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何不度:异己者雅克
级别: 新手上路
0楼  发表于: 01-16   

何不度:异己者雅克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云垂天 执行加亮操作(2019-01-16)


诗集预定:《异己者雅克》


文/伽蓝

雅克,何不度,杏黄天,是当代最具思辨力的诗人,他将自己卡在现实与理想间以歌以哭,他直陈式的诗句迅猛如闪电惊雷,击打麻木昏暗的时辰。

他必定是现实主义的失败者,他的批判性导致他的“失败”,我所欣悦的一种失败,受到震动与鼓励的失败;同时,他必定也是理想主义的胜利者,因他的不屈服与不盲从而独擎旌旗。

他的诗歌,接续的是老杜的传统,是真诗。他的诗艺,是西部的冰雪炼成的精钢,终于铸成削铁如泥的锋刃。

读他的诗会给风花雪月的小情致小浪漫以致命一击。

醉生梦死忍辱苟且的人物泼一头灌顶的冰水。

诗歌需要这样的淋漓,做梦的人总要敢于面对猛兽横行的白天。


纵观诗坛气象千万,这样的诗人并不多见,足够让人珍视。

幸运的是,雅克、何不度、杏黄天终究三位一体,呈现一个人朝圣般的灵魂,这灵魂本身就是奇迹。

近日得悉何不度诗集《异己者雅克》已拟由长江文艺出版社诗歌出版中心出版,并预计于本月入厂印刷。遂走笔以为祝贺,亦为诗集大卖壮形色。

诗人何不度,对于推介自己的作品谦逊而忐忑,他在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本诗集为作者写诗近三十年来第一本诗歌选集,380多页380多首诗,每本66元(含邮寄费8元),恕无力赠送。

感兴趣的朋友请加作者微信: xhtyak 付款预购!

诗歌的廉价只够他的无力,真心的支持,仅仅是用一次充话费的钱买一本诗集,那么多诗,那么厚一大本,可以当枕头,也可以治疗失眠与无事可做。

更重要的是能结识一位值得珍惜的诗人。的确,他坦荡荡的心怀,要与全世界的人做朋友。

行笔至此,算是弥补一点遗憾,之前辜负何兄所托,今日略吼一吼,希望喜欢诗歌的朋友能感谢您的阅读。

转发、扩散、预购都是对诗歌的鼓励!!!

2019.1.11



何不度诗选

生命

风在哪里点燃的,风还在哪里吹灭
从畜生到鬼到人到神
从地球到银河到宇宙
从无路可走到有一条路到有很多路
或者相反吧
从有很多路到有一条路到无路可走
从宇宙到银河到地球
从神到人到鬼到畜生
我们在哪里走散我们还在哪里相聚

2017


米拉日巴之歌(二)

他们看到你全身发绿
越来越瘦,因为只有荨麻籽可食
你唱着道歌,不停地变幻身相
头顶空行母飞来飞去
他们想供养你
想让你留下
这群活在欲望死在失望中的人
贫穷的人或富有的人
男人或是女人
老人或者小孩
他们都想让你留下
你还是一次又一次去了雪山深处
遵从父亲玛尔巴的教诲

你给他们说:“热穹巴我的孩子,
即便是你,也不要怀疑。
我留下来没用,
除非因错觉而倒立的人,
因错觉而解脱。”

2017


热风已经到来

清明前后,餐桌上下,他还要继续,痛饮——
“当风没有来时,他以为自己
可以佯装不知。”

而她在高处,
怜悯地看他,在反复的谎言中,
练习,干净。

而大河上下,热风已经,吹遍。
而与血液同样,有一条对等的脏水沟,不择
日夜,流淌。

2014


不要思想

没有词语,没有幻境,没有结束,
甚至都没有梦和记忆

“是绝望的眷恋让他离开,就如是虚妄的眷恋让他留了下来。”

生活的病句,
等来他适合的改写人

2014


如此荒唐

顺便,你就没有看见我
顺便,我就不能忘记你

顺便,月亮升起来
顺便,太阳落下去

顺便,我们就这样活着
顺便,我们就这样死去

2013-10-10


歌声

偌大的厂房里,只有
他的歌声回荡
嘈杂的机械的响动
也象是伴奏
我第一次发现
唱花儿的这个临夏人
是这么地忧伤
是花儿忧伤的调子呢
还是他的忧伤找到了
花儿
连人群也象是忧伤的
伴舞

1999-7


黑夜

这时,我就直想哭
想哭着敲开那扇们
让我也进去
因为身旁的人不是我想
要见到的人,因为死者
受辱的人
还活在我们的心中
他们的阴影一片一片
移开,又覆住我们的心灵
但这长长的走廊象是颓废的面孔
等待,潜入者,通过
随时准备改写一个人的
生活细节,涂上污点

1997


呼唤

机械彻夜响着,灯光熄灭
冬天到了,万物萧瑟,车间外面寒风呜咽
我又听见你的呼唤,妈妈
哪里生活都一样
为什么你的眼泪一再流淌

2000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每天都要从公园十字出发,途经天鹅湖水厂 寺儿沟
接送8岁的儿子上学
回家,小心穿过红绿灯

在路上会想自己的前世,是否只做了三件事:出生 哭 死
都是身不由己
来世还只做三件事:哭 死 出生
想这次,总可以自己做主,换一个次序了吧

喇叭尖刺,让我心惊:紧紧抓住儿子的手
并对他说:过十字路口要快
要躲开红灯,躲开汽车,不能一个人独自穿行

看着儿子的眼睛,突然爱上了今生
爱上一只猪的生活

2007


边城忆旧

我们看见月亮。我们只看见月亮,但是两颗
它们如此孤单。我们相遇
但更孤单

我们起初炽热的气息与后来熄灭的光
告诉我们——
孤单是它们的生命

我们曾经沉溺,我们曾经迷恋,河流
与树木与山川。但更孤单
我们相遇——

我们看见月亮。我们只看见月亮,但是一颗
天上月就是水中月
树影就是树

我们中间一个人念念不忘的那些山川与河流
一样是不动与流动

2011





作者简介:
何不度,曾名杏黄天、雅克等,原名何瀚,七零年代初生于甘肃西和。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等刊物,曾获第四届“诗神杯”新诗大赛一等奖与“十佳诗人”称号等奖项。出版有专著《青城高氏祠堂》、合著《西部作家的文化姿态》《西北农村道德观察书》《甘肃历史文化名人》等。现居兰州。



来源:微信公众号:木小北




[ 此帖被雅克在2019-02-17 12:26重新编辑 ]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01-16   
严重祝贺!
云之巢http://blog.sina.com.cn/yunchuitian
级别: 新手上路
2楼  发表于: 01-16   
回 1楼(云垂天) 的帖子
问好老兄!握!!!
http://blog.sina.com.cn/xinghuangtian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