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艾略特:一种精神获得解放的现代性
级别: 骑士
0楼  发表于: 2015-05-03   

艾略特:一种精神获得解放的现代性


艾略特:一种精神获得解放的现代性

       前些天,我重读艾略特,发现艾略特为了成就自己,为了向家人证实靠自己的才华而离家出走,独自来到英国。显然,在二战之前笼罩着欧洲的阴郁与沉闷中,诞生的是对技术的崇拜与资本扩的野心,对艾略特来说,想通过写诗来出人头地,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承受痛苦的历程,在这一点的认识上,艾略特是清楚的,在他写出《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可以看出,他在嘲讽与恐惧的边缘冷眼打探着世界,这首诗与其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探讨,不如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怀疑,正是在怀疑的冷漠中艾略特用戏剧性的笔调揭示出二战之前的青年人对爱情抱有的谨慎又疑惑的心情。
     可惜的是艾略特对爱情的警惕抵不过肉体的激动,他草率地与维芬的结婚,很快突出两者结合的不幸维芬的多变与火热迷惑了本分的艾略特,他没能认识到维芬的冒险精神是出于绝望的挣扎,而不是一直理性的担当,所以,在维芬的灾难全面爆发与艾略特相处的日子里,这对艾略特来说,是一直痛苦,好在艾略特对痛苦并不陌生,相反,艾略特只有在痛苦中才能激发出戏剧性的创造,通过自己的写作赋予自己的生命以秩序,从而在艺术的形式中找到自己心灵的安慰。艾略特加入英国国教高教会派,皈依宗教,在我看来是一种必然,因为他需要忏悔来减轻内心的怀疑而带来的罪恶,他需要一种外在的秩序赋予他混乱的生活一种固定的节奏。
     艾略特通过宗教强制的约束让自己的内心获得救赎的平静,因为他需要安宁与秩序来束缚自己那充满怀疑与沮丧的生命,怀疑与沮丧只会让人在痛苦中沉沦,让人失去奋斗的意志;在我看来,艾略特之所以皈依宗教,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要给自己充满戏剧性的矛盾与冲突的生命赋予一种稳定的生存形态,只有稳定的生存形态能陷入混乱的生活带来一种结构的组合,正是在结构的组合中艾略特看见了他的写作者才华:他发现他能一个人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纳入一种传统的结构中获得描述的可能。
      艾略特一直在婚姻的束缚与爱的自由中痛苦游走,在为了生存的工作与自由的写作之间游走很明显,写作是他对精神的一种梳理,宗教是对内心的一种梳理对精神的梳理使他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走向完整,对内心的梳理是他能在感情的平静中体验人性的冲动。对艾略特来,写诗不是一种浪漫主义的放纵,而是对经验的一种发现与建构,所以,艾略特的诗歌带有很强的自省与反思,尤其是他运用大量的典故与自己的生存经验的结合赋予诗歌一种辽阔又深邃的结构,使诗歌第一次看见自己在理性的地平线上升起的象征意义。我对艾略特在诗歌上做出的现代性的努力表达高度的敬意,但对他把诗歌带入一种知识的结构使其复杂化与抽象化表示反对,因为在我看来,诗歌是一个人在生存实践中获得感受力的一种享受,通过享受使感受力转化为一种艺术形式,所以说诗歌就是一种艺术形式的生成,正是在艺术形式的生成中一个人的感受力得到高度的表达感受力是一个人对人性的一种敏锐的察觉与体会,所以诗歌是对人性的一次发现,而不是对知识的演绎。
      在我的青春期,我为了让现代汉语诗歌获得真正的现代性,对艾略特的诗歌与评论进行系统性的阅读,正是对艾略特的阅读中,我抛弃了朦胧诗的含混与执迷,抛弃了把诗歌当成一种故事进行叙述的乏味,我发现艾略特带给我的是他在生存实践中获得的一种日常理性,发现他在对痛苦的承受中用一种戏剧性的自我嘲讽来获得精神的愉悦,发现他在宗教的虔诚中肩负起拯救一个陷入疯狂与暴力的时代,发现他在爱情的疑惑中最终找到爱的温柔与真挚我想艾略特的成就来自他对生存实践抱着一种认真与执着的态度,正是在认真与执着中他发现一种写作的方法,一种把诗歌纳入戏剧性的结构中才能使诗歌获得解放的现代性,正是这种解放的现代性一直在激励与鼓舞着我。

[ 此帖被龙安在2015-05-03 20:31重新编辑 ]
级别: 骑士
1楼  发表于: 2015-05-05   
现在的主流是把诗歌细节化。
谁的存照
级别: 骑士
2楼  发表于: 2015-05-05   
这是困境,让细节说话与意象,
谁的存照
级别: 骑士
3楼  发表于: 2015-05-05   
你这个前后有问题的
谁的存照
级别: 骑士
4楼  发表于: 2015-05-05   
内在的逻辑不对
谁的存照
级别: 骑士
5楼  发表于: 2015-05-13   
“我发现艾略特带给我的是他在生存实践中获得的一种日常理性”
这个是非常好的,我想走呀可还不到半山
谁的存照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