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震山和仰山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01-28   

震山和仰山

在具象绘画中,人把人带入
一个小的抽象的概念车上,
人可以是任意山水的一部分,
也可以孤立意识之外或介入
思考的一朵流云的敏捷度,
亦可用于沩仰宗的切入。此刻,
祖庭宏大到叙事迥异于仰山。
慧寂莫不如此,世界是无邪的,
亦真亦幻反而拘谨于圆润。
我们不可能抱银杏树而哭出
一个唐朝的仕女或皇帝的慈悲。
但可持续向后山突进幽谷,
得到短暂的愉悦。短暂只是
陡坡上的一滴无妄之跌水,
它贴壁或跃入这神潭的翡翠中。
我们不能摆脱思维的形状,
正如诗的形状孕育于人间,
它亦呈现出各个时期的外貌
而借口取悦自我。当我们到达
即豁免。我们豁免我们的自由权
但并非出卖。出卖是一种掏空,
掏空意味着抵触。
巨石的风蚀是因为反转
佐证了情绪波动是世界的中心。
是羞红的急,是呐喊的低音,
是效果出来之后两个饱足
之人处理完床单上的花瓣,
带着惦记和厌世面见震山壁。
你依稀记得那年夏天,彭构云
垂钓于此等车马隆隆开来
又无声而去,人的处境即微妙
又尴尬于眼前的卦炉之中。
唐颖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