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性爱日记入手(待续)
级别: 圣骑士
20楼  发表于: 2016-11-01   
三十一  清晨,遥想一位西方的诗人入手

天,渐渐亮堂,鸡鸣越来越清晰,
那些青山的轮廓也变得具象了,
白云在山与天际的交汇处涌现,它们
尽情地展翅、收腹、戏耍和纳入。
我能想象得出,在它们身上,携带
今晨的露珠和矿藏,人们一会儿就能
准确无误地找到它们的脸、眼睛,
与这些久睡在大山深处或大海底部的
珍珠交谈开采事宜。同时也会透过
遮掩的事物看到那一个一个四方城,
在上升的过程中没落、腐朽以及
前赴后继。他们的花园里,一群蜜蜂
正在讨论通过多项决议,便于管理
来自逃难的人们和避难所,他们
的慈悲心来自圣经,而我们没有过。
在这样一种绝对安静的住所,歌德
和但丁们吟唱不止。他们写下如此
宏伟诗篇,几经磨难与流落,才
如期到达我的书案上,这期间我
苦等了多年,我看到诗人笔下的灵魂
又是如此地活灵活现,像翡翠一样
没有半点瑕疵。然而,他们又是通过
那些精美包装掩人耳目的,我能
原谅他们,我自己也曾处于人生谷底,
羡慕绝壁上最先得到阳光的花朵。
而今仍然处于深渊,闻那暗泉涌动
和欣赏那石斑鱼儿追求爱情与自由的
全新技巧与精湛诗艺,它们那一点
都使我流连忘返。或许,在大师
的心中,他们的灵魂是不洁的,因为
不洁才需要呐喊和伸出援助之手?

2016-11-1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1楼  发表于: 2016-11-03   
三十二    十一月入手

走在十一月的风中,小径流淌。
枯叶孤零零地挂在一颗石榴枝上,
只有那只甜橙澄黄发亮,饱满,
像是少女初发时的乳头。然而此刻,
田野上那些赤脚行走的小屁孩,
他们专注地在田畴上挖螺丝壳、
黄蟮、泥鳅等珍贵的食材,他们
要把这些珍贵食材卖到有钱人家的
餐桌上,去喂饱那些富家子弟。
可是现在,他们瞅见了我(返乡者),
他们把铁锹留在翻展了的乌泥里,
把红色的铁皮桶和蓝色的塑料袋
弃置于荒草丛中,惊起一缕寒意
和一滩白鹤。我走过去,给他们讲
这一片河地非常肥沃,小时候我
可没费力气就把“它们”装满了,满心
欢喜地送给我喜欢的邻家小女孩。
“可她早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我不无自嘲地警告道。“你们一个个
可别学我啊,不要把心爱的女孩
拱手让人,这是不能原谅自己的。”
“叔叔,你怎么没娶她回家。”一个
较小且认真听我说话的小女孩问。
“谁把我奶奶的病治好,我就嫁他。”
“你奶奶都快死了,谁治得好。”
另一个较倔强的小男孩抢着说。
“你奶奶才死了。”小女孩举起
泥巴手要和小男孩争辩。我赶快
制止。“你们不要吵了,这么冷的
天气也不远了,奶奶的病自然会好
起来的。”我指指远方。“在哪儿,
春天就藏在哪儿,它可一直没走
多远,她等着我们去迎接它回来哩。”
“那我们快去把春天接回家吧。”
不知谁喊了一句,孩子们哗啦啦地
跑开了,他们把我送给他们的
糖果塞进嘴巴,心里像灌了蜂蜜。

2016-11-1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2楼  发表于: 2016-11-05   
三十三  从裸露的河床入手

为什么裸露,它裸露的目的?
当我到达哪里,正赶上一只白鹭
在河床汲水。它汲水的方式独特,
它不是站立的,而是卧在一块
裸露的大黄腊石上。另一件黑岫玉
静静地躺在那浅水滩上,热水花
溅到它的脸上,鼻子上和期待
已久的黑眼神中。它被人弃置于
河床上实在太久了,无人赏识。
难道这两件宝贝,正是此河床裸露
的主要原因。河床在烈日的烘烤下
忍受高温与干涸,遭遇路人的
唾弃和辱骂。更有冬泳者向它投石
和倾倒愤怒和不满。两岸人家也
不再以与它毗邻为荣,少男少女们
也不肯裸身相欢。垂柳眼巴巴望着
河水,深水鱼儿也不再在此潜伏,
以往来此泅水的水牛和挑水的和尚
也转往别处寻找清澈的泉水去了,
那些害羞的尼姑,更是念着经文、
敲打木鱼云游四方。就连那些生长
在岸边的白沙子,也含泪逃跑了。
我在此河床驻留下来,一老妇提了
满筐的脏衣裳在河岸搓洗,她的
小孙子甚是无聊,便在那漂水花花。
我挨过去和小孙子套近乎,问他
多大了,谁知小男孩怕生人,转个身
溜到他奶奶身边去了。此时正值
午后,陆续便有寻石宝贝的人来到
河床上,他们多数是石头爱好者
或以此为第三产业的上班族,他们
奉行亲力亲为、一份付出,一份
收获的原则。他们和我一样,是那种
对神敬畏和对劳动成果有新理解的
不谋而合。

2016-11-4
[ 此帖被唐颖在2016-11-09 09:01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3楼  发表于: 2016-11-06   
三十四  从如何做到“大器晚成”入手

一日,在河上遇河神。他问。
否乘风破浪?我低头不语。
河神风度翩翩,众水鬼列队
慕拜。汝知人间一无名小卒,
河岸陡壁,不敢纵身深渊。
怎岸上人催得急促,我欲
飞去,谁知早已过了时辰。
“你还是回去吧,已挤爆了。”
河神温雅,是一个高尚的人。
徒生伤悲,心有余而力不足,
实在迫于生计,我再次选择
逃避现实,在这个象牙塔中,
寻属于自己的甘露。然而,
一个小小宿愿,也挫折累累。
只好投身河神,那知河神
嫌弃,水鬼挡道,我唯有码字,
在人世虚度光阴。这些年来,
做了许多好梦、美梦,每一个
梦都精心设计了逃跑专线。
大器晚成之器,你无论如何是
成不了的。当文字魅力消逝
殆尽,赤裸裸留下来的,是
那光阴的微波凌步而已!

2016-10-10
[ 此帖被唐颖在2016-11-09 09:01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4楼  发表于: 2016-11-09   
三十五  从人性的忿怒入手

以前不懂政治,以为知识
改变命运。政治中那句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
名言,它深藏其释义。
今学诗,才知诗是真正的
政治。政治教人忿怒和沉默。
在诗成为政治工具之前,
诗是自由的,是人性化的。
人使用诗这个工具修饰
自己的短处和长处,性情
柔软和缓。忿怒是一剂苦药,
它迫害诸多个体,使众徒
甘愿献艺。如何排除异己
使自我形象高大,成为人人
圣像,这也是诗不解释的。
我们推举强力诗人,时而
举办诗赛选择诗才,时而
吹捧那些不学无术者为大师,
古今诗人多数是政治过客,
以忿怒为中心,模糊自我。
那怕是诗的事业,也故我
欲擒,在大千世界博尔一笑。
人性皆政治,政治即忿怒。
相信命运,知识改变命运,
是何等可笑又辛酸?

2016-10-10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5楼  发表于: 2016-11-12   
三十六  新桔园入手

蒺藜筑的新桔园非常静,
我经过桔园西口,暮色涟涟,
三、五个小孩从栅栏涌出。
各提一小袋初冬的甜桔,
连白日觅食的燕雀也已归去。
无意累累果实、叶枝繁茂的
桔园,独犬踽踽,家鸡扑飞,
落果与重垂的枝牖,踢踏声
散于叶眉,桔园深深,华灯
幽幽,烟火游弋,晚风拂袖,
霍霍分离。“有人吗”我问。
“有人吗。”这分明是一个
夜巡者的射音,厮磨于耳鬓,
畅谈新园中,似无数游魂
挽开双臂,要拥我入住?
若一刻钟内,从桔园深处闪身
一老翁,白长衫,白须发,
白灯笼裤,左手持一青铜嘴,
吓了我一大跳。弱弱地问。
“人乎,鬼乎。”老翁并不生气,
吧嗌吧嗌数口,烟火微式。
“你是来摘桔子的。”往桔梗上
磕磕烟灰。“明日来。”然
迅捷转身,钻进那低矮又
黑糊糊的桔棚,这哪能
是人间的禁区?

2016-11-12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6楼  发表于: 2016-11-21   
三十七   操场上的落叶入手

白天出来透透气儿,预备着晚上。
夜猫子分几种:一种是上夜班的人,
一种是偷鸡摸狗者;有孤独的诗人
和专偷人的人。如今网游业发展快,
部分玩家和吸食大麻的少年也成了
两头不见光的黑客。他属于那种人?
一条流浪狗蹲在那个断了一只腿的
摇摆器上,几架生了少量铁锈的
单杠和双杠下,铺满了金黄色与
银灰色的落叶。它们互相压制对方,
把身子和头绞一起,谁也不肯认输。
后来者倾覆其上,晶莹剔透的露珠
成了它们的眼睛,在哪儿窥视他?
他放眼扫去,许多器材断筋跌骨的
也无人修复。特别是那个趴在地上的
蓝球架,厚厚的落叶扼住它的身子,
这使它动弹不得。此时有一对小夫妻
出现,他看见他们手牵手在那儿玩
地圈。他们的爱轻轻地印在落叶上,
相互很温馨。但又像是一对越轨的
小情人,那种羞羞答答的小模样,
他明显感觉得到。“明天,也许明天
就有了答案,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他看着这些惆怅又落寞的落叶,想。
竟涌起了一阵无名的骚动和爱怜!

2016-11-21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7楼  发表于: 2016-11-24   
三十八  碎花入手

这一床被褥与另一床被褥何异?
这一床碎花与另一床碎花有何不同?
我凝眸你们,用这双长满老茧的手
去抚摸你们,那不是一个个活泼的
小精灵吗?也许你们是上帝派来的
监察御史?你们凝视我,睫毛闪闪,
眼睛一眨一眨地想逗我笑或放松吧?
那些红色的花朵和那些淡绿的叶子,
你们在我的记忆里成长、幻想,要
飞出这陋室吗?想与外面的精彩世界
合二为一。我哪里舍得你们的离开?
作为伴,你是益友、良师自不必说。
作为揭示真理,滋长正义,共浴爱河
的被褥,你又是如此贴心和永不抛弃。
这白面被子上的碎花,你们辛苦了,
你们用心良苦,每天晚上接风洗尘,
给我老故事和新事物的启示,同样
告慰在天之灵的那些英雄们的丰绩。
你们来自大自然又要回归大自然的
广阔,如今委身于我的床铺,我真的
难以割舍。碎花,虽然叫不出你的
大名,也不能给你立牌树碑或写传,
但你们的大公无私和光彩夺目,白天,
我将把那些冷嘲热讽的东西一一吃掉。
在夜里,我重新回到你的暖流中。

2016-11-24

三十九  人之欢入手

这哭哭闹闹的人世,谁也抓不住。
比如煤矿上,前天发生了透水事件,
几个活灵活现的人消失,异彩的
灵魂,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返璞归真。
又如刚才收到短信:冷却塔的倒塌。
那些埋于废墟之下的有血有肉的人,
也许再假以时日,就没有人触及此
哀痛,更无人会去关心事故的起因。
或许正常吧,或许有些奇异、冷漠
或者说事情本该那样这样,人本如此!
我们以我们的本来面目示人而活着,
与人为善或为恶,与自然沟通且堵塞
渠道,并不稀奇。然而,这种天谴式
事件,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临?
难道不是因了人的贪婪和居功而起。
那那些不是因人而起的或神的灾情?
我们为了欢笑下去,以菩萨心对待
万物,为了吃苦,为了自然而循规
蹈矩,又为什么偏偏有人使用圆滑、
技巧去对付自然之呈现的青山绿水。
这难道不是人性中最弱小的律动,最
妄自尊大的表现。我们仅是自然之子,
本该好好享受自然之纯朴与给养,
谁知反攻倒算,不给自在物以喘息,
在伤害自我身心的同时,又违犯天条,
恬不知耻。等到来了,我们才略感
害怕和掩饰。

2016-11-24

[ 此帖被唐颖在2016-11-24 17:41重新编辑 ]
唐颖
级别: 圣骑士
28楼  发表于: 01-26   
六十六 沦陷区入手

一种痛苦式的自我循环——
那多余的尘土受戒于寺讼。
剃度的人已完胜了白草的
忍耐力,而未曾在暗影中
冒用夜明珠的光。你归隐
苍鹭远离的佛门净地,你的
锐气正在锐减又聚敛靛青
色的山岚。那别时的莫衷
一是又咽回断肠,看见比
得到更加棘手,因为你看见!
你所反思的羞愧避于暗门,
你所发射的辞令止于转角。
然而,你一介书生已无用
于这静寂吓人又自裁的月色,
它从你的僵局中游离出来,
并荡平扫地僧留下的蛛印。
你无比虔诚地在你的沦陷区,
使用伎俩赐予你粉红的伎俩,
比一片寺叶更轻逸更洄漩。
那些有用的佛光触摸着心扉,
在这毫无症候的扉页,用光
抄大乘佛法中的诸佛诤言。
或像布道者一样持梵文经书,
化作虚无中的虚无犒劳子嗣。
而子嗣中的子嗣,又背光行军
漠北,那朝觐之朝?也未见
有锦纶般的祥云一吐为快。

2018-1-19

六十七 当你触摸经典已不是经典入手

当你一个人踏进暮年而未能
从暮色中辩识出那些花环的
善变,于心不忍又割舍不断?
这是你活在小序曲中的悲凉。
你得到的那些不足以支撑你
肉体的蜕变,更不足以灵魂的
高洁和维系你闻鸡起舞时的
风姿绰约。你葬身这方寸之棺,
头颅轻于鸿毛又有泰山之重。
然而,这个拥有众多桂冠的人,
也到了被寒流驱散又拆卸地。
你再也不会为你的愤愤不平
而丧失恪守的原则,你的雄心
将一次一次受到来自次要的
挑战。此刻,你在受雇堤岸的
块石上翻动月光,比在一根
风柳中稳住那燕子的羽翼更难。
你有你的审美力,但恰恰就
痛失了那所谓的名与利的宝剑。
从不发声的你也无声可发了,
当那些哇哇叫的吹手偃旗息鼓
又耐不住寂寞时,你更加清醒
自己的言行将与乌金一样
被那些风靡全球的魔术师所
制伏!

2018-1-19

六十八 靠脸活的诗人入手

与友人同行,谈到另一个
共同熟悉的陌生人,都有一个
真切的感受:他在焦虑又
使出浑身解数的推销自己。
这样也行。友人简语,不作
深谈。我不好把话题扯下去,
只得另谋话说。举目四顾,
竟找不到一个详谈的交谈者。
因为友人也正在为售自己
一本薄薄的的诗集而发愁!
我也无力或完全没有影响力
为推销友的诗集而鼓与呼,
这种窘境真是让人尴尬万分。
身处良莠不分的漩涡中,我
得先迎合别人再迎合自己的
口味,这就是所谓的靠脸活。
友人的精湛诗艺高超出众,
即使不是杰作也已诗名在外,
相比之下,我这些不成熟的
诗作,何以见江东父老!兴许,
做好新诗推广和普及,本身
就是一种享受诗意的快慰!
我没有必要厌恶他,甚至还要
做好垫脚石的牺牲精神!

2018-1-22

六十九 上帝拒绝接见你入手

你以为,你离上帝最近
(没有更近),你已经舔到
上帝那臭名昭著的大脚趾。

可上帝不会因此而满足。
它抱怨你不够卖力,没有让
它更舒服。你也不会倾家
荡产地为它购置高价陵园。

所以,上帝会趁你之危
甩掉你、踩扁你、轧死你,
让另一些通宵排队的人替补,
并用相同的手段欺压他们。

上帝把你的尊严踩在脚下,
把你的忠心当成驴肝肺,
大放厥词诅咒你。而你对
它的毕恭毕敬,不敢有懈怠。

“这样的上帝,还要不要?”
在小小的阴暗角落,你取下
上帝赐予的羞巾,非常拘谨地
擦掉了什么,并深吻了它。


七十 阅读你学会了什么入手

持久地阅读你学会了什么?
巧言令色或者见风使舵,
还是刚正不阿,或者你不
会急着出手,懒洋洋地卧
在树荫下看红蚁搬运粮食。
你拿起又抛下一本白皮诗集,
它是同一个伟大作者但不是
同一个译者。为什么翻译
得不到应该有的恰当的待遇?
你想来点什么?生吃红蚁
或者夺走它们的唯一点心
(一具来自战利品的蜻尸)。
你对蜻蜓情有独钟,为了讨人
喜欢而心力交瘁地模仿它。
而红蚁的最爱恰恰是蜻蜓。
当这两种弱小的生命个体
交替出现在你的视野中,
你凝视着它们的角逐与蠕动,
像一个做了错事的乖孩子。
一只蜻蜓的薄翼贴紧你脸,
一队红蚁爬上你的前额,你和
它们构成了别具一格的风景。
晚些时分将迎来最寒冷的冬夜!
但是,你仍会延续着阅读,
那怕对寒夜的一知半解,
对两种弱小生命的一知半解,
你未必会有更深的领悟?

2018-1-22

七十一 性到了该到的僻静入手

到了把开裆裤换成严实的小裤,
上学路上那一个拐了一个大弯
又像缝了一个大窟窿的岔路口,
你学那些调戏学妹的混混样子,
用一根长竹竿去挑那个自以为
长得好看的同桌的对襟小花袄,
你学坏样但又没人站出来指责。
然而,这种无人管束的行为没过
几日就成泡影。母亲手持竹篱
在刚涨满了春水的溪边等着抽你,
可那些小青菜和空心菜遭了殃,
但还得拣回来切碎煮熟了去喂猪。
这样的日子一挨就到了青春期,
你在后来的走学中看见一只公狗
爬在一只母狗背上不动,小花猫
在它俩跟前的草地上蹿上蹿下,
你才有了一点朦朦胧胧的性冲动。
待到了无人看管的一片小树林,
你麻利地脱掉自己的小裤衩头,
对准某一块遥远又真实的空地,
在那里来回套下套下。有一次,
一个拾柴大妈从林子里解手出来,
你完全着了魔。直到大妈故意
拾起一枚小黑石子往你这边掷——
你巴不得自己一夜间长成虬髯公,
别让梦中情人一个一个被五大
三粗的汉子掠走。不过,有一个
漂亮媳妇和城里人私奔,你看见
他们绑在晒场上示众,你的心
就像蜜腌了一样。写诗亦如此!

2018-1-23



七十二  阴山北伐入手


大地赐予草木丰茂、婀娜、
妩媚、硕壮及孤独、终老,
借风之手就这样瞬间展示了。
寒鸟栖于林间所获得的暗光,
会在白昼来临之前被淹没!
我所倚重的,此刻就零落
在青衣覆盖又幽暗的西坡。
鹧鸪亭中,一对青涩小恋人
忘情地热吻着,他们已陷入。
独览阴山的我也被世人所忘。
因为到来,草木更加馥郁,
桂花更加浓稠而探身相邀。
松针绣山廓,遗花埋朱楼,
暮光把我引到谷底的石阶上,
这些经年驻留阴暗角落的蕨,
它们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灰白大理石兄弟,冷冰冰的,
也曲拐八弯地活络了起来。
每一次叩响,它都硬梆梆的,
干脆、利落,不留泪痕。
这座寥阔又幽灵般的小山廓,
你再也不会被庸俗所牵绊?


2018-1-6

[ 此帖被唐颖在2018-01-26 18:07重新编辑 ]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