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杂感(二)
级别: 总版主
0楼  发表于: 02-05   

杂感(二)



晚年

他种花,走路,食疗
神色渐渐好转

省吃俭用一生不改
总乐意帮忙儿女们

风风雨雨
夫妇同行

但我惊讶于他家族观念
的丧失,我知道

这得归功于谁
其奈如何!

老了。
当有对儿女不满时

他喃喃地斥责,仿佛
自语

130516


忆常州朱君

当栀子花开在我的庙宇的墙角,
我忆起常州朱君。
他个子矮小,
文质彬彬,书香门第,
六四时期,家书写在计算机纸上,
洋洋洒洒。
临毕业时,发表了他的数学论文
在校刊上。

那时,在嘉定,波德莱尔
是他的枕边书——
他会有更亲近而深的情感。
但我用昌耀抗衡恶之花。

“路呵路,飘满红罂粟”,
是他在街上闲逛
或女生经过时
不时的念诵。
当剧院里青春的灯光将熄,
他留在了城市,
后来听说去了微软。

140928


数据

因偏了些,
这图书馆很寂寥,
稀稀落落几个学生
借了就走,
我们很寂寥地坐在二楼,
却听得从楼下门那儿
不断传来声音:
咣,咣,咣——
玻璃门自动开合的声音,
只闻其声,
不见其人。
下去一看,
竟是挺着肚子的
女图书管理员
立门前,
不断抬脚向前,
又退回,
门遂不断开合,
显示屏上显示今日进馆人数
也就持续上升。
当然此时一楼无人,
除了她。料想
这应该是一个考核指标,
真是难为她了。

181122


赤子

当他夏日出来
于时间之心狱
看到禽兽占领着平原
百姓哑默呼号

181127


微信公众号:道之动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