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不著四相作品讨论会
级别: 管理员
0楼  发表于: 2016-08-05   

不著四相作品讨论会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执行置顶操作(2016-08-05)



不著四相作品讨论会





一.    作者简介


简介:
不著四相:本名,谢彤,1970年生于山东,长于北京,现居北京,写诗约20年时间。作为一个社会及历史文化的关注者,认为诗的目的是:给诗人一个可望、可行、可居、可游的独立精神空间。



二.    作者近照


三.    诗作


1.    独步量身集
2.    馈友集/24
3.    老城根/41
4.    美行琐记/43
5.    探囊集/54
6.    拓开皇觉/70
7.    无心落草/81
8.    艳八拍/97
9.    易开八扇屏
10.    云之象/107



四:    访谈






级别: 总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6-12-09   
谢兄好,我可能下个月来北京!多多联系!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29楼  发表于: 2016-10-29   
忍辱即是精进
香杵、纹砧,刚好一派皇家气度
总有冬日藏头藏尾
书虽尤药,可叹痴者无吃心
宫未央,燕何如?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总版主
28楼  发表于: 2016-10-29   
祝贺
我不是一個真實的人,我也不是一個虛構的人
级别: 论坛版主
27楼  发表于: 2016-10-19   
问好,先祝贺,而后找时间细读。
钟磊
级别: 总版主
26楼  发表于: 2016-09-26   
引用
引用第25楼三缘于2016-09-18 15:17发表的  :
谢兄, 拓开皇觉寺院已经换了出家人,现在是南传小乘佛教的修行地了,何时你和以默来,咱们再一起去参访。哪里风景依旧独好,期待,再期待!/70









世间同法,随喜赞叹!
级别: 总版主
25楼  发表于: 2016-09-18   
谢兄, 拓开皇觉寺院已经换了出家人,现在是南传小乘佛教的修行地了,何时你和以默来,咱们再一起去参访。哪里风景依旧独好,期待,再期待!/70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24楼  发表于: 2016-09-07   
拓开皇觉

这一大周诗,再读,还是感慨万千啊。想念!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23楼  发表于: 2016-08-29   
张成德:(未济卦)离上坎下

阴阳上上下下托孤
小画笔绘大河山
亦终亦始,岂是真要断明顽石金身
级别: 总版主
22楼  发表于: 2016-08-22   
聂广友:(革卦)兑上离下

何锋犀利如斯
划水留痕
清泽之下正酝酿一场烈火的变革
[ 此帖被不著四相在2016-08-29 11:14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21楼  发表于: 2016-08-19   
不著兄厚重!一路写来,沉沉甸甸。
另:又读到《拓开皇觉》,亲切。记忆中好像首次读到兄的作品就是这组。
问候。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20楼  发表于: 2016-08-13   
祝贺不著兄。转了。
级别: 总版主
19楼  发表于: 2016-08-08   
先隆重祝贺,再慢读这些高蹈铿锵的诗文本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6-08-07   
感谢广友,感谢各位兄台爱,待我慢慢以诗谢过!
[ 此帖被不著四相在2016-08-08 12:53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6-08-06   
突然发现这辈子太短,其实根本是写不完的。
。。。。。。。。。。
早起即见不著兄的专题,好!
作品信息量好大,需慢慢拜读再谈感受。先热烈祝贺!
不著兄夏安。

新的十年,相持阶段。
级别: 总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6-08-05   
洋洋大观,严重祝贺不著兄!很赞同兄对诗歌的一些看法。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总版主
15楼  发表于: 2016-08-05   
祝贺!!  先抢个位置,慢慢读。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6-08-05   
祝贺不著大作开坛!
级别: 论坛版主
13楼  发表于: 2016-08-05   
祝贺不著兄,


可以看出,都是不著兄的用心之作,很讲究,


诗中有一种义气、义理和语言之间用心力地交糅,

作品好多啊,要慢慢看,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管理员
12楼  发表于: 2016-08-05   
访谈
访谈


不著四相/戈多


戈多: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写诗的?什么样的动力一直驱使你坚持下来。或者换言之,写诗对你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著四相:每一个人生都自成诗歌,因此不落于笔墨,不落于文字未必不是写诗。意识中自觉的写作应该源于2000年。2000年三十岁,而立未立。那时从南京到上海的火车还要三个半小时,车在无锡站短暂停留,“月台上的蓝衫美妇/正与身边花裙的小女孩耳语喃喃/大约是我听不来的吴侬软语/如果不是阵风掀起她长长的秀发/你是不会想起/莫不是?二十年后的她/而你终是无暇印证/她唇边那枚妩媚的痣/因你终是一个过客且匆匆”——《匆匆》。如此记录生活,或许更为简洁,又刚好可以填补差旅中各种空白。醒着、睡着,闲暇尽可任意挥霍,生活在明暗中相互印证。读书也很重要,于我个人,觉得读国学经典或西方经典务必是三十之后的事,并且我更为关注中国。至今我仍不敢妄称诗人,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对中国历史及文化的关注者。“很怀疑 你的失踪/并不真是一次顽皮的水遁/荷花婷婷  是不是另一种暗示/百思又百思/怪只怪  自己总是/和欲望争执不休” ——《追逝》。我自觉诗歌不能仅仅录下个体生活和自然情感,对我个人来说诗歌更应该对文化和历史负起一定的责任,抄书亦无妨。诗歌于我已经是思维与生活的一部分,已经形成习惯,只有写与不写的差别,没有坚持不坚持的感觉。



戈多:佛教中认为修行应该是一种行为。你是否认为写诗也应是一种自觉行为呢?你是如何理解的?

不著四相:何谓佛?自觉、觉他、觉行圆满。不著四相即佛家用语,源于佛家《金刚经》,不著于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修行,即是修正行为,对人而言分为修身与修心两个部分。不执着在各种相中就是一种对行为的修正。我一直试图通过诗歌表达这种信息,以及通过写作体验身心修行的过程。我一直认为,佛学是一种文化,我也是用文化的眼光来关注它。因而,我很少使用佛教一词,而是用佛学或佛家。那么是否这是住在名词的相上了呢?的确如此。不过,作为一种方便,就是说一种阶段性理解,或针对不同的人群,这是必要的。便如佛说:心、佛、众生,三性平等。指的是性的平等,就是说人本有佛性,只是还没修行好,境界不到还未成为佛。佛的已经到了性空圆满境界,他说平等,他愿意与我们平等,不是说我们真的能跟他平起平坐。回到写诗,写诗的行为自觉、他觉、被迫等等都存在,都能出好诗。被迫写诗最著名的就是曹植那首七步成诗吧?佛经大多很美,尤其《圆觉经》、《心经》等等,文学上根本就是诗歌。我视诗歌为生活的一部分,写无所谓自觉,将中国文化和古典入于诗歌的确是我的自觉。



戈多:你最喜欢的诗人有哪些?他们对你有着什么样的启示?在众多经典诗人中,你是否寻找到了属于你个人的诗学谱系呢?

不著四相:最喜欢的诗人首推屈原。或者从诗歌而非从人格角度说,最喜欢的是楚辞。而楚辞中又尤爱《九歌》。楚辞虽称骚体,其实并没有格律套路,句行之间没有数字限制,这样便使表达和描述非常多样,富有张力。毋宁说,其形式更近当代的新诗。我觉得写诗必言之有物,实在不能忍受某一个词语在通篇诗歌里转来转去,或者利用哲学思辨之类的东西不断给诗歌定义画圈。我喜欢光怪陆离,喜欢有风土、有人情,有楼宇、有鸡鸣、有兰香的氛围,鬼怪异志一概招揽,哪怕是钢筋水泥,只要有一扇窗,能随时缉拿车水马龙到案都是好的。汽车可以用轮子表达思想,人可以用脚步,就是别着急用嘴,所以我拆个字说“伤了嘴的便是哲学”,因此还得罪过学哲学的美女。哈哈,当代人太容易被激怒。回到楚辞,除了表面意向、风物、抒情、浪漫之外,还有更多的大象无形。古人云:所谓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谓之也。《易开八扇屏》就是诗歌版的,对《周易》每个卦象的卦辞和爻辞的描述。其实,《周易》又何尝不是一部气象万千的诗歌总集呢?我只是通过我的方式,表达出“始于乾坤,终于未济”的六十四卦诗体再现。从专业角度上,还是比较严格遵守上下“三爻经卦”,自下而上各爻连接形成的“四爻互卦”所表现的各种象。因为,我个人认为仅仅让诗歌陷于志趣或情感有点儿浪费,能传递一些文化历史信息,对读者或许更为经济。



戈多:很多诗人在对待诗歌与生活的关系上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据我所知,大体上可以分为平行对位、纠缠不清两绅。你是否认同呢?不然,你又是如何看待的?

不著四相:前面已经阐述过诗歌与生活关系的看法。诗歌还要跟生活纠缠吗?对位吗?难道诗歌与生活是对立的?我太不懂。对,似乎有些明白了。我个人以为诗歌主要来源于生活与著作,不采风,闭门造车不是我能理解的创作方式。但是,这种创作方式不是没有,未来在90后95后,乃至00后这批人中可能会大有人在。我知道当下就有年轻音乐人,把自己关在完全封闭的环境里进行创作,甚至连光都不要见。不过,无论怎样,诗歌离不开人的生活,主观上如何理解是个人的事,而细微还是壮阔则是风格的事。



戈多:诗歌对语言要求十分之高,被称之为语言的艺术。你是如何看待诗歌与语言、与世界的关系?

不著四相:写诗必须过语言关。我相信大多数诗人都有过对遣词造句斤斤计较的经历。现在写文章都觉得没有写诗得心应手,更觉得不过瘾。“现代古典”大约就是我对自己诗歌的语言要求。“现代古典”这个概念最早见于台湾诗人余光中对其诗歌的论述。除却内容不言,诗歌不能完全脱离形式之美,即,语言之美。即便当代诗歌极度崇尚不羁与自由,我仍坚持语言的简洁与凝练,而且以为,恰当使用古汉语,哪怕是借用原诗原文,不仅是一种便捷,更是一种美的节奏。诗歌与世界这题目太大,入简不入繁,如果把诗歌比作中药方剂,那么诗歌是一种经方手段或方法,至于其中各味药君臣佐使的配伍,世界则是可君可臣,可使可民的。因为不通西文,西诗也仅仅只读过一本《恶之花》,且已经完全忘记,对于西诗完全不敢妄言。站在开放的角度上,中国当然有世界级别的诗人,世界却不会出中国级别的诗人,道理很简单,语言不通。非要让中国出一个英国级别的诗人,或西班牙级别的诗人也不太可能。汉语诗歌仍然要根植于汉语的土地,否则只能是从理论到理论的空中楼阁。如果问中西区别于何处?中方体系为阴阳术数模型,西方体系为逻辑数学模型。不必太把奖项当回事,谁定规则更重要。



戈多:对中国当代诗歌你怎么看?对中国未来的汉语现代诗你能否前瞻一下?也就是你持什么样的态度?

不著四相:又是一个大问题,似乎远远超出了关注者的范畴。中国当代诗歌中新诗部分,大概有着几万甚至几十万坚定的拥趸。不过,拥趸的数量还不能决定诗歌质量。其实质量,永远都是少数塔尖上的人决定的。目前,新诗的流派众多,数不胜数,似乎总有新的诗派出现,而我只对内容和质量感兴趣。对于口语诗歌,或者记叙文式的分行诗,或者以名词片段拼接的文体等等,我只求远观,绝不近取,都是方便,只是此方便并非属于我罢了。各自有各自的发展空间,希望彼此形成照耀而不是诋毁。诗歌的发展如果只存在于技术层面,只能是一个派别风格的变化,因此,要想有质的飞跃非要在人心性上下功夫。科学,哲学里没有答案,还是放下架子,好好研究古人,宗教里也许有答案。不过,一切圣贤,皆因无为法而有差别,多融合少芥蒂也许更为妥帖。我个人诗歌的未来仍然在文化中,历史中,经典中,人物与文字都是诗歌,所以《无心落草》这类文字诗将会一直写下去,突然发现这辈子太短,其实根本是写不完的。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