。

在蓝色吉他上滚动一只鼓。
从顶端倾斜。大声哭泣,

我在这儿,我的对手,
在你面前,正呼哨的光亮长号,

然而带着一丝痛苦
在心脏那,一丝痛苦,

为你终了的永恒序曲,
这翻覆人与岩石的碰触。

XI

慢慢的,石头上的常春藤
变成石头。女人变成

城市,孩童变成田野
波浪中的男人变成大海。

是和弦的幻象。
大海回返于男人,

田野诱捕孩童,砖
是杂草,所有苍蝇已被捕捉,

无翅、萎缩,但是生机勃勃。
不协和音仅仅在放大。

更深处,时间腹部的
黑暗里,时间在岩石上生长

XII

咚、咚,是我*. 蓝色吉他
与我一体。管弦乐队

将曳步的人们塞满高厅,他们
高如这大厅。这聚集渐弱的,

所有话语飞旋的嘈杂,
化为他躺在夜里清醒的呼吸。

我了解那羞怯的呼吸。我从
何处开始,何处结束?何处,

当我弹奏此物时,能拾得
那严肃宣称

自身不是,却又必须
是我的事物。它不可能是别的东西。

*译注:此处原文为法语,c'est moi是我

XIII

苍白浸入蓝色
正在腐败的苍白.....呜,我的天*               
蓝色的芽或黑褐色的花朵。满足——
扩展,扩散——满足于

天真的傻瓜式幻想,
这蓝色世界的

纹章中心,上百个下颏的蓝色光滑,
多情种的形容词炽烈......

*译注:此处原文为西班牙语“ay di mi”语气词
级别: 新手上路
1楼  发表于: 2016-10-06   
XIV

先是一束光,继而又一束,随后
上千束照射天际。

每束光既是星辰又是球体;白昼
是它们氛围的高潮。

大海附加它那褴褛的色调
海岸是压抑的薄雾之岸。

有人说起盏德国吊灯——
一支蜡烛足以照亮世界。

它使其清晰。即使在正午
它也在本源的黑暗里闪亮。

在夜晚,它照亮水果与红酒,
书籍与面包,事物如其所是,

在明暗交织里,
有人坐着,弹蓝色吉他。

XV

是否这毕加索的画,这幅“破坏的
积聚”,我们自身的画,

如今,成为我们社会的图景?
我坐着,变形,一只裸露的鸡蛋,

赶上丰收之月的告别,
却没看见丰收或者月亮?

如其所是的事物已被摧毁。
我呢?我是一个死人么,

死在食物冰冷的餐桌旁?
我的思想是一种回忆,并非在场?

那儿,地板上的污渍,红酒或者鲜血
或者无论哪个,是我的么?

XVI

大地并非大地,而是块石头,
不是人们倒下时搀扶他们的母亲

而是石头,而是像块石头,不:不是
母亲,是位压迫者,如

压迫者般,向他们怨恨他们的死亡,
如同其怨恨他们活着的生命。

去活进战争,去活在战争,
去劈断这阴郁的古弦琴,

去改善耶路撒冷的下水道,
去激发神像的光环——

将蜂蜜置于祭坛然后死去,
你们这些心怀苦涩的情人。

XVII

人有一个模子。但并非
它的动物。天使般的家伙们

说起灵魂,思想。它是
只动物。这蓝色吉他——

在它提出的爪子上,它的尖牙
清晰传达出它荒凉的生活。

蓝色吉他是个模子?是贝壳?
好吧,毕竟,北风会吹响

号角,上面它的胜利
是只蠕虫,正在根稻草上创作

XVIII

在一场梦中(暂称之为梦)
面向对象,我能相信,

梦不再是梦,是事物
如其所是,当这蓝色吉他

在某个特定夜晚的长奏之后,
给予感官以感受,不是手,

而是特殊的感受,如触碰
风的光泽。抑或白昼到来,

如悬崖镜像中的光,
从前世的海中升起*。

译注:此处原文为a sea of ex; “ex-” 来自拉丁语字根,有“以前”的意思, 如experience “经历” “经验过的"

XIX

我可以把这巨兽还原
我自己,然后也许就是我自己

面对这巨兽,不只是它
一部分,不只是巨兽般的演奏者,

弹奏巨兽般的诗琴,不是
孤独的,而是还原巨兽然后存在,

两件事物,合而为一,
巨兽的演奏以及我的演奏,

或者更好的,一点也不是我的演奏,
而是那种如它的智慧的演奏,

成为诗琴中的狮子
在狮子被锁入石头前。

XX

生命中还有什么?除了人的想法,
除了好空气,好朋友,生命中还有什么?

那是我信任的想法么?
好空气,我唯一的朋友,信任,

信任应是一个充满爱的
兄弟,信任应是个朋友,

比我唯一的朋友,好空气,
更友好。可怜的苍白,可怜的苍白的吉他......

XXI

一个众神的替代者:
这自我,不是那高处金色的自我,

独自,影子被放大,
身体的主,俯视,

如同此时,称作至高,
巧可拉峰*的阴影        

高悬于辽阔的天堂,
独自,大地之主,居于

此地之人的主,崇高的主。
人的自我,以及其大地的群山,

没有阴影,没有壮阔,
这肉体,这骨,这泥土,这石头

译注:山名; Chocorua; 位于美国波士顿地区;

XXII

诗是此诗篇的主题,
从这首诗流出,并

返回此处。两者之间,
流出与返回之间,有种

现实的缺场,
即事物如其所是。或者我们这样说。

但这些是分离的么?它是
这首诗的缺场么,在那里获得

其真实的外形,太阳的绿,
云朵的红,感知的大地,思索的天空?

它汲取于这些中。也许它也给予,
在宇宙的交融中。

XXIII

一些最终的方案,如送葬者的
二重奏:一种声音在云端,

另一种在地上,一种是以太之音,
一种是酒的气息,

以太之音盛行,雪中
送葬者歌曲的渐强

顿呼的花圈,云端
声音沉静、终极,之后

咕哝的气息沉静、终极,
想象与现实,思想

与真理,“诗与真”*,一切
困惑解开,就像在一首

年复一年弹奏的副歌中,
关涉事物如其所是的本性。

*译注:原文为德语”Dichtung und Wahrheit”,“诗与真”;

XXIV

一首诗如一本在土里发现的
弥撒书,一本给青年的弥撒书,

学者最为渴望的书,
特别的书,或者,少一点,一页

或者,更少的,一个短语,这短语,
生命之鹰,以拉丁文书写:

去领悟;一本孕育视力的弥撒书。
去迎候鹰的眼睛、并畏缩,

不是畏缩这目光,而是它的欢愉。
我弹奏。但这是我所思。

XXV

他把世界举在鼻尖
以这种方式,他甩出去。

他的长袍和标志,哎-咿-咿——
以那种方式,他旋转事物。

阴郁如冷杉林,液态的猫
在草丛里悄无声息地移动。

它们不知道草地的轮回。
猫生猫,草丛变灰

世界生出世界,哎,这种方式:
草丛变绿,草丛变灰。

鼻尖是永恒的,那种方式。
事物如其曾是,事物如其所是,

不久以后,事物将如其所是……
一根胖拇指奏出哎-咿-咿。

XXVI

世界在他的想象中被洗刷,
世界曾是海岸,无论声音、形式

抑或光,都是告别的遗迹,
岩石,带着告别的回声,

他的想象朝着世界回返,
它从那加速,一个太空的沙坝,

堆在云中的沙,巨人,
搏斗与凶残的字母表:

这思想的集群,这遥不可及的
乌托邦之梦的集群。

山一般的音乐似乎
总将坠落、并逝去。

XXVII

是染白屋顶的海。
海在冬日的空气里漂浮。

是为北风所造的海。
海在落下的雪中。

阴郁是海的黑暗。
地理学家、哲学家,

如此认定。但对那咸涩的杯子,
那屋檐下的冰凌而言

海是种嘲弄的方式。
冰山的背景讽刺

魔鬼,无法成为自身,
游走着变换移动布景。

XXVIII

我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以原住民的方式思考于其中,

天呐,并非思考我称之为我自己思想的
精神的原住民,

原住民,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如原住民般思考于其中。

它不可能是一种精神,流波中
潮湿的草流动

却被固定为一张照片,
风中枯叶飘零。

此处我吸入更深沉的力量
我言说、行动,如我所是

事物亦如我所想般所是
即是它们在蓝色吉他上。

XXIX

在大教堂,我坐在那儿,独自一人
阅读一份简洁的评论,并说,

“拱顶里的这些品味
与过去和节日相对,

外面,在大教堂之外的,
以婚礼颂歌平衡。

因此要坐着,使事物平衡
一点一点抵至静止之点,

说它所像的一个面具,
就要说它所像的另一个,

要知道平衡并非绝对静止,
面具,无论多么相似,总是陌生的。”

外形是错误的,声音是虚假的。
钟声是公牛的嘶叫。

而圣方济各会的牧师从未
比这丰富的玻璃中的更像他自己。

XXX

由此我应进化为一个人。
这是他的本质:这古老的傀儡*            


将他的围巾挂在风中,
就像舞台上被鼓荡的某物,

他的昂首阔步被研究了几个世纪。
最后,不顾仪态,他的眼

公鸡般立在根支撑沉重缆线的                
电杆横木上,缆线悬越过

奥克西迪亚,这乏味的郊区,
它全部的分期付款有一半付清。

露珠的晶莹,阀瓣的陷阱,来自
机器上有盖烟囱的炽烈。

看呐,奥克西迪亚是颗种子
脱落于这琥珀色余烬的荚中,

奥克西迪亚是火的煤烟,
奥克西迪亚是奥林匹亚。

*译注:原文为西班牙文“fantoche”;木偶、傀儡;

XXXI

雉鸡要睡多久,睡多晚
老板与员工争论,

博弈,构成他们滑稽的事务。
冒泡的太阳将要沸腾,

春天闪耀,雄鸟鸣叫。
老板与员工会听见

并继续他们的事务。鸣叫声
会折磨灌木丛。这里,

天空的博物馆里,没有地方,
给固守内心的云雀。雄鸟

会挠抓睡眠。早晨不是太阳,
是神经紧张的姿势。

仿佛一个麻木的演奏者抓住
蓝色吉他的微妙。

不是别的,它一定是这狂想曲,
事物如其所是的狂想曲。

XXXII

丢掉光,丢掉定义,
说出你黑暗中的所见,

它是这个或它是那个,
但别用那些腐朽的名字。

你将如何行走在那个空间,
一无所知于那空间的疯狂,

一无所知于其滑稽的生产?
丢掉光。没有什么必须立于

你和你取的形状之间
当形状的外壳被打破时。

你如你所是?你是你自身。
蓝色吉他令你惊异。

XXXIII

一代人的梦,堕落
在泥土中,在周一肮脏的光中,

那就是它,他们唯一知道的梦,
在最后街区的时间,不是将至的

时间,而是两个梦的争执,
这是将至时间的面包,

这是它真实的石头。面包
将是我们的面包,石头将是

我们的床,在夜晚我们睡去。
我们会在白天遗忘,除了

那些我们选择弹奏
想象松木,想象松鸦的时刻。


参考译本及相关文献:

1. 倪志娟版本: https://www.douban.com/note/571925776/;
2. 周琰(adieudusk)版本: https://www.douban.com/note/215235020/;
3. 飞渡版本: https://www.douban.com/note/274085638/;
4. 李景冰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0e1ca70101ndbx.html;
5. 陈东飚版本: 《最高虚构笔记——史蒂文斯诗文集》, P.104 - P.129,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译者: 陈东飚/ 张枣;
6. 西蒙、水琴版本:《史蒂文斯诗集》; 国际文化出版社1989.12月, P.73 - P.93;
7. A Reader's Guide to Wallace Stevens, Eleanor Cook, 2009, Published b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7, P.112 - P.129;
8. 陈书平, 曾思艺;《诗意的栖居———海德格尔哲学视域中的斯蒂文斯诗歌》; 哈尔滨学院学报,Vol.29 No.10 Oct.2008; 
9. The Collected Poems of Wallace Stevens. New York: Knopf, 1954.
[ 此帖被九生在2016-10-06 06:52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