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在过去的25年里
级别: 骑士
0楼  发表于: 2014-12-20   

在过去的25年里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向晚 执行加亮操作(2015-05-16)
在过去的25年里

     从我17岁开始写诗到42岁写出了一本个人的诗学专注《龙安的诗学:一位诗人成长的笔记》,我用了25年的时间,在这25年的时间里,我在诗歌写作的道路上经历无数的歧途与挫折。现在回想起来,在过去的25年里,我发现我几乎整整经历了现代汉语诗歌发展的黄金期,我之所以说过去的25年里是现代汉语诗歌发展的“黄金期”,是因为从我个人诗歌写作的经验与历程来分析的。因为在过去的25年里,中国的经济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长,在经济快速增长带来物质的丰裕,彻底改变了中国人一穷二白的落后。物质的丰裕造成生活的奢侈与做作,道德的沦丧与精神的危机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必须面对的现实。诗人首当其冲地感受到时代的召唤,要重新确立人格的尊严与良知的回归,这个历史的重担总是落在诗人的肩膀上。
      诗人总是无法逃避,又一次在政治松动它在治理国家体制上的螺丝时蠢蠢欲动,被压制的人性又一次激发出无穷的创造力,诗人总是充当创造的代言人。在我刚出道时,首先接触到的是海子那带有民族英雄主义的浪漫激情,很显然,海子试图把诗歌纳入一种民族精神建构的宏图中,可诗歌在一个新兴工业时代已不需要精神上的图腾,新兴工业追求的是最小的投入与廉价的劳动力以便获得利润的最大化,生产扩大化成为了一个正在崛起的国家实施改革开放的重中之重。海子的自杀是诗歌第一次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充当大众的代言人,诗歌在新兴的工业时代很快沦为边缘的不毛之地,成为时间就是金钱的大兴土木繁荣盛世的荒芜地带。知识分子写作的出现,试图用知识的铁犁开垦被工业时代遗忘的荒芜地带,播撒下民主,人格,自由,幸福的种子,用他们的勤奋培育被膨胀的物质破坏下已面目全非的一个民族日益强大的形象。这些知识分子没有想到的是时代在技术与资本的结合中产生了价值流通的后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意味着全球化的技术交流与资本合作,知识只是从过去中发展出来的文化观念,永远赶不上时代的齿轮。知识分子推销的人文主义精神被后现代主义的怀疑打入冷宫。诗歌在知识分子写作的退场中又一次看到自己不是价值的代言人,诗歌在后现代主义中成为个人的堡垒,个人主义的兴起成为诗歌新的地平线。
      在过去的25年里,我一直保持旁观者的立场观察中国诗坛出现的各种林林总总的怪事与新奇。在过去的25年,我一直抱着生存实践的积极精神参与时代的建设中。在过去的25年里,我一直在变化的外部坏境中试图找回自己;在过去的25年里,我一直在内在的追问与外部的参与中企图完成对个人精神的塑造;在过去的25年里,我一直从人类学的角度看待社会的变革带来的斑驳陆离的时代景象。我一直在检验自身精神的探索与趣味的执迷中剖析诗歌发展的现状。现在,我写出了我的个人诗学专著,但我还是找不到答案,我找到的只是我在诗歌写作的实践中形成的个人的心灵历程,我敢肯定的是我个人的心灵历程见证了我为诗歌写作所付出的汗血与青春。

[ 此帖被龙安在2014-12-21 09:22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12-21   
祝贺!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5-05-16   
好心态。学习了。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