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列表
主题 : 中国现代诗人必读的十则诗学原理
级别: 骑士
0楼  发表于: 2014-07-28   

中国现代诗人必读的十则诗学原理

中国现代诗人必读的十则诗学原理

 中国诗人必读的十则诗学原理

1汉语诗歌的发展应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要走的道路。

最近,我突然看到有人在议论北岛对汉语诗歌写作提出的新要求,我不知道北岛出于什么动机或怎样的写作策略提出了用汉味来确立现代汉语写作的方向,北岛这样做在我看来,是出于以下两点:一是他把汉语诗歌写作当做取悦西方的一种工具,也就是说把汉语诗歌倒退回过去,用一种在过去的历史局势中发展出来的美学趣味当做衡量当下汉语诗歌写作的标准,他把汉语诗歌写作完全脱离当下,脱离现代汉语诗歌必须经历的一个新的历史局势,在这个新的历史局势中,汉语诗歌写作正发生复杂的变化,北岛对这些变化视而不见,更可怕的是他对如何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当下获得的生命的真实感觉也认识不到,也理解不了,我不知道他还凭什么给汉语诗歌做出诊断,正是出于他的无知与虚狂才用汉味这个空泛的概念来欺骗中国读者。二是北岛把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当下的体验中获得的生命感觉简化为汉味,在我看来北岛提出的汉味是有意从过去的传统中提纯出一种纯粹的性格,也就是说他把中国人在当下活着的存在形态简化为一种民族性格,这种性格代表民族在历史中塑造的精神,这种性格在北岛看来作为一种文化象征是汉语继承的一笔遗产,要用商业化的手段好好开发它,利用它,并大力宣传它。无疑,北岛这样做的险恶用心是要彻底摧毁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因为他根本不明白现代汉语诗歌的发展必须从它经历的历史局势中做出自己的抉择,这种抉择意味汉语诗歌必须在真实的历史境遇中获得新的立场,并从新的立场出发来找到一种艺术形式来表达自己的生命的感觉,我们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到自己情感的形成与精神是通过一种怎样的途径凝聚起来的,才能給我们认识世界提供一种崭新的方法,才能真正意识到汉语诗歌的发展应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要走的道路。


2让汉语诗歌拥有自己的民族的血与肉

 我是靠自学成才的一个至今还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为了生存,为给汉语诗歌找到一个时代与生活的血与肉,我抱着坚韧的决心在现实的体验中走向实现一个伟大诗人的理想。我痛恨那些占有一个民族的文化资源与发表平台的知识分子,写作对他们来说,就是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神圣的角色,好向普通大众宣传什么是道德与美,以便为一个政府的统治掩饰其罪行并口是心非的赞美人活在世上的幸福,同样我也痛恨那些经历社会底层的写作者,盲目对文化的崇拜,一边祈求自己的心灵在污浊的尘世中获得拯救,一边用虚空又自恋的词语建筑个人的城堡,以区别劳苦百姓,同样我也痛恨这次北京文艺网搞的诗歌大赛,北网那些老大与评委有意对一些优秀的作品视而不见,故意让那些用半生半熟的汉语在写现代诗歌的人获奖,这些人即缺乏批判的精神也无法贡献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让读者感觉到美的所在,北网的无耻与专断的确让我火冒三丈。我认为让汉语诗歌拥有自己的民族的血与肉,就意味着汉语诗歌写作者在坚持的立场上有鲜明的判断,在对时事的批判要做到无畏又富有深刻的洞察力,在艺术的创新上必需要有冒着风险的意志。我热爱阅读,也热爱生活,更热爱诗歌,爱是恨的另一种形态,爱与恨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是相互转换的能量,正是在爱憎分明的透彻与清晰的实践中,我似乎有了生命的个性,似乎有了自己的写作风格。

3让汉语找回它的理性与秩序

我的诗歌的内在化是对外在世界的一种吸纳与整理,也是我的诗歌赋予我遭遇的现实一种形式的根本力量,这是现代汉语诗歌必须经历的一种自我实践,只有这样,汉语才能找回它的理性与秩序。

4、把知识变成一种批判性思维

   对我来说,一种生存的自我实践是确保我作为一个历史亲历者的完整性,也是作为一个歌写作者通过写作行为让知识回归到我们所处的社会,也就是说一个诗歌写作者对知识所处的社会一无所知,那么就无法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知识,更无法知道它的发展和传播在今天遇到了什么问题,更无法知道让知识成为向社会发问的一种方式。只有作为一个历史亲历者才知道社会正以一种怎样运动的形态达成临时性的契约来获得发展的,只有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通过写作的行为让知识成为向社会发问的一种创造性思维,才给汉语诗歌注入鲜活的血液与力量。通过多年的努力,对我来说,我已完成一种整合,把一个历史的亲历者与一个诗歌的写作者有效并亲密地融合在一起,这种整合意味着给我的诗歌写作提供了一种崭新的认识,同时使我在知识问题上采取了积极的行动,让我判定社会不是一个整体,判定它仍然受到争议原则的纠缠,我才能把知识变成一种批判性思维,才能真正把知识的发展与传播引往人类的交流是建立在人性的自由与尊严的意义的基础上的,不是任何的政治结构与经济模式可以控制的。

5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

写诗不要过于局限在自己的视野,要把自我与外在的景物发展成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正是在生命的感觉中我们才能发现世界是如何通过一种组构来建筑它的诗意的,正是在组构中我们发现自己在世界中的存在的形态。

6诗的力量

显然,我把诗提升到一个民族整体进步与发展的高度上,提升一个人在他遭遇的现实国度中需要完成整个民族趋于繁荣的创造性,诗的力量来诗本身涉及的广度与深度,对我来说,诗的力量在于用一种后现代的解构还原一个诗人的原始生命感觉,不是从知识的结构中提炼一种硬化的体系思维,而是从生存实践中把生命感觉的原始转变成一种文学形式的爆发力。

7、诗人的思考

诗人的思考不是主观的自我预测,而是在生存实践中对人的行为的合法性进行的一种思辨,因为人的行为涉及到人与外部世界的产生的互动关系,正是在开放性的互动中诗人在思考他的行为是在何种美学的层次上转变成一次语言的革命。

8、诗人必须经历的三个阶段

    在我看来,一个伟大又成熟的诗人必须经历三个阶段,一、对诗歌的想象,因为对一个初写作者来说,想象是他被现实束缚或陷入尘世泥淖中获得精神解放的唯一途径,想象不仅是一种自我超越的能力,也是用主观的塑造来给诗歌确立一种具体的形象,通过想象,初写者拓展了他体验世界的丰富性,也容易导致过早用一种风格或写作模式把诗歌囚禁在先验的感官中。二、对诗歌的认识,这是一个阅读与学习的过程,诗歌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国家在它所属的时代与生活中,诗歌成为一个民族争取独立与自由的一种表达形式,同时也是一个民族通过诗歌找到自身的审美特性与价值取向。所以,对诗歌的认识,就是理解一个民族在其历史中是如何获得自我意识的途径?也是深入探索诗歌在何种艺术层次上认同自身民族的意志?同时也是发现诗歌结构是如何把个人与历史纳入表达的形式中来获得它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三、对生活的体验,对一个立志成为伟大又成熟的诗人,他知道诗歌其实就是一个民族在它遭遇的历史境遇中寻求自我生存的一种艺术,所以,对一个诗人来说,对生活的体验就是参与到历史的进程中,用自我实践的生存能力把个人与历史纳入一种充满冲突与复杂的生命进程中,一个诗人才知道如何使用他的才能,如何让自身的才能把一种存在的形态转变成一种艺术形式,从而知道诗歌应该坚持什么?抛弃什么?选择什么?因为一个诗人只有在生活的体验中尊重自己的生命感觉,尊重这种生命感觉的自由与独立,他才能真正意识人类的使命,才能认识到诗歌在他的时代与生活中如何完成自身的结构与美学体系,从而赋予自己写作的能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向自己的成熟与伟大。

9、 艾略特:一种精神获得解放的现代性

  前些天,我重读艾略特,发现艾略特为了成就自己,为了向家人证实靠自己的才华而离家出走,独自来到英国。显然,在二战之前笼罩着欧洲的阴郁与沉闷中,诞生的是对技术的崇拜与资本扩展的野心,对艾略特对来,想通过写诗来出人头地,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承受痛苦的历程,在这一点上的认识上,艾略特是清楚的,在他写出《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可以看出,他在嘲讽与恐惧的边缘冷眼对打探着世界,这首诗与其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探讨,不如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怀疑,正是在怀疑的冷漠中艾略特用戏剧性的笔调揭示出二战之前的青年人对爱情抱有的谨慎又疑惑的心情。
  可惜的是艾略特的对爱情的警惕抵不过肉体的激动,他草率地与维芬的结婚,很快突出两者结合的不幸,维芬的多变与火热迷惑了本分的艾略特,他没能认识到维芬的冒险精神是出于绝望的挣扎,而不是一直理性的担当,所以,维芬的灾难全爆发与艾略特相处的日子里,这对艾略特来说,是一直痛苦,好在艾略特对痛苦并不陌生,相反,艾略特只有在痛苦中才能激发出戏剧性的创造,通过自己的写作赋予自己的生命以秩序,从而在艺术的形式中找到自己心灵的安慰。艾略特加入英国国教高教会派,皈依宗教,在我看来是一种必然,因为他需要忏悔来减轻内心的怀疑而带来的罪恶,他需要一种外在的秩序赋予他混乱的生活一种固定的节奏。
  艾略特通过宗教强制的约束让自己的内心获得救赎的平静,因为他需要安宁与秩序来束缚自己那充满怀疑与沮丧的生命,怀疑与沮丧只会让人在痛苦中沉沦,让人失去奋斗的意志;在我看来,艾略特之所以皈依宗教,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要给自己充满戏剧性的矛盾与冲突的生命赋予一种稳定的生存形态,只有稳定的生存形态能給陷入混乱的生活带来一种结构的组合,正是在结构的组合中艾略特看见了他的写作者才华:他发现他能給一个人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纳入一种传统的结构中获得描述的可能。
       艾略特一直在婚姻的束缚与爱的自由中痛苦的游走,在为了生存的工作与自由的写作之间游走,很明显,写作是他对精神的一种梳理,宗教是对内心的一种梳理,对精神的梳理使他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走向完整,对内心的梳理,是他能在感情的平静中体验人性的冲动。对艾略特来对,写诗不是一种浪漫主义的放纵,而是对经验的一种发现与建构,所以,艾略特的诗歌带有很强的自省与反思,尤其是他运用大量的典故与自己的生存经验的结合赋予诗歌一种辽阔又深邃的结构,使诗歌第一次看见自己在理性的地平线上升起的象征意义。我对艾略特在诗歌上做出的现代性的努力表达高度的敬意,但对他把诗歌带入一种知识的结构使其复杂化与抽象化表示反对,因为在我看来,诗歌是一个人在生存实践中获得感受力的一种享受,通过享受使感受力转化为一种艺术形式,所以说诗歌就是一种艺术形式的生成,正是在艺术形式的生成中一个人的感受力得到高度的表达,感受力是一个人对人性的一种敏锐的察觉与体会,所以诗歌是对人性的一次发现,而不是对知识的演绎。
       在我的青春期,我为了让现代汉语诗歌获得真正的现代性,对艾略特的诗歌与评论进行系统性的阅读,正是对艾略特的阅读中,我抛弃了朦胧诗的含混与执迷,抛弃了把诗歌当成一种故事进行叙述的乏味,我发现艾略特带给我的是他在生存实践中获得的一种日常理性,发现他在对痛苦的承受中用一种戏剧性的自我嘲讽来获得精神的愉悦,发现他在宗教的虔诚中肩负起拯救一个陷入疯狂与暴力的时代,发现他在爱情的疑惑中最终找到爱的温柔与真挚,我想艾略特的成就来自他对生存实践抱着一种认真与执着的态度,正是在认真与执着中他发现一种写作的方法,一种把诗歌纳入戏剧性的结构中才能使诗歌获得解放的现代性,正是这种解放的现代性一直在激励与鼓舞着我。

10、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

写诗不要过于局限在自己的视野,要把自我与外在的景物发展成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正是在生命的感觉中我们才能发现世界是如何通过一种组构来建筑它的诗意的,正是在组构中我们发现自己在世界中的存在的形态。
[ 此帖被龙安在2014-07-28 06:47重新编辑 ]
级别: 总版主
1楼  发表于: 2014-07-28   
谢谢龙兄分享!

中国诗人必读的十则诗学原理

1、汉语诗歌的发展应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要走的道路。

最近,我突然看到有人在议论北岛对汉语诗歌写作提出的新要求,我不知道北岛出于什么动机或怎样的写作策略提出了用“汉味”来确立现代汉语写作的方向,北岛这样做在我看来,是出于以下两点:一是他把汉语诗歌写作当做取悦西方的一种工具,也就是说把汉语诗歌倒退回过去,用一种在过去的历史局势中发展出来的美学趣味当做衡量当下汉语诗歌写作的标准,他把汉语诗歌写作完全脱离当下,脱离现代汉语诗歌必须经历的一个新的历史局势,在这个新的历史局势中,汉语诗歌写作正发生复杂的变化,北岛对这些变化视而不见,更可怕的是他对如何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当下获得的生命的真实感觉也认识不到,也理解不了,我不知道他还凭什么给汉语诗歌做出诊断,正是出于他的无知与虚狂才用“汉味”这个空泛的概念来欺骗中国读者。二是北岛把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当下的体验中获得的生命感觉简化为“汉味”,在我看来北岛提出的“汉味”是有意从过去的传统中提纯出一种纯粹的性格,也就是说他把中国人在当下活着的存在形态简化为一种民族性格,这种性格代表民族在历史中塑造的精神,这种性格在北岛看来作为一种文化象征是汉语继承的一笔遗产,要用商业化的手段好好开发它,利用它,并大力宣传它。无疑,北岛这样做的险恶用心是要彻底摧毁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因为他根本不明白现代汉语诗歌的发展必须从它经历的历史局势中做出自己的抉择,这种抉择意味汉语诗歌必须在真实的历史境遇中获得新的立场,并从新的立场出发来找到一种艺术形式来表达自己的生命的感觉,我们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到自己情感的形成与精神是通过一种怎样的途径凝聚起来的,才能給我们认识世界提供一种崭新的方法,才能真正意识到汉语诗歌的发展应该选择一条属于自己要走的道路。


2、让汉语诗歌拥有自己的民族的血与肉

我是靠自学成才的一个至今还活在社会底层的工人,为了生存,为给汉语诗歌找到一个时代与生活的血与肉,我抱着坚韧的决心在现实的体验中走向实现一个伟大诗人的理想。我痛恨那些占有一个民族的文化资源与发表平台的知识分子,写作对他们来说,就是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神圣的角色,好向普通大众宣传什么是道德与美,以便为一个政府的统治掩饰其罪行并口是心非的赞美人活在世上的幸福,同样我也痛恨那些经历社会底层的写作者,盲目对文化的崇拜,一边祈求自己的心灵在污浊的尘世中获得拯救,一边用虚空又自恋的词语建筑个人的城堡,以区别劳苦百姓,同样我也痛恨这次北京文艺网搞的诗歌大赛,北网那些老大与评委有意对一些优秀的作品视而不见,故意让那些用半生半熟的汉语在写现代诗歌的人获奖,这些人即缺乏批判的精神也无法贡献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让读者感觉到美的所在,北网的无耻与专断的确让我火冒三丈。我认为让汉语诗歌拥有自己的民族的血与肉,就意味着汉语诗歌写作者在坚持的立场上有鲜明的判断,在对时事的批判要做到无畏又富有深刻的洞察力,在艺术的创新上必需要有冒着风险的意志。我热爱阅读,也热爱生活,更热爱诗歌,爱是恨的另一种形态,爱与恨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是相互转换的能量,正是在爱憎分明的透彻与清晰的实践中,我似乎有了生命的个性,似乎有了自己的写作风格。


3、让汉语找回它的理性与秩序

我的诗歌的内在化是对外在世界的一种吸纳与整理,也是我的诗歌赋予我遭遇的现实一种形式的根本力量,这是现代汉语诗歌必须经历的一种自我实践,只有这样,汉语才能找回它的理性与秩序。


4、把知识变成一种批判性思维

   对我来说,一种生存的自我实践是确保我作为一个历史亲历者的完整性,也是作为一个歌写作者通过写作行为让知识回归到我们所处的社会,也就是说一个诗歌写作者对知识所处的社会一无所知,那么就无法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知识,更无法知道它的发展和传播在今天遇到了什么问题,更无法知道让知识成为向社会发问的一种方式。只有作为一个历史亲历者才知道社会正以一种怎样运动的形态达成临时性的契约来获得发展的,只有作为一个诗歌写作者,通过写作的行为让知识成为向社会发问的一种创造性思维,才给汉语诗歌注入鲜活的血液与力量。通过多年的努力,对我来说,我已完成一种整合,把一个历史的亲历者与一个诗歌的写作者有效并亲密地融合在一起,这种整合意味着给我的诗歌写作提供了一种崭新的认识,同时使我在知识问题上采取了积极的行动,让我判定社会不是一个整体,判定它仍然受到争议原则的纠缠,我才能把知识变成一种批判性思维,才能真正把知识的发展与传播引往人类的交流是建立在人性的自由与尊严的意义的基础上的,不是任何的政治结构与经济模式可以控制的。


5、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

写诗不要过于局限在自己的视野,要把自我与外在的景物发展成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正是在生命的感觉中我们才能发现世界是如何通过一种组构来建筑它的诗意的,正是在组构中我们发现自己在世界中的存在的形态。


6、诗的力量

显然,我把诗提升到一个民族整体进步与发展的高度上,提升一个人在他遭遇的现实国度中需要完成整个民族趋于繁荣的创造性,诗的力量来诗本身涉及的广度与深度,对我来说,诗的力量在于用一种后现代的解构还原一个诗人的原始生命感觉,不是从知识的结构中提炼一种硬化的体系思维,而是从生存实践中把生命感觉的原始转变成一种文学形式的爆发力。


7、诗人的思考

诗人的思考不是主观的自我预测,而是在生存实践中对人的行为的合法性进行的一种思辨,因为人的行为涉及到人与外部世界的产生的互动关系,正是在开放性的互动中诗人在思考他的行为是在何种美学的层次上转变成一次语言的革命。


8、诗人必须经历的三个阶段

    在我看来,一个伟大又成熟的诗人必须经历三个阶段,一、对诗歌的想象,因为对一个初写作者来说,想象是他被现实束缚或陷入尘世泥淖中获得精神解放的唯一途径,想象不仅是一种自我超越的能力,也是用主观的塑造来给诗歌确立一种具体的形象,通过想象,初写者拓展了他体验世界的丰富性,也容易导致过早用一种风格或写作模式把诗歌囚禁在先验的感官中。二、对诗歌的认识,这是一个阅读与学习的过程,诗歌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国家在它所属的时代与生活中,诗歌成为一个民族争取独立与自由的一种表达形式,同时也是一个民族通过诗歌找到自身的审美特性与价值取向。所以,对诗歌的认识,就是理解一个民族在其历史中是如何获得自我意识的途径?也是深入探索诗歌在何种艺术层次上认同自身民族的意志?同时也是发现诗歌结构是如何把个人与历史纳入表达的形式中来获得它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三、对生活的体验,对一个立志成为伟大又成熟的诗人,他知道诗歌其实就是一个民族在它遭遇的历史境遇中寻求自我生存的一种艺术,所以,对一个诗人来说,对生活的体验就是参与到历史的进程中,用自我实践的生存能力把个人与历史纳入一种充满冲突与复杂的生命进程中,一个诗人才知道如何使用他的才能,如何让自身的才能把一种存在的形态转变成一种艺术形式,从而知道诗歌应该坚持什么?抛弃什么?选择什么?因为一个诗人只有在生活的体验中尊重自己的生命感觉,尊重这种生命感觉的自由与独立,他才能真正意识人类的使命,才能认识到诗歌在他的时代与生活中如何完成自身的结构与美学体系,从而赋予自己写作的能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向自己的成熟与伟大。


9、 艾略特:一种精神获得解放的现代性

  前些天,我重读艾略特,发现艾略特为了成就自己,为了向家人证实靠自己的才华而离家出走,独自来到英国。显然,在二战之前笼罩着欧洲的阴郁与沉闷中,诞生的是对技术的崇拜与资本扩展的野心,对艾略特对来,想通过写诗来出人头地,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承受痛苦的历程,在这一点上的认识上,艾略特是清楚的,在他写出《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可以看出,他在嘲讽与恐惧的边缘冷眼对打探着世界,这首诗与其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探讨,不如说是对爱情的一种怀疑,正是在怀疑的冷漠中艾略特用戏剧性的笔调揭示出二战之前的青年人对爱情抱有的谨慎又疑惑的心情。
  可惜的是艾略特的对爱情的警惕抵不过肉体的激动,他草率地与维芬的结婚,很快突出两者结合的不幸,维芬的多变与火热迷惑了本分的艾略特,他没能认识到维芬的冒险精神是出于绝望的挣扎,而不是一直理性的担当,所以,维芬的灾难全爆发与艾略特相处的日子里,这对艾略特来说,是一直痛苦,好在艾略特对痛苦并不陌生,相反,艾略特只有在痛苦中才能激发出戏剧性的创造,通过自己的写作赋予自己的生命以秩序,从而在艺术的形式中找到自己心灵的安慰。艾略特加入英国国教高教会派,皈依宗教,在我看来是一种必然,因为他需要忏悔来减轻内心的怀疑而带来的罪恶,他需要一种外在的秩序赋予他混乱的生活一种固定的节奏。
  艾略特通过宗教强制的约束让自己的内心获得救赎的平静,因为他需要安宁与秩序来束缚自己那充满怀疑与沮丧的生命,怀疑与沮丧只会让人在痛苦中沉沦,让人失去奋斗的意志;在我看来,艾略特之所以皈依宗教,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要给自己充满戏剧性的矛盾与冲突的生命赋予一种稳定的生存形态,只有稳定的生存形态能給陷入混乱的生活带来一种结构的组合,正是在结构的组合中艾略特看见了他的写作者才华:他发现他能給一个人遭遇的时代与生活纳入一种传统的结构中获得描述的可能。
       艾略特一直在婚姻的束缚与爱的自由中痛苦的游走,在为了生存的工作与自由的写作之间游走,很明显,写作是他对精神的一种梳理,宗教是对内心的一种梳理,对精神的梳理使他在艺术的表现形式上走向完整,对内心的梳理,是他能在感情的平静中体验人性的冲动。对艾略特来对,写诗不是一种浪漫主义的放纵,而是对经验的一种发现与建构,所以,艾略特的诗歌带有很强的自省与反思,尤其是他运用大量的典故与自己的生存经验的结合赋予诗歌一种辽阔又深邃的结构,使诗歌第一次看见自己在理性的地平线上升起的象征意义。我对艾略特在诗歌上做出的现代性的努力表达高度的敬意,但对他把诗歌带入一种知识的结构使其复杂化与抽象化表示反对,因为在我看来,诗歌是一个人在生存实践中获得感受力的一种享受,通过享受使感受力转化为一种艺术形式,所以说诗歌就是一种艺术形式的生成,正是在艺术形式的生成中一个人的感受力得到高度的表达,感受力是一个人对人性的一种敏锐的察觉与体会,所以诗歌是对人性的一次发现,而不是对知识的演绎。
       在我的青春期,我为了让现代汉语诗歌获得真正的现代性,对艾略特的诗歌与评论进行系统性的阅读,正是对艾略特的阅读中,我抛弃了朦胧诗的含混与执迷,抛弃了把诗歌当成一种故事进行叙述的乏味,我发现艾略特带给我的是他在生存实践中获得的一种日常理性,发现他在对痛苦的承受中用一种戏剧性的自我嘲讽来获得精神的愉悦,发现他在宗教的虔诚中肩负起拯救一个陷入疯狂与暴力的时代,发现他在爱情的疑惑中最终找到爱的温柔与真挚,我想艾略特的成就来自他对生存实践抱着一种认真与执着的态度,正是在认真与执着中他发现一种写作的方法,一种把诗歌纳入戏剧性的结构中才能使诗歌获得解放的现代性,正是这种解放的现代性一直在激励与鼓舞着我。


10、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

写诗不要过于局限在自己的视野,要把自我与外在的景物发展成一种客观化的生命感觉,正是在生命的感觉中我们才能发现世界是如何通过一种组构来建筑它的诗意的,正是在组构中我们发现自己在世界中的存在的形态。

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47554082
描述
快速回复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