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公园(8首)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02-16   

公园(8首)

白描的上午


都是空地。美人蕉
园丁割除,但它们的小矮苗
在冬天里冒出,稀稀疏疏;还有
夏天的木芙蓉也被用锯子锯掉
一个个平整的圆截面留在那里,似镜片


又看了一眼人工湖上的小拱桥
它与水里的倒影刚好构成一只眼睛
与他对视。“白鹭与悬崖而飞”
闯入之物在水纹里折叠
一群本地麻雀突然扑过他的头顶
它们在天空漂亮地转了一个曲尺状的弯
降落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


他抬头,不知名的高大乔木垂下一串串黑色果实
对于不知者,他还需时间去查找




那个人


那个“他”又回来了
高于水面
行走在游步道上


湖水的裙裾荷叶般
左右铺开
麻雀绣在上面


第几次往返?留影?
它们飞行在水里
诗神的又一次光顾?


那个人走过眼之拱桥
走在倒栽的柳树下
黄色叶子伸出头发


他们有时相遇。但
更多的时候出现在想象里
行走在暗自构建的游步道上




第一株腊梅


腊梅开在竹园
只有一株


公园入口有三株,它们还没有开
竹园那株腊梅开了


旁边是竹林
君子之称


那株腊梅并不显得孤独
突兀,它很好地融入了这片同道之中


或站于腊梅树下
竹风习习


或穿行竹林小道
暗香呼应


游步道上过来的人
人称卡在腊梅树下


欣赏君子风姿
成全君子之道


游步道在弯曲里人工拉长
落下的竹叶,缺席者的芒鞋




公园之前


很多年后说起那天的事
我们从南昌放假回来
穿过一条土路
去县城同学的家
一条水渠与土路平行
同学走下路坡
用手舀起水洗脸
掏出镜子、梳子
整理头发
他快到家了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
那里叫银山
又叫老铁桥
现在公园的位置
那里曾经是一大片的稻田
那天在同学家
我们穿过那片稻田去河里洗澡
这么久了
记忆也许出现些微偏差
恍惚间,这些景观树
又回到稻子的幻觉




表演


公园里有表演。小区里
他们好像也在说
但没听清楚
现在从妻子这里知道了
刚好他们的宣传车来了
广播里软软的普通话传来
——今晚八点,有盛大的演出
盛大一词拖音很长
隔不了几天就会有那样的宣传车来小区里
他们夸张而肉欲的广告
年轻而暴露的身体在狂躁的音乐里
水草样疯狂
就像那年代的手臂
他们老了
在公园的小广场上
跳广场舞,打太极拳
他们每天都在那里表演
那些上了年纪的人




割草机


割草机从秋天开进春天
现在在她的手上,在腊梅树下


花在冬天就开过了
草疯长。春天献祭出的寡妇


停在那里
还没有开始


时机就要降临
她推着割草机在腊梅树下


割草机点燃春天的情欲
突——突——突


她按住自己的心脏
她要压住一场暴动


在春天成为刽子手
发动机器


腊梅树,半月形石块的危险
很好地阻挡了割草机的连续推进


操作的难度如诗的难度
她巧妙地规避它们


像在男人身上那样熟练
在情人身上呼愁




玛利亚


玛利亚老了
倚在红漆木门上
刀子深刻入纹路里


水的镜子按人的意志在你面前
垂柳也放下向上的心
玛利亚,你很忧伤


在游步道上,我遇到一个青年
他好像丢了东西
你是他刻在那里的吗


你是他心里的玛利亚吗
(他心里有你吗),他心里的姑娘
还有,他手里的刀子


玛利亚,你有他们不懂的忧伤
小广场上人很多
没有找到要找的人


在“玛利亚”的旁边
还有一行很小的字
“请保佑这个野蛮的地方”




游步道的政治学


他又忘记了树名
停下来,转身去看挂在树身的牌子
——会昌含笑。走到展演台那里
一对父子正在无患子树下
大人用力地摇树
他要把树上的果子摇下来
而他们不停在走
在这环形的游步道上
走着走着就回到原来开始的地方
如继续往前走,沿着既定的
又会回到现在这里
但沿途也有几个岔口
供人脱离这个闭环
椭圆形的游步道
设计者的手操纵他们
跟着前面的背影惯性地向前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