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1-03-10   

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管理提醒: 本帖被 风月大地 从 诗人专辑 移动到本区(2012-09-01)
气息凝聚事物
 

    黑骆驼是一个有着类似于古人高义的诗人,2009年4月,我因去西安参加一个诗歌会议,偶遇骆驼兄,当时我就留心着。我原来读他的诗时,能强烈地感觉到他的一种对诗的执著与热爱,此执著与热爱之气息能透过纸背扑面而来。所以一遇到他,我就想同他谈诗。在很多情况下,诗人与诗人的相聚并不谈诗,但我却很喜欢和诗人谈诗。有种直觉,这种扑面之气息令我觉得:骆驼兄就是这样一个可以交谈的诗人。只是当时聚会匆匆,后来又人事纷来耽扰,我们只是断续谈了半个囫囵。其中,他谈到他原来还有个笔名叫骑鲸公子,他说此典故来自李白,李白也正是他倾心的诗人。然而,我却觉得,从气象上来看,他更像是老杜一路的诗人,他的诗中有一种固有的抑扬格腾挪在里面,跌宕起伏,气息流转,别有一种浓缩的戏剧化境界,一股力量和劲气横亘在他的诗中。


   后来和骆驼兄又陆续有过一些电话及信息等联系,有个印象,感觉到他好像一直经常在北方各地奔跑(他的诗是动的),而且好象也结交到不少诗人(他是一个天生爱诗的真人),并且也写过不少赠诗,很荣幸,其中就有赠我的一首,那首诗叫《诗与茶》(大概那次我们见面时只喝了茶的缘固),但却浓烈地透出一种酒的慷慨之气,我很喜欢它。这里我另摘一首他的赠诗在此:

 
或许这便是幸福
                回赠好友七七
 
“纵然载满沉疴的身子似铅重”
病了多日,昏沉沉,忽一阵清风
猛推开身体中的轩窗,一座银饰的森林
跃入低垂的眼帘,何人,何月
植下如此高挺的乔木,它们矗立于
冰雪中的——比冰凌更硬直的枝桠
驱抵严寒,暖人心田。
“千里寄,小诗长简。”
——惜轴卷,置之怀袖时时看。
 
哦别了,我的旧疴之身
别了,我的2009的 酒
寒梦渐深——雪亦深
忽闻叩门声。休管风雪扑天地
小来坐,围炉且把夜话
 
  孟小来 2009、12、29 西安

 
    我说骆驼兄好像有一种古人的高义,从此诗观之,也确然如此。在我看来,骆驼兄是一个很本真的诗人,他的诗好象有意传承了古诗诗言志的抒情本色,这个本色在他的一些意气之中往往会直接表露出来,越是本真,越是动情之时(有时,他的情在有意抑制时更能显现,因此他的诗中有很多骤然倾转时的爆发力),他的诗也越好。我个人也特别喜欢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诗,在那样一个世事动荡的时代,个人在历史的风起云涌面前,显得尤其渺小,也正因为此渺小,人生显得格外宏大,并反衬出人格的壮观、生命的重要以及友谊的珍贵,那些显现在诗中的离别的艰难和相聚的温情都能深深打动我。这种在历史风云中衬托出来的个人命运的戏剧化效果,自成一种境界:在一种浓缩的历史局限里反衬出一种无极的人格的艺术力量。这种力量,这种在微小局促之地体现出来的力之舞的魅力,我就时时能从骆驼兄的诗中感觉出来。


    这种力量,这种境界的高昂,正有如上面这首赠诗中所言的“高挺的乔木”,“它们矗立于”诗人的心中,也矗立在诗人的诗中,使得他的诗的境界的廊芜亮堂而坚实。当时,意气之间,他猛推开植有这株“高挺的乔木”的轩窗(里面有一座银饰的森林),他于是问:“何人,何月植下了如此高挺的乔木,”这种不自知,在我看来,正是他的可玩味处,此不自知暗中表明,此乔木植入的岁月深久,正是随着诗人的内里个性与生俱来的,并不完全是他后天着意陪育出的结果,(他对此乔木如此亲近,以致竟不自知)。此不自知也有可能表明,他把自己融洽于此乔木的各处,如此,他和此乔木已成为一体(他如此深藏于其中,以至无碍,无觉,如此,此不自知就是最相知),这种个性中根深蒂固的气质(西北慷慨之气)在我看来,正是骆驼兄的根本,明代理学大师王阳明曾在他的思想体系中特别注重一个“诚”字,而这个“诚”字的要义,在我看来,就是要人去依附他所独秉(最亲近)的部分,去陪育它,倾心浇灌它,如此,才能见出心的真诚,如此,才能把此“独秉”陪育成一棵参天大树(“高挺的乔木”),此乔木珍贵而稀少,并不是每人都有能力于心中将之陪育出。

    同时,这种慷慨之气又让我想起了在《孟子。公孙丑上》中,孟子所善养的浩然之气,孟之说此气“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说的就是此“义”正是随浩然之气俱生,或者说,此气正是随义所俱生,也就是说,此气是由内而外生出。并不是后天袭义而杂生,或者说,是由外而内生者。这里,我认为,骆驼兄诗中的那棵“高挺的乔木”,正是他诗中的这股浩然之气,此气如此自然而人不自知,并由内汩汩生出,亲近无间,这正是骆驼兄的所谨独处、高妙处,也是他做人的根本处,作诗的高妙处。


    有一次,我看骆驼兄一诗,我说“气场很足”,他听了很高兴,就叫我谈谈这个气(这也是一种不自知)。我个人认为,此气之于诗,正如同呼吸之于人的生命,由内而生,诗有此气则活,无此气则僵。有此气则事物凝聚,相互依存,成为整体,无此气则事物涣散,零乱一地。我有时读诗,看到有的诗显得技艺不凡,但读来却不顺畅,零碎而不成整体,堆彻而格调不高,在我看来,实是诗中缺少一种贯通中枢的气脉所致,无此气脉,诗中要素凝聚不起来,看是诗不顺,其实正是人格之气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而有的诗,虽然有些毛病,甚至不无粗糙,但通读下来却生机勃勃,神彩飞扬,实是诗中中气充足,并湮没了诗中一些有可能的小羁绊,这也是得益于诗中气脉通畅的缘固。在我看来,气息的有无,正是一首诗的死活的关键之处。而此气的陪育,也只可象上文说述,由内而外,不可由外而内,只有秉持个人的独知,诚实地陪育,不可丢了自我的主干,而去修饰了琐细的枝叶。


    孟子说:此气是“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这里,在我理解,此义除了高义的“义”之外,还有一层“义理”的意思在其中,也就是说,在陪育此气息时,除了要用一个侠义之外,还要有一个理在其中,有此理,则气顺而充沛,无此理,则气馁而专横。这个理,我觉得有可能正是骆驼兄要特别去关注之处,有时,我看到骆驼兄的任气会驱使他到一些险境,甚至孤境(比如有一次他对一诗人诗中的外国名称本能的拒斥),但我又感觉到他尤其自觉注意语言的修辞(他时时将汉语二字置于胸中),尽管,他仍会把这种修辞(技艺)置于他气息的绝对境界之中,但这种对修辞的焦虑正是他对义理的追求。王阳明说,天理就是良知,这里,我觉得此气既是骆驼兄道德所在,也应是他的义理所在(此二者要同时兼之,才是养气之关键),此气息的存在就如同这个良知,既存于宇宙天地之间,更存于诗人的心胸之间,吾心即宇宙,因此,此气息既是在事物中陪育之,同时,更是于诗人的心胸陪育之。


    就我个人的观察来看,骆驼兄写诗所秉持的要义正是在心中养此义气,或者说养其心理,我经常能看到他在一些言行里,不自觉表露出,他正时时在自我的格局里蓄养着一种境界,他敢于说真话,敢于探索一些言辞的险境(实是生活的险境),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休管风雪扑天地/小来坐,围炉且把夜话),我在骆驼兄身上,就时时能看到这种勇于投身具体危难中的内心愿望和具体的实践。在我看来,此志气里有着骆驼兄为人的根本态度,也是他籍以凝聚事物,凝聚言辞的个性化场所。我们总能在他陪育出的境界里看到一股气脉挺拔于其中,如同这棵高大的乔木,在感奋自己的同时,也在感奋着诗和读者。

 
    《或许这便是幸福》这首赠诗,我乍一读时就很喜欢,尽管诗中之气显得不无谦虚而谨慎,但此谦虚却反而让气息能更加充沛沉潜,此谦虚也显得此意气蓄造的境界(既是胸襟的境界也是修辞的境界)更幽沓深远,深得养气之“是集义所生者”之要义(这里,谦卑就是一种义理),诗中之气脉也如“高挺的乔木”,它凝聚起作者的精神血脉,也凝聚起和作者休戚关联的事物,凝聚起义理,也凝聚起四处游荡的言辞,凝聚起修辞的深层冲动,也凝聚起读者的道德神经,一棵“高挺的乔木”,此时正矗立于天地之间,可以想见,这于注重陪育内在人格之精神气脉的骆驼兄而言,“这便是幸福。”
 
 
2010-5-25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精灵王
1楼  发表于: 2011-03-10   
气息说,好东西。
http://www.poemlife.com/index.php?mod=showcols&str=1339&zid=0&page=2
级别: 论坛版主
2楼  发表于: 2011-03-10   
广友这气息说,很有意义。看到这篇文章,也联想起你给骆驼写的那个诗,是大雁塔吧好像,真是真气贯注。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angjuliang
级别: 论坛版主
3楼  发表于: 2011-03-10   
聂广友兄说和对极。
黑骆驼孟小来的诗往往就是气息贯注而成的诗。这个很是迷人。所以,他还是倾向李白。
级别: 总版主
4楼  发表于: 2011-03-10   
这些理论是从创作实践而来的,读了非常受益。
级别: 总版主
5楼  发表于: 2011-03-11   
读过,好文,印象深刻! 问好
我的微博:
http://t.163.com/0772383818?f=blogme
级别: 总版主
6楼  发表于: 2011-03-11   
似乎又精致了,再读,再谢广友兄妙心妙笔。理之说,应当思之。祝好。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论坛版主
7楼  发表于: 2011-03-11   
引用
引用第3楼湖北青蛙于2011-03-10 19:29发表的 :
聂广友兄说和对极。
黑骆驼孟小来的诗往往就是气息贯注而成的诗。这个很是迷人。所以,他还是倾向李白。


呵,青蛙兄,那就倾向李白吧,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总版主
8楼  发表于: 2011-03-14   
回 7楼(聂广友) 的帖子
感谢青蛙兄,呵,支持我偏向于李白~。广友兄是一直认为我更适合于老杜的吧,呵。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论坛版主
9楼  发表于: 2011-03-14   
Re:回 7楼(聂广友)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8楼黑骆驼于2011-03-14 10:16发表的 回 7楼(聂广友) 的帖子 :
感谢青蛙兄,呵,支持我偏向于李白~。广友兄是一直认为我更适合于老杜的吧,呵。

呵,骆驼兄弟,杜甫李白都是大师,但最终,你倾向的只能是你自己。祝好。
我的微信号:gylx3000
级别: 论坛版主
10楼  发表于: 2012-05-29   
Re: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读了广友兄评论骆驼的诗,很精到,气息一说颇有见地!问好二位了!
夏汉:蛰伏;或游离于诗坛
级别: 总版主
11楼  发表于: 2012-05-31   
Re:Re: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引用
引用第10楼夏汉于2012-05-29 20:07发表的 Re: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
读了广友兄评论骆驼的诗,很精到,气息一说颇有见地!问好二位了!




问好夏汉兄!我的诗是另一回事,但广友兄此评有如拨云见日之妙,如此长的诗评,惊现诗歌评论中罕见的气贯长虹之作,足令当下一干所谓的买办诗评家失语汗颜!至于对"气息"的发掘与阐述,更是神来之笔.
黑骆驼 http://blog.sina.com.cn/heiluotuo
级别: 总版主
12楼  发表于: 2012-06-02   
Re:黑骆驼诗评:   <气息凝聚事物>
的确是妙心妙笔啊 精辟!
未得詩魔降,閑時風月吟。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