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此在:死亡哲学新质疑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6-01-25   

此在:死亡哲学新质疑

此在:死亡哲学新质疑

——对海德格尔死亡此在论反思性澄清

兼答:欧阳江河《诗歌和伟大的诗人永远不死》



独立学者     陈亚平



我确认,此在,并不像海德格尔那么完全的能够明证是以死亡为界限。此在,一定有死亡界限之外的死亡自有的含义。因为,海德格尔说的“此在身上的不完整性随着死亡告终”,纯属于未死的生者对曾已死、将会死的我思。而我思本身的纯思自体,也属于一种主体的我思,正如我说此在不以死为界限一样,也属于一种主体的我思。

既然是主观的我思,就有各种各样含义范围的我思源出点,也自然就没有先行于其他所有可思的单极开端顺序,当然也就不只是有海德格尔解说的那一种我思了。

那究竟谁的我思,能通向正确的答案呢?这点,海德格尔他能回答吗?他若能回答,他就推翻了他整个存在论的建构。我认为,我思,永远不会停止对我思自己的超越。死亡的纯思只有在一个被开放的我思上,才能获得这个开放自身。





我对死亡谜问本身的冥思,也是处在与死亡一同到来而又失去的一种纯思之中的,这就是死亡必须要带来的对生者的绝对不对应。死亡超出了死亡本身所能源出的界限——超越论的自我。

死亡,貌似一直向着自己不可逆的单向前进,它被一种将不存在的存在而存在着一种固定的边界。我们能够归宿于死亡,正是由于这种边界,使我们不能自免地面对一种绝对的自止或自无之中。

死亡突破了孤独之后的可能性,死亡主宰着在世的灵魂与肉身的边际,主宰着某种确定性之上的绝断之维。死亡同时又被另一种规定主宰着,那就是时间。

时间以死亡为粮食。死亡逼迫我们以超越死亡的超思来经验着死亡。因为,我们不能演历死亡于生者中。



但对死亡来说,绝对终止、虚无、不产生性与无规定性本身,就是一种规定。因为“死”在事实上是我亲历的、我切身的、我思的“死”,我们承不承认,它都会有一个纯我的“在”,与纯人的“思”两者关联中的第三个环节的规定,就是“演异”。就是说,被规定的死亡我思本身,开始进入了我思与反思那一差异的自身运动。这里面,两者关联的母源就是反思的自身关联。

于是,就引出了我对死亡反思的关系的纯思,一种存在论基础上的死亡思辨,我在《死亡重释》较后一节的几段说明里有较详尽的讨论。现在我只讨论与死亡关联性的5个范畴:



(1)最终的机体现实

§身体的感官限度自身作为外延的量的规定性,或机体的经验事实。

〔说明〕死亡是对虚无的存在。——这一虚有的存在,与人的现身机体实有的此在之外,都是存在。因为,现有的时间与空间之外,还应该有与它平行而对等的另外一边的时间与空间的多元此在,如果纯粹自我的存在和我思存在,是作为本身是在先存在,并先行于这个世界的自然存在的话。但究竟有没有这个“如果”呢?谁能回答?

补释:死亡内含的限度。死亡群族中,都在梦中的时间和空间中延生着永恒。家人都在梦中连接、结合成完整族群,交换着生活的日常性与情感方式。死亡以梦为中介传媒,超越着自己的肉体空间与时间,超越着所有在世的言语传递方式,与亲人悠远而又临近地组织着隐性时光的,但永恒持续的生息场景。这或许成为佛学尺度上的次元的诸世。



(2)虚无的主体现实

§主体的我思限度自身作为内含的量的限定性,或主观思维范围的实在事实。

〔说明〕死亡也同时是对主观我思的虚无的终止。主观终止性就是对主观无规定的规定。

补释:纯思死亡内涵的极限层次。





(3)混合体

§身体和神识是结合在一体的,主体思维中包含着机体与机体中包含主体思维,在时间与空间上是不分的。当身体的一个固定时-空到了死亡终点,还有没有另一个时-空在延续着自我神识,前往到另一个不限制的时-空世界?例如:植物具有意识、思维、情感、超人感官功能的空间。

〔说明〕当身体有了自己的来源之处,神识也就应该有自己的来源之处。这里,冲突降身为爱疆,水明晰而奥远,高尚与和谐的天际主宰并统一着单独的园畴。一种分水的宁静,安慈着回荡着冥古宇般的游灵。
     补释:轮回与循环。——佛学直观与正观尺度上的灵观境界:“有相、往生、非实非非实、色身若屋宇”,规定着死亡不是灵肉终结。但我探讨为:死亡将能是另一次此在对象所运行的化己的母源。这种此在转化的世界我诠释为:每一个死亡时空,都多元地对应着多元此在的形态演化,每一个死亡现实之已有,都对应着某种不依赖我思观察面的非死亡展显的将有。



(4)曾在、现在、未在时间空间过程结合体

§我认为,死亡具有一种超越于我思观察者的实在存在性。死亡表面上有着时-空里不可能的界限,但死亡一定有超越时-空界限意识源初性之外的含义或本性。死亡,外在于它的时空含义,特别是对我们经验时空体的超离。

因为,曾在、现在、未在三者之间,是由我思来纯思而划分出思之借代单元,这就引申出时间和空间之外是什么东西的界限纯思问题。因为,它揭示着我思观察的依赖之维,恰恰不是纯思,而仅仅是我的有限致思。

这样,我确认:死亡将会面向几个维向:1,可能性的次元世界。2,已能性的现元世界。3,未能性的隐元世界。死亡的时间和空间,仅仅是在其中的一个中存在?还是同时在三个当中都非线性的存在?

〔说明〕死亡是显示此在的曾在、现在、未在三者虚无的一个存在。当我们看到死亡会带来对整个此在曾在、现在、未在的终止性虚无,我们就会感到虚无,已经以曾在、现在、未在存在的方式,存在于我思的潜在生成性当中。因为,死亡要以时间空间的实有,才生成出对这个实有本身生成过程的中止,进而变成虚无的实有。

死亡以生成出来的机体和主体的曾在、现在、未在虚无,继续构成一种此在潜在的但又是虚无的关联性的实有。虚无是以死亡为尺度的永恒主-客体。死,把实有的身体变成虚有,是因为我思的存在,就是实有。

补释:但我思对死亡的虚无的纯思,还是我思的范围。我们暂时不能把握死亡的自在存在和自为存在,是因为,我们是生者的把握。



(5)内在关联的构造

§我认为,死亡具有一种内在的构造,就是通向永恒生成的演历中,变成另一个生成。死亡之后,再也没有死亡在继续延伸。这样,死亡以不再终止性,而开始了死亡的绝对纯在性。这种纯在性,保障了死亡的各种未知。

〔说明〕死亡的各种未知,肯定只是一个现实中实有的暂时虚无,这就预示着死亡,给我们的超验世界或未来世境的时-空,预留了多元的阶段。

补释:死亡以虚无的形式,为多元的未知,提供了发生性的包容。死亡绝不是简单的终止实有,死亡本身处在过程中。而这个过程不是一个有或存在的界限,而是推动自己超出自己的不断否定,走向一个更远的界限的生成。

补释一:死亡过程既是一个界限的否定,又是一个没有界限的无限。但这种否定的无限,是它的最后的规定性。因为,死亡过程的有限就是无界限,无界限就是有限,每一个都已经在自身那里有了另一个的环节,即:过程的一个新界限,从自身否定超出自身,到自己的非有中,自己的彼岸中,而这种非有的彼岸也不断自己排斥自己到彼岸,是定量界限,同时又是定量界限的非有。



2016年1月25日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