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短篇小说集2
级别: 论坛版主
0楼  发表于: 2014-08-21   

短篇小说集2

8龟转山

“龟转山,早啊。”一个非常熟悉的女中音冲着他的背影喊。
龟转山汗水淋淋地别一下套在自己脖子上的那颗头,就看见了小惠。小惠是龟转山的发小,后来又一起升入当地的一所比较有名的高中,但不在一个班级,只是没初中以前那会儿勤了。再后来龟转山上了大学,小惠参加了工作,见面的机会非常少。
“小惠,是你啊,你这是要去那儿。”龟转山急刹车似的停下了脚步,一头瀑发也像刚从海水里打捞上来的鲸鱼须,几颗有着男人酸臭味的小汗珠洒在小惠的脸上。
“他还是那个样子,一点也没变。”小惠想。
“你看我这个小肚腹,都快要鼓起来了。”小惠回答龟转山。“你还是那么瘦,瘦得连肉都毛得了。这几十年的米饭,都消耗到那儿去了。”
“那儿也没消耗,只是吃了不长肉,我那里晓得。”龟转山不无挪喻地笑笑。“倒是你小惠,越长越丰乳肥臀了,老同学,这方面是不是有什么秘芨,可得告诉我。”
“女人二十小蛮腰,四十水桶腰,六十罗汉腰,我那里有什么秘芨,嫌它还来不及,你又不是女人,那里晓得女人的苦恼。”小惠仍然还是那么认真,像二十年以前那样,龟转山要她让他抄一抄作业,她不肯,还说出一大堆的理由。
“你还是那个小女人样子,一点没变。”龟转山别过话题。“你今天怎么有闲暇出来蹭公园了,前些日子听老同学小哮喘说,你每日麻将,一日三埸都不拉下的,是不是有这回事。”
“龟转山,你可别听那小哮喘打乱哇,雀嘴巴,我就是再混沌也不会混沌到那个样子,何况我还在上公家的班,就是老公不管我,公家还管着我。”小惠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个劲地叫苦不迭。“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了公家的班,这就好比上了一条黑船,你还得一条道地走到黑,不然吃什么穿什么。”
“哟,老同学什么时候为吃穿二字愁起来了,还学会了打官腔,那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不都得要饭去了。”龟转山口不择言,还是和他在学校里那样,一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对什么事都不在乎似的。
“龟转山,你也来挖苦我,小学五年,初中三年,你可是我最铁的铁哥儿,别人不了解我,难道你也不了解我。”小惠说的是实情,龟转山和小惠在小学、初中那阵子,不光是同班同学,还是同班同桌,不光是同桌,还是同住二人胡同,那长长的二人胡同,每日都能看到他俩的影子沿着石板路跑过来,跑过去。他们的父母都说。“这天生的一对小冤家,长大了不知会怎样。”
龟转山大小惠三个小时出生,小惠小龟转山三个小时出生。龟转山出生时,龟二爷没在家,正在甲河里捉龟蟹。他母亲痛得满屋子跑,跑着跑着龟转山就从她的大腿间掉下来了。小惠出生时,小惠父亲也没在身边,她父亲当时是县革委会的主任,正在县上抓批斗会。小惠落地后三天都没睁眼,没哭也没闹。
当时的接生婆说。“说话晚一些的孩子命好,将来长大了肯定当大官。”接生婆有没有拍马屁的嫌疑,也没有谁会考证,反正这么着了。
小惠的家门对着龟转山的家门,只隔着一条胡同,过一辆板车的路儿。如果两个墩实的人并排走,恰好能把胡同塞得满当满当的,不留一丝儿的缝隙。当龟二爷提着一网蔸龟蟹正准备跨进家门时,小惠的父亲突然从背后蹁出。
“老哥,抓着龟蟹了。”龟二爷的前脚还悬在门槛上,便听到了小惠父亲的喊声。
“是惠主任呀,刚刚抓的,还活蹦乱跳的,惠主任也拿些去吃,我多着哩。”小惠的父亲便假装推托。
“我买你的,我买你的,婆娘刚刚生了娃娃,正愁营养。”
“不用,不用,惠主任家生了千金还是公子,我也没别的东西送,这些新鲜的龟蟹是我给你家的贺礼,本想知道你回来了送过去。”龟二爷忙不迭失地说,且一边转出身。
“老哥,我也不沾你便宜,这两瓶二锅头给你暖暖胃,算是我给你家那转山道个喜了。”惠主任神秘秘地贴着龟二爷的胳膊说。
“你还是吃了我家的龟蟹才说的话儿。”龟转山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小惠上小学第一次听他这么说的时候,确实吃惊不少。后来听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有时候她也会反驳。“你爸爸能去甲河捕龟蟹,还是我爸爸准许的,那时候吃的是大锅饭,记的是工分,如果没有我爸爸,那么多龟蟹它也不会自动跑到你家锅台上去。”
可是今日,龟转山还是那个德行,三句话不离那一点恩情,好像她小惠的命真的是龟二爷的龟蟹喂大的。其实不然,他们两家的交情,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龟二爷捕龟蟹以前是一个牛鬼蛇神,他押到这里来的时候,自杀过一回,是惠主任救了他。惠主任救他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怜惜人才,二是自己想向龟二爷请教一些东西。那时候他们各自都还没有成家,惠主任是劳苦大众出身,根正苗子红,属于胆大心细的那种男人。当来人把龟二爷交到他的手里时,那来人一句不经意的话让他特别难忘。“这龟二爷是京城大学里的教授,学问比天上的星星还多。”惠主任从未上过一天学,大字一个也不识,但脑瓜子机灵,上面的人喜欢,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到了县革委会主任的位子上。后来听人说,是原县革委会主任的女儿相中了他,他逃脱不得,只得认爹。也有人传,龟二爷的老婆就是惠主任的初恋,因为娶了惠主任的女儿,他只得忍痛割爱把初恋情人介绍给了龟二爷,龟二爷娶龟转山的妈妈时,他比她大了整整一轮。有了这特殊的一层关系,惠主任自然会照顾龟二爷一下。龟二爷也自然会很特别地感谢惠主任。但是从旁人眼中看不出龟二爷对惠主任的感谢,反而是自从龟二爷娶了惠主任的初恋,他背地里还会说一些惠主任的坏话,这不是一个教授的为人之道。但没有人能理解能明白这其中的错综复杂。可在惠主任的眼里,龟二爷所说的那些仅对惠主任的坏话都不是坏话,反而是劝勉话、好话。看来人理解一个人或谅解一个人,无论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能接受,都能体察其中的好意。
“说这些都是过时的话了,你还在这儿翻老帐,你真的一点儿也没变。”小惠从不计较龟转山说些啥,那怕是他吼她骂她捉弄她,她也一点儿不生气。从小时候两个人光着屁股腚子玩过家家那会儿起,小惠就把龟转山当自己的亲小哥哥叫。
“小哥哥,你明天带我去甲河的沙洲上挖蟹黄吧。”小惠背一个大书包快速从教室里跑出来,冲着龟转山大喊。
“我不去,要去你一个人去。”龟转山每一次都是这样拒绝她。但每一次到了第二天傍晚,龟转山又只好带着她去挖蟹黄。原因是龟转山的妈妈拧他的耳朵。“你去不去,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带她去,你在家带小龟。”小龟是龟转山的弟弟,叫龟铭山。龟转山没办法,自己是家里的老大,小惠也是家里的老大。龟转山的小弟弟还在木椅子里睡懒觉,才十个月大。而小惠此时还没有小弟弟小妹妹。听到妈妈这样说,他只好捎上一条短裤跨过二人胡同,冲着小惠的家门大喊。“小惠,小惠,去河边不,去河边不。”其实每次龟转山都希望小惠说。“我不去了,我不去了。”但每次从门内传出来的声音都是“我就来了,我马上就来了。”
“小惠,你老公真的当了大官。”自从他俩高中毕业,小惠没有考上,但其爸为她在农业银行谋了一个打字员的职位。而龟转山则考上了省城的大学。毕业分工时,龟转山的妈妈要他爸去找找当年的惠主任,也就是如今当了行署专员的惠专员。惠专员自从当上了专员,就从这个狭窄的二人胡同搬出去了。惠专员搬家的当天时晚上,他特意过来龟转山家坐坐,告诉龟转山他要搬到行署大院去了,如果今后你家有什么事,或者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就到行署大院来找我。龟二爷说。“惠专员,祝贺你又高升了,我家也没什么事,那样的日子都过来了,今后还能有什么事,真的用不着,用不着的。”龟转山的妈妈就炒了一碟糖花生,煮了一锅蟹黄,两人碗里都倒了半碗酒,边吃边聊一些事。
惠专员说。“帮你解决了一个工作,你明天去县城中学教书。”
龟二爷说。“我还是捕龟蟹吧,你看我这双老手,都快成龟蟹了。”
惠专员说。“你帮我好好照顾转山他妈。”
龟二爷说。“她是我老婆,我那能不好好照顾。”
惠专员说。“转山这儿子聪颖,将来肯定有出息。”
龟二爷说。“转山是我的儿子,我看不出来他有多出息。”
惠专员说。“以后有事找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没有推话。”
龟二爷说。“以后就不劳你专员大人了,我一个小老百姓还能有啥事落下来。”
惠专员说。“落不落下来谁也瞅不着,政策肯定是要好起来了。”
龟二爷说。“我不敢谈政策,像我这样的人也巴望不上。”
惠专员说。“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们也不会认识。”
龟二爷说。“惠专员,你喝醉了,什么革命不革命的,这里不谈革命。”
小惠的妈妈站在龟二爷的家门口喊。“小惠她爹,小惠她爹,你还不回屋睡觉,明天还要搬东西。”龟转山的妈妈出来应和。“小惠她妈,惠专员在咱家和老龟喝酒,可能要晚点回屋。”小惠的妈妈就不理转山他妈,扭转屁股独自回屋了。
“当什么当啊,还不都是人民的公仆。”小惠学着小时候责怪龟转山的样子,偏着头故意拿眼睛瞧他。龟转山的个子高瘦,小惠的个了胖矮,她这样瞧他,龟转山有点受不了。
“我至今还没有想通,当初上初中那阵子,老师怎总是把我们编在一个课桌上。”龟转山问小惠。“为了这个我还逃过几天课,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我当然记得,你不愿意和我坐,你是不是想和漂亮的女生坐。”小惠有些愤愤不平。“龟转山,我那里不漂亮了,你那时就那么讨厌我吗。”
“我讨厌你干吗,我又不娶你做老婆。”龟转山这是不打自招。
“说心里话了吧,你不愿意和我同桌,你就是怕我嫁给你做老婆。”
“不可能,我心里怎么想的,你怎么知道,我把你当亲妹妹,我不想别的同学说我亲妹妹长得不好看。”龟转山争辩,但也有些实话在里面。
“有一回我放学回家,听我爸和你爸在胡同里说话,我爸说,老哥,咱家这丑丫头给你转山做媳妇怎样?你爸说,小惠这孩子那里丑了,但做不做儿媳妇,我们也说了不算,又不是旧社会,父母包办婚姻。我爸就没说什么,转身进屋去了。”
“你爸没说什么,可我爸回家就问过我。转山,小惠这孩子怎么样,你们可是两小无猜的。我说,两小无猜是什么,我们没怎么样。我爸就沉默不作声,要我帮他倒了一碗烧酒,独自一人喝寡酒。”
“那时候我们都上高三了,你妈对我特别好,老是把煮沸的蟹黄端过来给我吃。我说,阿姨,我不吃了,你留给转山哥哥吃吧,他瘦得特别厉害。你妈妈就说,小惠啊,你转山哥哥每天都吃,吃得都腻了,还是你多吃些吧,这蟹黄营养哩,你爸昨天还帮咱家买了五斤红糖。”小惠抬头问龟转山。“那蟹黄你是不是真的吃腻了。”
“吃什么腻啊,那蟹黄都让我爸拿出去卖了,不然我那有钱交学杂费。”
“怪不得你那么瘦,你弟弟还比你结实一些。”小惠有些惊讶,但这种惊讶也就是那闪电一样闪过一下。“你考上了大学,连一封信也不回我,我还以为你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你给我写过信。”龟转山有些意外。“我从未收到过你的信。”
“不可能吧,我爸还问过我转山怎么不回你信,我只好撒谎说你学习忙不过来,肯定会回我信的,谁知你竟然只字未回过我。”小惠走在龟转山的左边,两个人围绕着公园的环形砂砾林荫道,看上去像一对喜欢锻炼身体的中年夫妻。
“你不相信我吗,龟转山,那天你前脚去省城上学,我还特意请了假到你家去找你,你妈说你刚走,可能还没出胡同口,我转身就跑,可是我一直跑出了胡同口,也未见到你的影子,你让我好伤心,好伤心。”
“那天开学是我妈对你撒了谎,小惠,后来我妈告诉过我,说你来找过我了,其实当时我就待在里屋,并没有出门,只是正打算出门,刚好你过来了,我妈就对你撒了个谎。”龟转山别过头,看了一眼小惠。“你不会怪我妈吧。”
“我不会怪阿姨的,这都是命,咱们都不能抗过命。”小惠的眼眶里多了一些湿润的东西。“龟转山,你今天怎么有时间出来散步,你不是到外面打工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去外面了,我才回来几天,就在这遇到了你,看来咱俩还真的是宿命。”龟转山的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涩全都有了。
龟转山自从他爸走了,他整个人都变了一副模样,沉默寡言不说,连一点点自信心也没有了。他爸是他毕业那年走的,至今龟转山还记得他爸被洪水吞噬的那一刻。七月也许是八月,他和他爸撑一条小船去甲河里捕龟蟹,那天刚好起了一点河水,浑浊的水面上漂浮着许多么物,有木头椽子,有死猪死鸭,有稻草和整棵整棵的树,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甲河的上游下了一埸暴雨,我和爸爸撑的小船就停靠在河中间的一个小沙洲上,我们猜想洪水不会再涨了,谁知当我躺在沙洲上休息时,突如其来的一埸洪水淹没了沙洲。爸爸为了救我奋力游到我的身边,一手拉着我一手抓着小船的绳缆,爸爸几乎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才把我拉到了小船的船舷边,我拼命地挣扎着,一边哭着一边抓住了船舷上的铁勾子。
“那洪水突然涨得那么厉害,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痛。”龟转山的步子越跨越大,他想把内心的痛苦甩掉,然而这那里甩得掉,只有路边的竹园里,黄昏的微风轻轻拂过,叶子发出细密的呐喊,像是要留住此刻金黄色的光阴似的。
“我爸爸没过一天好日子,那怕一天也没有,老天爷真是不公平,真是有眼无珠。”龟转山激动地说。“我爸是三天后才在下岸的一个坝子上找到的,我们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我妈妈一连哭了三天三夜,我和弟弟披着麻衣坐在石槛上守着爸爸,那几晚连天上的星星都不出来,它们也许怕看到爸爸的容颜会哭吧。”
“你分工的事怎么不来找我爸爸。”小惠问。“你爸爸走了你和你家人也没来告诉过爸爸,龟转山,你真的不了解我爸爸,你更不了解你爸爸,他们才是生死相交的朋友。我爸爸从专员的位子上退下来之后,三天两头的要求我来你家找你们,可是我不可能每天都来找你们,只得抽空闲或星期天,去你们原先的家找,问左邻右舍的人,他们都说不认识龟二爷,他们都说这里未曾住过什么龟二爷、狗二爷的,没有办法,我回到家只好跟爸爸撒谎说,快了,快了,龟二爷搬家了,我找到他搬的新家了。”
“爸爸走后,妈妈领我们搬到离二人胡同更远的乡下去了。妈妈说,没有生活来源了,只好回娘家种些疏菜、水稻吃。那时候我被分在一个边远的乡镇上班,弟弟继续到乡下的中学上初中。我记得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月领到三十来块的工资,全部交给了妈妈,可妈妈说,你自己留一半吧,将来还要娶媳妇用哩。”
“那二人胡同的人大多数是从各个地方押送过来的政治犯,拔乱反正那几年,他们也悉数回到自己的城市去了。每年清明节,我都要回二人胡同扫祭爸爸。”
“怪不得我找不着一个熟人了,原来是他们全回去了,但是我爸问得紧,几次都是自己要过来找你们,我说你们早就不在二人胡同了。我爸说,那就去芳溪村找找看,那是你妈妈的娘家。”
“你来过芳溪村找我们吗。”龟转山边走边问。
“没有,因为我听说过芳溪村很远,是一个小山村,又没有路,那时候我有了男朋友了,就是现在的老公,他当时也在行署上班,是我爸退休前的一个秘书。”
“那你为什么不来芳溪村找我们?”龟转山大惑不解。“你爸的话你也不听。”
“当时我正和我妈闹别扭,我不愿意嫁给那个秘书,是一个四眼狗,会讨好人,尽说些拍马屁的话,我妈说他将来有出息,你嫁给他没错。我反驳我妈,你喜欢他那你就嫁给他,你跟着他过日子好了。我妈就骂我没出息,尽想着那个瘦猴子同学。”
“瘦猴子,谁是瘦猴子。”龟转山惊讶地问。“在我的印象中,咱们班没有那个是瘦猴子。”
“你不就是吗。”小惠并无什么表情,跟着龟转山的步子,也并不挨得紧。“初中、高中那会儿,班上的女同学都在背地里叫你瘦猴子,可能你自己还不知道吧。”
“我只晓得男生都喊我高个子,并没有人叫我瘦猴子,看来你们女生还真是多事,取这么个绰号送给我,瘦又不是我的错,怎么就成了猴子了,猴子能和人比吗。”
“是没法和人比,可是我妈和我在家里都叫你瘦猴子,只有我爸不这样叫,我爸说别给孩子取绰号,会影响他一生的。我妈说,取个绰号就影响一生了,那什么不会影响一生啊,你说给我听听,你说给我听听。我爸就不争了,只得背着我妈问我,你真的喜欢转山吗,你怎么不去找他。我说我去找了,一家人人间蒸发了,我那儿也找不到了。”
“你这是在安慰我吧,小惠。你怎么会找不到芳溪村?”龟转山大惑不解。
“我真的去找了,只是我去的那个芳溪村不是你们家那个芳溪村,我白跑了一趟,后来我就赌气嫁给了那个四眼狗秘书。”小惠说。“刚开始我真的很生你的气,我真的恨过你好长一段时间,考上了大学有什么了不起,考上了大学就不理我了,连信也不回,我偏偏要嫁个大学生给你看看,可是到了出嫁那天晚上,我一夜未合眼,我独自坐在自家的院子里,数着天上的星星,我希望其中有一颗星星是你,你能看到我。”
龟转山放慢了脚步,他知道这个公园的环形跑道不是很长,差不多八里路远,这座公园像极了一只四脚爬的大龟。他想。这世上那有姓龟的,难不成爸爸为了不被揪斗,或少挨揪斗,能在那些小将大兵面前低下辈份来,故意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缩头乌龟的龟姓。当别人喊你或骂你的时候,你就成了乌龟王八了。更要紧的是,当领导问你姓什么时,你说你姓龟,乌龟的龟,领导一定会哈哈大笑。“你这个龟儿子,龟孙子,你终于肯承认自己是龟孙子,是龟儿子了。”那么这座像龟一样的山,还建了一个公园,是不是可以这样想,领导特别喜欢别人当他的龟儿子,就连山水也可以成为他们的龟孙,何乐而不为哩。
“龟转山,都这么大年纪了,今天我问你,你真的一直都是把我当亲妹妹看吗。”
“我,我是这么想的,那时候我也只能这么想。”龟转山的声音轻了些。“小惠,你也知道,我们家和你们家能比吗,那么大的差距明摆着的,我爸生前对我说过,转山,你和小惠的事,你最好自己想清楚,只有自己想清楚了,你才会得到幸福。”
“那你现在的婚姻幸福吗。”小惠紧起二步跃到了龟转山的前面。
“我,我一直未结婚。”龟转山低下头,不敢看小惠的眼睛。
“什么,你一直未结婚,你这不是骗人的吧。”小惠有些错愕。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龟转山,你,你再说一遍,你敢说你没有结过婚。”
“我真的从未结过婚。”龟转山十分肯定。
“你,你这是故意骗我的,是不是,龟转山,你为什么一直未结婚,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家里的事,爸爸的事,妈妈的事,弟弟的事,是他们的事耽误了你成家吗?”小惠由错愕到平静,由平静到声线变得嘶哑起来。
“黄昏真不容易。”龟转山想。“怎么就把自己的糗事捅出来了,一直以来,我在亲戚朋友同学面前都坚持说自己成家了,娶媳妇了,只不过家在外地,在某一个地方,我没有让他们知道这是自己编的谎言,善意的谎言,唉,这又怎么算是善意呢,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为了在同学朋友面前满足一下而已(虽然妈妈每每催得跟火烧屁股似的。)可是今日,今日是怎么啦,在小惠面前,在发小面前,在以前的心中那个无限活泼的小妹妹面前,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我失控了。”
自从龟转山分到那个偏远的小乡镇,他的心里就凉了半截。他没有去托人情,更没有听妈妈的话去找小惠的爸爸。他在那个穷山恶水的小乡镇努力地工作,甚至连星期天也没有休息。那个小乡镇的党委书记的女儿初中辍学在党委办公室打字,龟转山是唯一一个正牌大学毕业分到该乡镇的大学生,有什么要动笔杆子的汇报材料,领导都吩咐龟转山去写,写完后拿到党办去打印出来,这样一来二去的,那书记的女儿就喜欢上了龟转山。
“龟转山,你帮我去提一桶热水,我要冲一个澡。”女打字员吩咐龟转山。“稿子我马上帮你打印好,水温不要太热了,我不喜欢洗太热的水,但不洗热水澡又不行,我怕着凉,这山坳里的晚上全是凉的,你也不要洗冷水澡,免得着凉了,那样不好。”
龟转山不敢推辞,只得照办,提着一桶热水路过干部宿舍时,许多年老的干部和他打招呼。“小龟啊,提热水啊,好好干吧。”也有一些年轻的干部挖苦他。“看来真的要做龟儿子了,反正你也是姓龟,无所谓了。”龟转山知道他们的意思,但也无可奈何,只得一一笑纳。书记的女儿长得也不是太难看,个子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许多年轻干部和男老师都公开来追求她。有一日,她故意跟龟转山说。“龟转山,有人送我裙子了,有人送我钻戒了,有人想请我去县城吃饭,也有人想请我看电影,你说我去不去,我不去又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去了又对不起自己的真心,你说我怎么办,龟转山,你帮我拿个主意好不好。”
龟转山那能有什么主意,只得喏喏几声。“那你就去吧,这样的好事我想有也轮不到。”
“龟转山,你真的对我没那个意思,你就不会约我去散散步看个电影什么的,那怕钻小山路也行,我可不少人约的,到了那天你可别后悔没先下手。”
“我可不敢想,我家里那么穷,妈妈和弟弟还等着我拿钱回去生活,那里还有这个谈情说爱的心情,小燕子(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字是燕字),你才多大啊,家里条件又这么好,我不敢指望有什么高攀的念头。”
“你啊你,龟转山,你书呆子啊,你蠢啊,你不敢高攀那谁还敢高攀,你不敢想那谁还敢想啊,你在我爸爸的眼里都快成了他的准女婿了,爸爸昨天吃晚饭时还问我哩。”小燕子含情脉脉地望着龟转山的眼睛。
“你爸爸问你什么?”
“我爸爸问我们是不是真的在谈了,我说嗯,我爸爸就说,要谈就谈真的,可别闹着玩。”
龟转山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小燕子的床沿上脸突然胀得通红,像喝了鸡血。
“你不敢动真的。”小燕子向龟转山身边靠了靠,但她毕竟不是那种疯狂的女孩子,起码的自重还是有的。她把一双粉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腿间摩挲着,希望龟转山的手能马上捉住它。然而龟转山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想到了小惠的手。小惠的手龟转山不知一次捉住过,当她把一只螃蟹提起来尖叫一声甩了手,龟转山会立马跑过去捉住她的小手左看右看,还好没有被螃蟹刺刺出血来。每每这个时候,龟转山就会责怪小惠。“你啊你,怕了吧,怕了就不要捉嘛,螃蟹的刺可没有长眼睛,它可不认得你是惠主任的千金。”
“你不要想这些嘛,人家都只喜欢你了,你就大胆一下,反正今天晚上这单位没别的人,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你怎么着了,我带你去我家看看。我妈都催了我好几回了,那个龟转山,你和他怎么不来家里吃个饭,他不是一个高个子吗。”
“后来你和小燕子怎么着了,是不是那个了。”小惠突然打断了龟转山的话,心情有些不安起来。
“我,我当时有些冲动,真的,只是冲动,那种感觉总是找不到。”龟转山一不小心,自己的手挨着了一下小惠的手,像电流击中了似的又弹开了。小惠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很少在龟转山面前红脸的她,此时的心也扑通扑通的,脸好烫好烫。
“那你们后来没成吗,怎么又分开了。”小惠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只好换成了询问的语气。“你们真的没有在一起过过,那怕一天的日子。”
“过过啊,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过日子。那天晚上我真的很悔恨自己,我怎么就把持不住了,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睡到她的床上去了。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还问过小燕子,小燕子,昨晚我没回自己的宿舍住吗,怎么睡在你的床上了。”
小燕子说。“不要说这些无聊的话了,你快点起床吧,我准备了礼品,今天咱们就去我家吃午饭,你这个新姑爷拜见丈母娘头一回,你可得提点什么东西去,不然不合我们这里的乡俗。”
龟转山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光着一个身子,像一条泥鳅,滑溜溜的裸在被子里好不丑陋。“我,我们那个了吗?”龟转山有些惊慌失措地问小燕子。
“那个了,那个了啊,你是不是做梦了,梦见自己不是自己了。”小燕子半开玩笑地嗔怪着。“那个和你那个了,你还说哩,你差点都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那里受过那个罪,你还好意思问。从今以后,你就得对我的身子负责任,要不然,要不然,你也别想有其他女孩子了。”
“我,我,我对不起我自己。”龟转山只得捂着被子想哭,其实他已经哭出来了,眼泪在心里刷刷地流。
“你们都那个了,你还说你没有成家结婚。”小惠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龟转山你这个乌龟王八蛋,刚才你还说没结婚,一下子又说那个了,这不是在骗我吗。”
“我没有骗你,真的,小惠,我没有骗你。”龟转山急于想争辩,这反而激起了小惠的愤怒。“你一个人散步去吧,我不想跟你散步了,免得这许多的路人说咱俩的闲话。”
然而好不凑巧的是,小哮喘从对面的林荫道挽着一个女孩子走过来,他们几个硬是面对面碰着了。
“早啊,小惠姐,早啊,转山哥,你们怎么碰在一起散步了。”小哮喘先是惊讶,后是会心地一笑,仿佛那笑是告诉他俩的。“你们也有秘密了。”
龟转山先说。“小哮喘,你可别夜夜当新郎倌,家里还有老的小的,你这样做会不会天不肯。”
小惠更是急急地说。“小哮喘,好你个小哮喘,原来你媳妇这么年轻,年轻得连我都羡慕死了。”
“小惠姐,那能哩,这不是我媳妇,这是我小三,她人长得漂亮,心眼也好,又年轻,我和她在一起,感觉自己也年轻了二十岁。”小哮喘毫不掩饰自己的成功。“自己做生意赚得少,那些上千亿万亿的,小三多得都数不过来哩。和他们比起来,我这是小小巫见大大巫了,我的小心肝宝贝儿,你说是不是啊。”小哮喘说完当着小惠和龟转山的面吻了一下那小女孩的红嘴唇,那小女孩竟然毫不羞愧。看上去,小哮喘都能做她的父亲了。
“你这是搅乱社会的婚姻市场。”龟转山开玩笑说。
“小哮喘,你不是色鬼那世界上就没有色狼了,好端端的一个小女孩让你给糟蹋了,真是悲催。”小惠套用了时下最流行的一个词。“龟转山,咱们走,让他跟树臭美去吧,咱们不理他。”
“小惠姐,别——别介啊,吃醋了吧,当初我追你,你老是骂我人渣,我人渣怎么啦,我人渣也能当大老板了,我人渣也能娶几个小老婆了,这世道还真是公平啊,小惠姐,我还得感谢你当初对我的鼓励哩,要不是你的那些难听的骂人话,我小哮喘也没今天这个出息了。小惠姐,谢谢你啊,谢谢你的当初了。”小哮喘一点儿也生气,还一个劲地陪着笑脸。
“人渣,还是一个人渣。”小惠在心里骂道。
龟转山本来还想和小哮喘说几句话,小惠看不习惯这种变态男,竟然伸手去拉龟转山的胳膊。“龟转山,走啊,咱们快走,你不是说还有人在那边等着咱们吗。”龟转山一时未反应过来,愣在原地约有十几秒的样子。一下子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故意顺手牵住了小惠的手。“是,是,那边还有人在等咱们,咱们走。”
小哮喘本想在他们面前多眩耀一下自己的铜臭味,见小惠竟然主动拉住了龟转山的手,也一时不知所措了。心想“他们,他们难道是真的。”
中学时代,小哮喘对小惠简直像着了迷一样喜欢,然而小惠最最讨厌的男生却是小哮喘。在小哮喘的心里,他不知有过多少次发誓非娶到她不可。老天爷总是把人的心事拆开来,当你拥有了某些东西,你就会失去某些东西。对于小哮喘来说,他的事业成功虽然是一个奇迹,但婚姻与家庭,他经营得却糟糕透了。他曾一度幻想自己娶到了小惠,和小惠恩恩爱爱过着幸福美满的隐居生活,可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今天这个让他非常伤心又极不自在的时刻,小惠却和龟转山这样的浑球男人好上了,真是老天在他心窝穴上恨恨地划了一刀,那种血涌的晕眩,让他几乎僵死,几乎栽倒在地。
龟转山不知是怎样拉着小惠的手跄踉离开的,小哮喘也不知是怎样逃离的。他们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各自叹息各自的遭遇,各自比较自各的优越感,甚至各自恨各自的过去。未来在他们前面,又不知将要面对的是一条怎样的棘手的路。
当龟转山成年之后第一次拉着小惠的手,竟然是二十年之后的今天。这双手在龟转山的梦里不知出现过多少次了,每一次他都想紧紧地拉住它,可每一次都是空手而归。有一次龟转山和小燕子在做那个事时,龟转山失口喊出了小惠的名字。小燕子听得非常刺耳,一脚把他踹到了床底下。但是,龟转山真正没有和小燕子领结婚证的理由还不是这个,而是他们在一起三年了,小燕子的肚子一点儿妊娠的反应也没有,这让小燕子的父母非常担心。
“女儿,你们在一起做没做那事,怎么一点也不见你的肚子。”小燕子的妈妈问她。
“妈妈,你女儿还没傻到那种程度吧,连畜生都会的事,你女儿怎么不会。只是龟转山那东西有点熊,没几下就泄了,可能是他的问题。”
“要不,你明天和他去县城医院查一查,看看是什么原因。”小燕子的妈妈提醒女儿。“你可是我和你爸的唯一宝贝女,我和你爸可不能没有孙子。”
第二日当龟转山和小燕子从县医院大门口横穿马路时往回返时,小燕子问龟转山。“是你的精液问题,那怎么办,咱们也去大医院治疗一下,医生说,我还是有希望怀上孩子的。”
龟转山没好气地回道。“我不去治,要去你一个人去。”
然而就在龟转山的话音还未完全落地的那一瞬,从斜刺里冲出一辆像失去缰绳的野马小轿车,刚好从落在龟转山背后一步之遥的小燕子身上碾了过去。
悲伤过度的小燕子父母在对待龟转山的这个态度上,简直失去了理智,他们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龟转山身上,龟转山在那个小乡镇几乎不能抬起头来生活下去了。直到有一日,小燕子的父亲把他叫到书记办公室。“龟转山,你到别处去发财去吧,我们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真菩萨,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龟转山非常体谅做父亲的心情,这叫触景生情,只要龟转山还在他面前晃悠,书记大人就不得不勾起悲痛来。龟转山也没什么争辩,收拾行李第二天就南下广东自己找工作去了。这件事直到第三个年头,龟转山才告诉母亲,如果他母亲不是要来乡镇看一看他的儿子,龟转山会一直瞒着母亲的,他仍然在那个乡镇上班。
“外面的女孩多如牛毛,你后来就没有再找过吗。”小惠想松开龟转山的手,可龟转山的手紧紧地摞着她的手,生怕她的手再一次从他的手中滑脱掉。
“没有,一点心情也没有,我在外面找工作期间,也曾想过要回来找你。”
“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你明知道我们家住在行署大院,很容易找到的。”小惠再次责怪他,但内心平静了许多。“我一直在想你。”
“那个小秘书对你不好么?”龟转山敏感地问。
“好是好,可我们在很多年前就离婚了,一个女孩跟着我过日子。”小惠说。“我离婚那阵子,小哮喘三天两头地往我家跑,我一直未答应他。”
“难怪小哮喘说你过起了麻将生活,原来他说的是麻醉生活,我现在才听懂。”
“那个小秘书会拍马屁,升了官,在外面拈花惹草,有一次还让给撞着了,是我要离的。”
“那你爸爸妈妈的身体怎么样了,他们过得还好吧。”龟转山试探着问。
“我爸爸不充许我离婚,但又执拗不过我,气得得了抑郁症,加上从位子上退下来的失落感,临终前还念念不忘你爸爸。”小惠这一次真的哭出了声音。
龟转山也哭了,只是没有哭出声音。
“小惠,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龟转山抬头望西北,不无感慨道。“落日的红霞,出海的金光,看来明天又是一个晴朗又崭新的日子。”
“一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你我都长老了。”小惠擦掉泪水,仰头望着龟转山那古铜色的脸,像是望着自己心中的那一尊活佛。

2013-6-3
唐颖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08-21   
慢慢读。。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