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少作一组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2015-05-14   

少作一组

《四鳃谜语,惊惹桃花》

向上的桃花不是水,它象征着什么
十二种星象被鸟啄空
孤独的躺在涡形的云层里
谣曲绕腰而行,所有的缓慢都沉睡

桃花说,在雪里找到错觉
在凹陷的傍晚
洗出初月
那些佝偻的希望开始反光
哪怕只有一次

在春天上空,水和白昼倒在我的笔下
羽毛般的消失
孤寂成倾斜的水。燕子重于心事

四月从意外中散去
我必须踩着户外的天气
做一个回响着的陌生人
在稀薄的恋旧中割开响亮的露水

而更远的少女是适合生活的
我将在她的余荫下
捉住一个迟到的四鳃谜语

《纸刀削出温暖我们的火》

借闪电一瞥、忍冬一刻
避雷塔落满雪花的眼睛
写完了第一封信,那取自失眠的邮戳
孤寂多云

我们被诗行确定。青铜入浴以鳃呼唤轻盈的少女
涨潮的庭院一一醒来
夺目的眩晕拍打翅膀时,行吟酸涩的花蕾倒影白昼
纸房子高过我们的每个守望
只有菩提陈旧的活着
于虫子吹亮的雨水里散开黑发

当我说出它们离开了开端
凹陷的风使你再一次认清半枯的荷叶,影子忽而走在生前
忽而跟在身后
像两个失去孤寂的人,纸刀削出温暖我们的火
而河水翼然,亭亭玉立
众星在桥头对称冥想

 
《倦怠的俯吻隐去云朵》

另一个季节,凌晨三点的白马
紧握夜晚的缰绳
在七种音色中,缓缓失踪

光和孤寂从树上下来
请轻抚高于湖水的泥土
请叩击蹄印下自语的绳索
不要寄希望于回潮的快乐
那握桨的手多么阴沉

逝者的幻想瑟瑟,祈望风吹走
月之亏空
渔火走上堤坝
犁开了丝绸般的喘息
沿途长满的雏菊和大麦,依旧猎艳在昨夜

闪烁不定的诗篇穿过北方的花园
拒绝冷却
一只鸟偶尔被吟唱
其趾爪上的露水,拒绝弯曲
这些都是可能的诗句
倦怠的俯吻隐去云朵,夜透纸背
血液洗濯无声的睡眠
空空荡荡



《余波》

说书人,在辞行之前,散落的文书
如梦如幻,凌霄的前程也难以穷尽
飘风化鹤的无底洞,当风向改变了

谐音栖迟的抛锚点,又将消除隔空
的预言雪,狡童三窟,也会有内心
松弛的棉花糖,曾以做梦的判断力

微醺中变节,膨胀出对称云的谜团
而新雪全然忘怀于湖上,抹黑自己
背阴处的象声词为这自渎自闭,且

在不断回想中,旋入圆睁的玻璃雨
寒窗越深,帆影的静脉倒立于橘林
朗读者借此走出每一步,直到宁静

《执着于丰盈的觉悟里》

乳燕衔着我们的影子筑巢时
是不可触摸的。陌生的里面膨胀着,雨水的触须
枯叶易燃的波纹,令我们与梦寐的成荫之间
开辟了新的破绽

于是夕光的浮桥震颤,春雪扑空
隔风伐木的帆影,浑如在星空拐角的惊嘘
映照梦中人肤色闪烁的沸腾,而西边的青峰
被黄昏搬得太远
披上月貌,躺下就是一片海盗的黑夜

我也想象过,枝头压低些
执着于丰盈的觉悟里,我眼前的盈缺趋向完美
极乐世界透明的爆炸,黑白对峙的旧物
火星冰冷的土著,统统溢出天穹深蓝色的射程外
只有落水的浩渺,浮起新月的救生圈

《即景》

桃叶之外,阴影的气息
让蘑菇浪远离了渡口,又被乱云隐去到
肉身低浅的时刻表。像挣脱疑问的水漂,星星刺出天幕
在古老的葡萄藤上,放大一粒粒反光的小数点

而我最大的投影,便是午夜俯身
蛀空大梦的眼中鼎,欢声如潮。我也几乎能看到
割据于天体,沾满了词鱼的画架上,封蜡的手套直立
那影子赶上落幕的时候,满月退回高空之滨

我痛惜虚度,良夜缠身,一重重弓弦又会把
初秋的雨一一弹走——消音器里的醉鸦片,冲刷嗓音的分分秒秒
蓝色的蓝图上,有些山风摇下,漫山遍野挽起了衣角
空翻着夜莺的碎片转走秋天

 《当花粉的鼻息》

当花粉的鼻息,散入山影里
平野涨满走兽的银河
只有松林为徒然之舵掀动,在风中裸出
被浅笑侵蚀的桂冠

当寺钟滴漏着远海的鸟鸣
我投身于净界的反面
意志的窸窣多于肉体的微震
默息的雨点也推迟了飞行。

长河对月,腾起的倒影荡开鸟儿
夜色敲断了船头灯。
卷着星图,划出河外的谜叠香
何妨看看这秋气起伏的夜晚

移开遗忘的堤坝,被锁在浆果里的群星
和寂静难解难分,甚至从钢琴中掘出的风
也不过是我幻视的漩涡
转暗的一瞬。

但愿公元前的拱顶上,梦中人头顶满月
手中的棋子退回到
泥土的枝头,那一抹记忆的叶簇

远远地烙着比雨点还快乐的空降兵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